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沒有精英,只有精仔

近日有新媒體回歸,閙得滿城風雨,大罵創辦人對強權畏畏縮縮。創辦人曾因為香港社會氣氛「不尋常」而決定結束營運網上媒體,「我恐懼、我誤判」之言猶然在耳,卻佔領活動後又強勢回歸,惹很多人笑話。一望才俊身分,是投資銀行家。

 

金融海嘯之後,投資銀行家已聲名狼藉,淪為過街老鼠。美國的投資銀行在財政情況緊張下求美國政府注資,卻在好景時吸盡民脂民膏,毫無中國文人向來嘮嘮叨叨強調的風骨。身無道德,雖吐辭為經,不可以信。此情此景,令我想起作家辜鴻銘的話︰「銀行家是晴天時給你雨傘,卻在雨天時收起雨傘的人。」

 

既然才俊自謙無才無德,也自稱自以為是文化人的企管人。但既然山雨卻來風滿樓,文化人不是應該有些風骨,共度時艱嗎?佔領前夕,才俊不離本行,收起雨傘。佔領之後,雨傘不再,才俊卻送出雨傘來,在佔領活動一日後卻為新媒體註冊。「我恐懼、我誤判」?才俊浪漫地說「為香港做一點點事」,卻不知時勢,難道才俊不知道辦媒體和做DEAL一樣有風險嗎?連金融才俊都如此天真,實在令人憂慮。現又因為行山呼吸新鮮空氣得多想通了,再創辦新媒體。難道山中空氣有鎮靜劑?還是因為佔領活動後見到香港人不太政治冷感而有市場所以再現精仔本色回歸新媒體市場?

 

香港人引以為傲的長處就是做東西通吃的韋小寶,可北上大陸西進歐美,可穿梭市井,又能進馬會會所。做一個精仔,赴低吸納,價高沽出,從中賺一點點差價。但是在二十一世紀香港人只滿足於做韋小寶足夠應付港人自港的挑戰嗎?香港的中產階級是不是做所謂世界仔嘻嘻哈哈跟着老板打高爾夫球喝五糧液,然後就拿得一份合約拿到所謂第一桶金買得幾個貝沙灣單位就可以呢?即是名成利就,韋小寶聰明極都只是奴才,不是人主。如果只滿足於做韋小寶般的世界仔,耍一點點流氓撈一點點油水,何來有視野港人治港?此等思想一日不除,只能慢慢繼續做洋人買辦賺幾個錢罷。

About 黎浚銘
深信「鍵盤在手,天下我有。」。但願好好做人,不致做阿貓阿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