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連子

有一種回憶,叫腦退化。

November 23, 2014 | Comment(s)

二零一四年快成過去了,當大家現在,都在煩惱聖誕假期去哪裡玩的時候, 我自己躲在家中,在電腦裏找回那個文件夾,藉機清理那堆積的文章,也慢慢閱讀,也緬懷一下這一年消逝的時光。 我相信時間是相對的, 小時候,我們都很想長大,當時的我覺得時間過得很慢,因為每天都過得很「充實」; 現在的我,很想很想停留在自己最青春,最熱血的時間,無奈生活箝制著我們的自由,所以說生活逼人。 你不找煩惱,煩惱會自己來找你。 你不找回憶,回憶也會慢慢飄走, 飄到一個不再屬於你回憶的空間, 於是,你的人生,最後一段賽道終於到了。 這是這場比賽,勝負已經不重要。 是尊嚴,是家人,是朋友, 在身邊扶持,吶喊,打氣。 縱使賽道中的你,只看到自己一人, 眼睛開始模糊掉, 耳朵已經開始聽不到身邊的聲音, 腳早就麻掉, 但是身旁這群人, 還是一直守護者你, 護送你走完這一段路, 到達終點。 二零一三年的我,冬至過後,寫了這段文字,記載著我當晚的晚飯。 //一家人能夠開開心心,齊齊整整吃晚飯,「鹹魚白菜,也好好味」。 冬至與家人共聚,盆菜又有鮑魚,又有蠔豉,這個大概是一年之中,繼新年會一家人一起吃好東西之後的另一個大節日。 也是第二個除了新年以外,還能見到一些出席率極低的「親戚」。 每一次過時過節,都會在嬤嬤家吃飯。雖然我和嬤嬤的言語不通; 她操得一口流利的潮語,而我說標準的廣東話(小時候我還試圖用普通話跟她溝通), 當年的我以為世界只有三種語言:廣東話,英語和普通話。 但是每次的探訪,我都會用廣東話叫「嬤嬤」,而她好像明白我而說一些次來回應。 隨著年紀長大,及後負笈英倫,團年飯已經不知多少年沒有機會吃。 今年有幸冬至在香港度過,我當然把握機會去嬤嬤家做節。 嬤嬤她患有腦退化症,我已經忘記是從那年開始, 只記得小時候自爺爺魂歸天國不久後,嬤嬤她就開始忘記身邊人跟事物, 只是由於我與她的言語隔膜(雞同鴨講),我一直都沒有察覺,亦無從發現, 直到爸爸跟我說要送嬤嬤去老人院才得悉。 腦退化症是一個很可怕的病。 它不會立刻死亡,它不會傳染, 卻慢慢的把美好的回憶,身邊的事物,從自己的記憶裏刪走,從別人記憶裡停留著。 它把我們最引以為傲的成就,最珍貴的親人,最喜歡的興趣都抹去。 失去自理能力跟記憶形同自己年輕是定義的「廢人」一樣, 而可笑的我們還不知道自己原來已經什麼都沒了,我們連感覺都麻木了,連打扮也忘記了。 人生已經差不多走到盡頭。如果不是有一群親人一直不離不棄的照顧, 人生最後的一段路,雖是孤單地走,卻舒服地享受。 是晚的主角是盆菜,看著煙慢慢地從盆上炊起, 我們第一時間是把食物剪成小塊,餵嬤嬤吃飯; 而且不時要留意看有沒有潛在危險,譬如說她伸手去碰火。 要知道患了腦退化症智商就好像回到3歲小朋友一樣,什麼都好奇。   這頓飯雖然不時吃什麼昂貴料理,也不是在高級飯店裏; 只是在普通一個屋村,一家人一起看著三色台的文化長河 – 萬里行, 聽著黃德斌的旁白,這就是我的暖暖冬至2013。 不知道明年我可不可以回港做冬,但是我會很珍惜每次跟長輩見面的時光。// 如果不開心的時候,可以像腦退化一樣,把記憶刪走, 可能心裡的難過也可以慢慢感覺不到, 不,是連感覺為何物也變得不重要。 反正,能活著,已經是恩賜。 後記: 我們每過一個冬至,我們又向天國邁進了一步; 只是我們邁進一小步,長輩跨的是一大步。 很多家庭都是流放腦退化症病人。那個可是你的至親! 雖然你沒有時間去照料他,但是也總不能不聞不問。 社會上還有很多獨居長者,當中有不少是患有腦退化症的。 有的家人已經移民外國,有的家人選擇離棄他們。 在這個嚴寒的冬天,每一次平安鐘的呼叫代表著一個生命的求救, 但是患有腦退化症的長者卻連求救的能力也沒有。 我們也感到寒冷,他們又有幾多個會因失溫失救而離開人世呢。 聖誕節快到,乘著這個節日,不妨關心關懷身邊的長者 讓這個社會增添一點暖意。//

