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s by Kelvin Kung

Kelvin Kung
About Kelvin Kung
Kelvin graduated at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for an Economics degree; he went to the University of Manchester to do an exchange programme and study history. He was the chief editor of the school magazine in his secondary school in Tsuen Wan; interested in economics, politics, history, and world culture, he went on to start some blogs where he would write about travelling, anecdote, commentaries, and fact pieces. This is his personal blog: http://www.kelvin1992.blogspot.com And this is his recent work on general writing about Hong Kong: http://www.hongkongnowandthen.blogspot.com

英國大選倒數最後一天 - 綠黨、威爾斯黨、 民主統一黨

May 6, 2015 | Comment(s)

可撼動大選結果的政黨都在之前的文章提過了,今天著墨談一談政治影響力較少但是社會影響力正持續攀升的綠黨(Green Party)。筆者對威爾斯及北愛爾蘭的政治格局不是怎樣熟悉,在這就簡單介紹兩句在這兩地盤踞的威爾斯黨(Plaid Cymru) 及 民主統一黨 (Democratic Unionist Party)。 一如以往,(接下來的報導並不會羅列有關政黨提出的政策細項,有興趣的朋友可以自行參閱政黨的Manifesto。) 綠黨,顧名思義是一個以環保議題起家 (好一段時間它甚至另名為生態黨 (Ecology Party))的政黨(或政治勢力);算是世界潮流的一部分-美加都有各自的綠黨。這個政黨目前只有一個國會議員-在 2010 年出選 Brighton Pavilion贏得議席的 Caroline Lucas(而今次的大選預計只會有最多一席的進賬)。綠黨的政治願景在現實型的英國可謂是純理想派(坦白說,筆者對綠黨有點偏見,總覺得他們就是那種「只要人人無私關懷共濟,烏托邦就會到來,共產就會成功」那類型的理想主義),但是社會是需要這些思想激進派(有別於行為激進),才會逐步逐步改進,畢竟建制的惰性太強了。 綠黨的黨魁是 Natalie Bennet ;有不少人甚至綠黨的支持者反而更希望綠黨的唯一國會議員 Caroline Lucas 擔任黨魁,情形有點像工黨不少內部聲音都偏愛 David Miliband 而不是他弟弟、現任的黨魁 Ed Miliband。Natalie Bennet 是堅實的社會主義者(甚至共產主義者),她的堅定信念是值得欣賞的,只是距離有效執政、管理國家,她跟她的政黨起碼暫時都是摸不著邊。她幾次被人問及重要的經濟議題以及被質問她提出的政策的可行性時都顯得虛怯,有次的電台訪問更 dead air 了好一會,她後來直認被主持人問得腦袋一片空白,這些都是她的致命傷。 綠黨的理念大概就是只要建立龐大的福利國 (Welfare state),加強環境保護,人民就會(各方面)健康,生產力自然會上升,投資於人力資本亦必有豐厚的回報。只是,這些都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而要達成這些的願景,即使是長遠有可能邁向如此美好的彼岸,恐怕都需要無比的信念捱過一段中轉期。只是,不是每個人都有此等的信念。問問自己,想 take a leap of faith ,就不要怕,投綠黨! 話說回來,綠黨的政治廣播是挺有創意的;筆者第一次看,覺得娛樂無窮:   綠黨亦在早前(一如意料)表明不會以任何形式支持一個保守黨政府。 接下來,就談一談其他兩個黨。威爾斯黨的立場跟之前提及的蘇獨黨其實非常相似,只是在影響力上在這次的大選差得遠。威爾斯黨都是不會跟保守黨合作的;所以說,保守黨這一回是真正「無朋友」的。但是在遠處北愛爾蘭的民主統一黨則給保守黨一絲的希望,保守黨如果能比預期取得更多的議席,想勉強組成聯合政府的話大概要指望民主統一黨雪中送炭。其實民主統一黨跟保守黨唯一目標不一致的應該只是是否持續補貼北愛不穩的經濟表現;北愛的宗教影響力比聯合王國的任何一國都要根深柢固,所以在不少議題上即使是進步型政黨都比保守黨更要保守,遑論民主統一黨。而其維持聯合王國統一的路線更是與保守黨相當一致。預計今次大選將會不過不失,取得 8-9個議席 (去屆國會它佔 9席)。 Politics Geeky Stuff… 在此有趣地一提是,在北愛爾蘭,有一個名為新芬黨 (Sinn Fein) ,是以上提及的民主統一黨的頭號對手,跟其政治理念幾近相反;但是卻對政治格局沒甚影響,因為新芬黨是一個在西敏國會採用棄權主義 (Abstentionism) 的政黨-他們會競選議席,但是不會投票,亦不會有任何政治操作,只是「生人霸死地」。他們以這一個方法來浪費西敏國會的議席,表示不承認該國會的正當性,是一個頗另類的「抗爭路線」。

