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百姓

前中國國家總理溫家寶演講時經常引用經典,比起特區一大票充假洋鬼子的問責官員毫無才情的貓紙,溫先生的講稿固然值得欣賞。連英國泰晤士報也稱他為繼毛澤東之後最有文學修養的中共領導人,連洋人都這樣說,以西洋口味為依歸的中環精英更有民族自信,跟着洋人的屁股說好。問題是,溫先生的講稿有一處略嫌有些突兀。溫先生口中常說老百姓怎麼怎麼,在現代漢語寫成的講稿上出現了帶有封建味道的詞語,就有些奇怪了。

 

老百姓一詞,帶來的象徵意義卻是很帝皇中國。在北京灰灰黑黑的城牆旁,灰簷紫瓦的皇城下,幾個黝黑瘦骨嶙峋的男丁拖着辮子,推着滿載稻草的手推車徐徐進城,城門旁有幾個身穿戎裝的清兵站崗‧。布匹絲綢香料應有盡有,叫賣聲吵鬧聲不絕如縷。街上人多、熙來攘往,皆為利來皆為利去,偶爾聽到遠處新式陸軍操練的炮聲。帝力於我何有哉?這就是中國老百姓的生活風情畫。幾千年來,中國人一直都是這樣平安地過日子,日日難過日日過,直到馬蹄達達地兵臨城下。老百姓自覺無才無德,不可能謀些公益,謀些私利有得食就好了。溫飽權就是最重要嗎,其他自有能者任之。

 

西風東漸,一群中國人被他們的領導人稱過為國民、同志。但中國人永遠都逃不出老百姓的魔咒。無論他們怎樣學英國人將子女送往寄宿學校、學法國人飲江酒、學意大利人穿名牌,腦瓜後總有一條奴才的辮子。在香港,一批五六十歲的人即使受過英國人殖民地學府的教化,成為了一班黃臉孔將R音講好懂得什麼叫Yorkshire pudding的偽英國人都不能避免淪為老百姓的命運。問對於政治議題,無論什麼便劈頭來一句︰「唉!都係阿爺話事架啦!理咁多做咩?」別怪他們吧,英國人沒有教什麼本事給他們,志慮忠純安安份份交稅就好了。老百姓向來只需安居樂業,在皇權下好好生育下一批奴才就好了,何必太認真呢?

 

 

帝皇中國離開了,卻散落四周。

About 黎浚銘
深信「鍵盤在手,天下我有。」。但願好好做人,不致做阿貓阿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