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will be back 意思其實是We will be back fighting

關於一連串雨紀念傘革命6個月的活動,最大的問題不在於這類活動本身,而是在於活動的內容。

勿忘初衷是重要,但只記着初衷,行動上卻回到六四消費式的紀念活動,意義又在那裏呢?

79日的佔領行動,我們當然不會忘記香港的警察怎樣暴力對待示威者,也不會忘記我們的初衷是真普選公民提名,但我們更不能忘記的就是這次雨傘革命打破了香港人多年來集會,遊行然後散水的傳統。我們要繼承的不只是雨傘革命那份堅持,而是行動模式和抗爭心態。

We will be back 不是一定要再搞佔領; We will be back 不是要回到金鐘當那裏是戰爭博物館那樣,把之前的物資,景象展示給人們看。We will be back的意思是 We will be back fighting,我們要回到抗爭,要回到928時那種氣勢。

客觀而言,今時今日在旺角只得十數人的鳩嗚,添美新村的活動就連最基本的迅息傳遞都做不到。因為他們只傳遞紀念的迅息,卻沒有傳遞行動,抗爭的迅息。為何兩個活動都那麼少出席者,相信都不用我解釋大家都會明白。

相反,近幾次反自由行,反水走私貨的光復行動,就真正達到了 We will be back fighting 的景象。行動不單孕育出新一批行動派,之前素未謀面的群眾,當地居民的加入實戰上也看見佔領時期的蹤影,與警方埋身肉搏,設路障等等。更難得,群眾已不會因主流傳媒或社會對某些激烈行為的負面批評而推卻。今天,不少地區都因光復行動換來了暫時的寧靜,舒適。行動的威力更連建制派也需要回應。

現在是行動的年代,年青人已唾棄舊有的模式,他們希望以行動爭取實質的成果,以今天的行動去號召群眾。所以也希望添美新村和鳩嗚團的成員也可朝這個方向繼續你們的行動。

林浩德
About 林浩德
現於英國皇家哈洛威學院修讀傳媒、權力及公共事務碩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