英國大選倒數第五天 - 保守黨

May 5, 2015 | Comment(s)

接下來這個黨不但是在這次的特別報導的「晚期」,它的選舉特色都是吸納較多的晚期游離票 (late swing vote)的,當然就是在說 保守黨 (Conservative Party)。 (接下來的報導並不會羅列有關政黨提出的政策細項,有興趣的朋友可以自行參閱政黨的Manifesto。) 保守黨是傳統的中間偏右的大黨,亦是最近一屆聯合政府內的多數黨;過去五年的聯合執政算是收拾了爛攤子,救活了經濟(在最近的經濟數據,英國在歐盟甚至其他發達國家中算是數一數二;大選的那一個季度 GDP  的增長卻見輕微倒退),只是收支依然是未如承諾般平衡,而國債仍在堆疊。雖然保守黨聯合自民黨已經出人意料地穩定施政,只是他們的保守路線往往令最重的負擔落在社會上較微弱的肩膀上,而不少選民都認為罪在保守黨。因此,保守黨的支持度是跌了不少的。 保守黨的黨魁是 David Cameron;根據不同的民調,他個人的支持度是在眾多黨魁中最高的,他的形象討好正正跟工黨的 Ed Miliband 造成一個對比-更有趣的是,跟各自的政黨比起來,David Cameron 比自己的黨支持度高,而 Ed Miliband 恰恰就是領導一個比自己支持度高的政黨。(位置對調的話,大概這次的選舉就沒有懸念了。) 保守黨在這次的大選主打經濟政策 (根據民調,經濟議題是這次大選中選民最關注的) 以及去留歐盟的公投。他們計劃落實去屆國會表決了關於削減開支 300 億英鎊的議案 (除了以加強防止逃稅瞞稅的 50 億預計收益填補外,就是在福利開支上再削減 120 億。)他們在過去一年更新增二百萬個新的就業機會,而保守黨亦聲言他們連任的話將會繼續造就更多就業機會,以提高就業率來解決貧窮問題。而保守黨亦聲言他們是唯一一個能為英國爭取到在歐盟內的變革以及去留公投的政黨(事實上都是,因為工黨明確否定了,英獨黨以及綠黨會爭取公投但是礙於議席太少做不了甚麼,自民黨雖然在近日表示在否定公投的態度上軟化但是沒有壓力的情況下不會提出公投的。)所以去留歐盟的公投就成為保守黨獨特的單議題籌碼。 雖然說保守黨的右派保守路線一般都不是太討好,但是如果你是個支持審慎理財的人,而又是游離的,最後票投保守黨是不出奇的。一個社會大概就是要有人做醜角,而且保守黨看來有下苦工改善形象的。以下是筆者認為拍得不錯的一段政治廣播,居然拍出跟美國民主黨相似的風格:   穩妥今個世代的財政,留給孩子更好的未來;人人就業,自力更生;沒有人不想要吧?(而且的確跟希拉莉的參選宣言很似,尤其是兩者都是在影片末端才出現。) 最後,講一講保守黨在今次選舉的重點政策。 在經濟方面,他們承諾會繼續減低財赤,預計在 2017, 18年左右會開始有財政盈餘;增加免稅額,好讓國民(尤其是低收入的)可以保留更多的可支配收入 (disposable income);增加免除遺產稅的額量。 在醫療方面,下屆國會任期內撥款 NHS 所需的 80億英鎊。 在房屋方面,把房協 (Housing Association, 有別於香港的房協,英國的房協是公共營運的,提供的單位較像公屋)的租置單位加入津貼買樓計劃 (Right to buy) 的覆蓋範圍內。多建二十萬個單位預留給四十歲以下的首次置業者。 在移民政策方面,舉行去留歐盟的公投 (in-out referrandum)。 在教育方面,移除大學學位的上限;推行全國性的研究生 (包括碩士及博士生) 的貸款計劃。 Politics Geeky Stuff… 保守黨除了出名多 late swing votes 之外,還有較多的「害羞」支持者,所以有 “shy Tory” 的說法。他們的支持者一般都不情願透露自己支持保守黨,尤其是年青人,大概是社會對保守黨的壞印象所致,所以往往民調都較難掌握保守黨的實質支持度。而在過往的選舉都多次低估了保守黨的支持度。情形有點像在香港即使票投民建聯的人,相信都會盡量隱瞞。 值得一提的是,昨天有新聞指,Nick Clegg 在 Sheffield 的選區有大量的保守黨支持者將會策略性投票 (tactical […Continue Reading]

