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之星

唱出香港

November 28, 2015 | Comment(s)

「我覺得真正代表一個區域的一個文化,不光是語言,應該有它的精神,它的獨到之處,甚至有它的堅持。我更渴望聽到來自香港的,代表他們香港本地人聲音的一些音樂。」 「咱們現在生活在21世紀,2015年,我知道這首歌是上一個世紀的歌對吧?所以你唱,讓現在的觀眾、年輕人聽一個老歌,而且用廣東話唱,你的寓意是什麼?」 「為什麼沒有更現代更年輕一點的香港人來登到大陸的舞台上去表現自己的聲音?」 「也許很多人會認為,二十年以前的香港的情歌,已經足夠代表香港了,但是我堅決不同意。」 「我想大家是否也渴望得到一個有意義的回答?好不好?」 最新一集的《中國之星》,崔健聽過許志安演唱〈怎麼捨得你〉後這樣說。連串的反問正正提醒經常走訪世界各地搵食的歌手,要穩袋外幣,要做的不止於娛樂大眾。簡單說,歌手唱出香港之餘,更要唱出香港。 袁彌昌不時撰文鼓勵香港歌手走出去,維持廣東歌在中國大陸的「佔有率」,施展香港的「軟實力」,透過歌曲把香港的核心價值滲入中國大陸。 如果問題是選歌… 經典情歌以外,許志安有無數選擇。香港流行樂壇一直不乏帶有社會聲音的歌曲,流行歌詞創作一直記錄著不同時代的香港。研究本地流行音樂多年的朱耀偉教授就分析過,廣東流行歌詞涉獵範圍甚廣,由社會問題、本土地方情懷,到香港本土意識論述、移民潮、香港前途問題思考、大中華思想、中國心,香港情等等,統統找得到。 如果問題在於香港音樂的獨有特色… 詞神林夕講過,香港在中、港、台三地來說,依然是最自由的地方。創作人要珍惜這樣的自由度,避免不必要的自我審查。 在歌詞內容以外,創作人或者應該思考一下可以做點什麼,形成香港風格。作曲是否可多用傳統廣東音樂手法?詞評人黃志華眼中,香港流行曲去本土化,由七十年代後期的「去粵曲化」開始,自此流行曲中鮮見源於粵曲的「問字取腔」,一個音填上一個字、一個字最多拖唱一個音這不成文的規矩大行其道。這個禁忌,仍然有待填詞人與監製共同打破。 如果問題在於林憶蓮的歌手選擇… 主流樂壇有謝安琪、indie有my little airport、雞蛋蒸肉餅、甚至怒人…you name it. 問題是,崔健或許能夠包容各種各樣的聲音,節目製作團隊以至廣電總局,又能否包容得下?最近令盧凱彤、盧廣仲「被退出」草莓音樂節的黃安和陳淨心又能否包容得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