王晶寫網中人,自己最後成了網中人

 

向來很喜歡看王晶舊時的港產電影,除了娛樂性豐富外,還有他的電影總將那些以為自己很有深度的文藝青年激怒。將那種整天將臉孔拉長以他們少得可憐的天下為己任,在星巴克咖啡廳飲着一杯公平咖啡捧起一本美國左仔熱捧的蘇珊宋塔(Susan Sontag)著作建立靈修道場的「知識份子」惹毛,一語道破他們理想中的烏托邦得個「托」字。我有時與此等文藝買辦相處時,偶爾提起幾套香港公認的文藝影視作品是出自王晶手筆或者為王晶投資時,他們的表情往往就由不可一世變為尷尬,只好低頭呷回他們的公平咖啡,依舊自我感覺良好地將生活過得波希米亞。

扯遠了,講回王晶吧。王晶近來逾越了娛樂版的四方塊,悄悄地溜到港聞版去了,月旦時事去。當然也保留了王晶風格。例如當學民思潮黃之鋒在旺角被捕後遭警察襲擊其下體多次,王晶就譏其下體如米奇老鼠般小,就有知識份子批評這「狗改不了食屎」,是典型王晶式喜劇的誇張手法。王晶是香港公認的商業計算電影大師。其中一種就是捕捉觀眾口味。九七前香港政局風起雲湧,人心惶惶,尤其六四後香港人對前途沒信心。王晶在其作品中多次戲謔中共政權,比如在一九八九年的其導演專釣大鱷中王晶借萬梓良之口說出一句「李棚,你仆街啦!」或者其編劇監製的精裝追女仔3之狼之一族借香港黑社會踢人入會比喻中共為最大黑幫,連香港黑社會都退避三舍。以社會風氣作風向儀製作電影這也是王晶拍電影的作風—「做電影先做商品,當電影是生意方為正途。」。王晶電影充其量都只不過是商品,九十分鐘為爆米花而設的電影,又何必認真呢?

weibo wj

王晶到了中國大陸,拍了不少影視作品。中國大陸電影市場蓬勃,王晶自然以中國大陸人民口味為依歸,也以中國電影局的審查口味作聖喻。即使王晶二零一四年的賭片賭城風雲不似舊時的賭神系列般以賭局為終結而是以打鬥為終結。王晶電影在政治意識方面六四過後幾年由對中國的敵視到現在對中港融合持開放樂觀的態度。賭城風雲中周潤發扮演的石一堅受中國香港澳門三地警方邀請對付大反派高先生的洗黑錢集團,可見中心思想已由港台為主演變為中國獨大,其他地區就顯得不太重要了。

王晶式喜劇因中國大陸市場關係題材受限制,喜劇一受限制就變得不好看,只成就了庸俗的滑稽。喜劇從來都是下層人民對社會的控訴,自古以來喜劇名家由莎士比亞博馬舍去到查理周星馳極少出生貴胄。即使是早期王晶式經典笑片精裝追女仔幾個窮家小子扭盡六壬與富家子爭取女生芳心不就是階級鬥爭的變奏嗎?自從王晶進了大陸後,正劇還能保持水平,喜劇連滑稽都沾不上邊,只是一輪徒勞的插科打諢。不以與周星馳合作的娛樂片經典賭俠、整蠱專家相比,就以後來大灑鹽花的賭俠大戰拉斯維加斯相比王晶大陸時期的喜劇都是不合格的。喜劇先講社會風氣自由,後講才氣獨立人格,若沒有言論自由,不講人性黑暗面不講社會問題,喜劇便成不了喜劇,只淪為沒有班主的馬戲。

王晶先生以二十四歲之齡寫下經典電視劇網中人,現快要六十的王晶因現實問題又成了網中人。這是喜劇還是悲劇?

 

 

About 黎浚銘
深信「鍵盤在手,天下我有。」。但願好好做人,不致做阿貓阿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