英國大選倒數第四天 - 英國獨立黨

May 4, 2015 | Comment(s)

到了大選報導的第四天,今天討論的是比昨日提及的蘇格蘭民族黨 (SNP) 更左右難分、比此前提及的政黨更要著重黨魁的個人魅力的英國獨立黨 (UK Independence Party) 。 (接下來的報導並不會羅列有關政黨提出的政策細項,有興趣的朋友可以自行參閱政黨的Manifesto。)   英國獨立黨的黨魁是 Nigel Farage ;直至1992年,Nigel Farage 仍是保守黨的黨員,後來他脫黨;在2006-09 年,他已是英獨黨的黨魁,2010 年大選時卻退了下來,直至大選過後才重掌帥印。由 1992 年成立以來英獨黨都是一個單議題政黨 (single-issue political party),一直推動英國脫離歐盟 (European Union, 有別於歐羅區) 這個政治章程 (political agenda)。事實上,在國會解散不久前,英獨黨依然是事無大小-政治大事以至民生小事-都歸咎來自歐盟中經濟較落後的國家的移民(主要是匈牙利、保加利亞,甚至是波蘭)-這是其中一個原因英獨黨給人一種非常種族歧視的印象。到了撰寫政治宣言 (manifesto)後, 英獨黨才經 Nigel Farage 帶出較以前多樣的政策建議。Nigel Farage 更直言之前英獨黨的政治宣言都是一大堆的胡言亂語 (drivel)。 Nigel Farage 及其黨友言行「踩界」、充斥保護甚至排外主義色彩,跟英國大眾中思想較開放的及主張平等、多元、博愛的社會氛圍其實格格不入。而 Nigel Farage 亦不久前在 BBC Leaders interview 中跟新聞主播 Evan Davis 承認他和他領導的政黨就是要以這些一般人覺得較過份的言論來吸引注意力。(不過招惹過多的負面新聞應該不是他們所期想的吧?) Nigel Farage 曾經在幾次的電視辯論、訪問中直言不諱作過多個令人聽得側目的聲稱:歐盟區內重視人的移居自由 (freedom of movement)等同開放邊境予數以百萬計的(非理想移民或直接說:低等)人 ( 至今 net migration 依然是30 多萬),而且他們會進行所謂的「福利旅遊」 (benefit tourism)、公營的醫療機構 NHS 年復年被外國人濫用-他指經常有外地愛滋病患者特地跑來英國濫用其免費的醫療服務 (health-care tourism)、又指英國有部分地區貧民窟化 (ghettoisation) 以及過度「回教化」以致甚至執法人士都不敢入內維持治安- Fox News 早前對Birmingham 的報導指它是 “No-go Islamic zone”或多或少就是受 […Continue Reading]

英國大選倒數第三天 - 蘇格蘭民族黨

May 3, 2015 | Comment(s)