漫步人生路-到底誰幫我們決定人生的目標 ?

April 15, 2014 | Comment(s)

[建議聽著鄧麗君-漫步人生路,閱讀本文] 上個星期在晚飯中與友人談及到當初寫個人簡歷,申請大學,最後來到這裡的來龍去脈。我再看自己寫的申請表,當時對這科的熱情已經去了沙漠。 及後在面書上看到劍心分享一個由日本人力公司製作的廣告放送。 「以人生目標和意義為主的廣告,很多人說「人生就是馬拉松」,但真的如此嗎?一定要跟賽道去跑嗎?個人認為無論是創造自己的路還是跟隨大路,都是個人選擇無分高低,重點是你有全力去跑,而不是站著抱怨別人超越你。」(節錄自劍心.回憶) 我想我大概明白那條路,屬於我自己的路。 現今社會大部分人都是跟隨著社會眼光來決定人生方向。幼稚園,小學,然後中學,成績好的去大學;成績不好的可能修讀副學士或其他課程;真的沒辦法讀上去的就投身社會工作。但是到底是誰幫我們決定人生的目標? 曾經的你我他心裏有著的那團火,當年的我們想著考進大學,心儀的學科,除了對家人有個交代外,還夢想著有朝一日可以憑藉著自己的知識闖出一番事業,為社會作出貢獻。雖然心裏面還是不明白為甚麼一定要讀大學,只是知道不讀書,就沒辦法找到一份好的工作,沒有好的工作就沒有生活保障。按照這個推斷,(不讀書=沒前/錢途)這個繆誤從此在我們心中植根。 過了幾個學期之後開始察覺到大學的求學方法跟以往不同。這裡是講求對知識的渴求,對學問的評核。你還是覺得考試前通宵達旦背誦課本有用嗎?「少年,你太年輕了。」這個年頭臨急抱佛腳的人太多, 慢慢,你開始感到疲累。深夜溫習,對身體不好。精神開始陷入頹廢邊緣,開始翹課。你的成績顯著下降。 態度改變了,意義沒了。這個惡性循環繼續著,日復一日。每天都在這個泥潭中掙扎,當自己都感覺到塵世中的束縛,父母朋輩的壓力,我很懷疑… 到底當初是為了什麼才走到這一步呢? 當初的我自信的,驕傲的踏進這校園裏;現在的我低頭逃避下個學年的來臨,? 我不去想,也不想去想。 因為我明白到答案已經不重要。 重要的是大學能夠磨練一個人,把一個一直以為(六十分=不合格)的中學生,下調到能夠拿到四十分就好的大學生。 你我他選擇的路不同。 他的路與你不同,你從沒試過走他的路,你能看到他的終點嗎? 你憑什麼否定他人的路? 你現在走的路一定是最好的嗎? 最後再文末附上這條短片,希望能夠讓大家對自己追求的有新的看法。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v=760886980596934&set=vb.172541882764783&type=2&thea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