前兩天為大家報導過兩大傳統政黨 (自民黨及工黨),今天會詳述的 … … 並不是剩下的一個大黨,而是對工黨以至整個國會憲政將會有深遠影響的蘇格蘭民族黨 (Scottish National Party)。 (接下來的報導並不會羅列有關政黨提出的政策細項,有興趣的朋友可以自行參閱政黨的 Manifesto。) 蘇格蘭民族黨是近年冒起以民族主義起家的政黨 (nationalist party),它的名聲與支持度在前任的黨魁 Alex Salmond (現任的黨魁是在最近蘇格蘭獨立公投遭否後接任的)的帶領下指數式上升。在 Alex Salmond 的堅定爭取下,蘇格蘭在2014 年9 月獲得一次獨立公投的機會,雖然獨立議題被否決 ( 55 % v 45%) ,但是蘇格蘭的確經過了一次重大的「公民覺醒」(Civil awakening)的洗禮,公投的參與率極高,而蘇格蘭本國亦進入了一個全民論政的時代。而蘇格蘭民族黨的會員數目亦持續上升,在不同的訪問中,不少本來投票反對獨立的選民都不約而同指他們雖則不同意獨立,但是認為蘇格蘭民族黨才是真正為蘇格蘭爭取福祉的政黨,在大選中會轉向支持其政黨。而正如之前的報導提及,不少民調及指數報告都預計蘇格蘭民族黨將會壓倒性擊倒在蘇格蘭唯一尚有不少議席的大黨-工黨,而成為英格蘭以北的絕對大黨。 蘇格蘭民族黨現時的黨魁是 Nicola Sturgeon;這名政治人物承繼了上任黨魁贏得的民氣,卻沒有 Alex Salmond 那種整天想搞散聯合王國的「壞人」(bogeyman) 形象 -而她亦打從上任開始就注重建立正面形象,同時試圖把政黨的路線形象打造為一個為蘇格蘭甚至全英國爭取更加進取 (progressive) 的政策的政黨(反對財政緊縮、反戰尤其核武、以累進稅補貼公共開支等等)。當然跟其他的民族主義政黨一樣,她會或明或暗把蘇格蘭的利益放在聯合王國之上,而當兩者的利益有矛盾的時候,蘇格蘭民族黨對聯合王國統一性的威脅就不好說了。 值得一提的是,Nicola Sturgeon 雖為蘇格蘭民族黨的黨魁,但是,她本人並不會競逐西敏國會 (全英國性的國會)的議席,而她擁有的議席是蘇格蘭國會的議席並且是蘇格蘭的首席部長 (First Minister) 。她領導的蘇格蘭民族黨預計會贏得接近 50 席(全蘇格蘭有59 個議席)的西敏國會蘇格蘭區的議席(該黨並沒有在蘇格蘭以外派出任何侯選人選)。 筆者認為由於蘇格蘭民族黨是一個「區域性政黨」-他們不會取得全英國的多數議席,而且出於慣例「區域性政黨」(正如威爾斯黨及只是出選北愛爾蘭的政黨)只會在關乎個別政黨所屬國家或全英性的議案投票- 所以他們提出的具體政策是相對不重要的。他們的角色是造王者 (King maker) ,在大黨之間作抉擇,再在相關的議案上作協議。 而他們今次大選的政治宣傳筆者是挺喜歡的,感覺蠻有活力的: (還有就是,蘇格蘭真的很美)   今次的大選,蘇格蘭民族黨似乎選定了反保守黨、願意支持工黨的路線(當然,正如之前的文章提到工黨黨魁 Ed Miliband 對此是堅決拒絕的)。但是選民不應該善忘,在戴卓爾夫人挑戰工會、清拆工廠前,保守黨在蘇格蘭仍把握相當數量的議席時,蘇格蘭民族黨曾經是一個右翼政黨,再者在工黨的 James Callaghan 在任英國首相期間,上世紀七十年代,正正就是蘇格蘭民族黨出於工黨不能為蘇格蘭成功爭取權力下放(建立蘇格蘭國會)而發動不信任動議拖垮執政的工黨。 可以說明的是,一個民族主義政黨在意識形態上是沒有固定立場的,為了自己的國家及政黨的利益,它可以向左擺,亦能向右擺。工黨的 Ed Miliband 亦曾經對 Nicola Sturgeon 的蘇格蘭民族黨有過相關的指控。 無論如何,蘇格蘭民族黨在今次的大選是選定了大打進步左翼路線,黨魁 Nicola Sturgeon 亦表明任何想取得該黨支持的政黨(暗示:工黨)必須:1. 停止復修及更新以蘇格蘭 […Continue Reading]

英國大選倒數第二天 - 工黨

May 2, 2015 | Comment(s)

第二天的特別報導將會把焦點轉移到政治光譜較左的位置,今天談一談工黨 (Labour Party)。 (接下來的報導並不會羅列有關政黨提出的政策細項,有興趣的朋友可以自行參閱政黨的 Manifesto。) 工黨是傳統中間偏左的大黨;而在今次的大選,它明顯地在政治光譜上向左移。如果說戴卓爾式 (Thatherite) 的右派政經實踐催生了 1997 年貝理雅 (Tony Blair) 領導的「新工黨」,那白高敦 (Gordon Brown) 執政下對金融機構的寬鬆監管引致的經濟危機以及金馬倫 (David Cameron) 的財政緊縮就殺死了「新工黨」。 工黨的黨魁是 Ed Miliband;在他的領導下,工黨重新調整了它的意識形態, Ed Miliband 更曾經大膽承認自己是社會主義者 (Socialist) 。事實上,在競選黨魁時,他就是憑較左的政治路線嬴得工會的支持,擊敗自己的哥哥 David Miliband 。而競選時的兄弟相爭更被保守黨的人借機攻擊 Ed Miliband -指他是個陰險的人 (backstabber) ,為了權位即使兄弟也不放過,更聲言如果 Ed Miliband 當選的,他日必會把蘇格蘭民族黨 (Scottish National Party) 引狼入室,對聯合王國放暗箭。而事後大概因為保守黨的指控太無稽,保守黨反被指出言惡毒。 要探討工黨今次的大選,不得不再細述一下黨魁 Ed Miliband。他在這次的大選可謂是一個神奇人物。在選戰開始前,他曾經醜態百出,包括在批評他保守黨的對手離地而聲稱自己代表工人階級時被問及一般人平日每週買雜物的平均花費時卻被難倒、吃三文治時的醜態、以及被人攻擊他奇貌不揚神似卡通人物 Wallace:   更有一段時間傳出黨內對是否支持由他出任黨魁有分裂意見、有人想密謀奪位的風聲。       後來塵埃落定、而工黨都不想由於黨魁的個人形象而影響政黨重新執政的機會。所以都放下爭執,全力支持及在社交網絡上為 Ed Miliband 扭轉他的形象:               以上的社交網絡攻勢更形成一個潮流,出現了不同的 hashtag, #Milibae #Milifandom 等等。 而 Ed Miliband 亦不斷爭取更多的電視辯論以增加曝光率以及對廣大選民證明他是首相的材料,一洗以往的醜態形象。 工黨在今次大選的選戰路線是:批評執政的保守黨雖然令經濟好轉,但是卻要最貧苦的國民承受最大的打擊,而且執政黨亦不能兌現在任期內平衡收支的承諾。工黨亦指出保守黨增加的就業機會是不穩定的工種,例如兼職,零工時合約 (zero-hour contract)(只是,事實上,被工黨形容為萬惡的零工時合約只佔新就業機會的 2% ,而且有人亦認為零工時合約是可以為僱傭雙方帶來彈性)。工黨亦曾經警告執政黨會引發生活開支危機 […Continue Reading]

英國大選倒數第一天 - 自由民主黨

May 1, 2015 | Comment(s)

為期七天的特別報導第一天想講講 自由民主黨 (Liberal Democratic Party)。自由民主黨是一個傳統的中間黨,亦是近三十年的第三大黨。它之所以定位於政治光譜的中間,是因為自由民主黨於上世紀八十年代尾由偏右的自由黨 (Liberal Party) 以及偏左的社會民主黨 (Social Democratic Party) 合併組成的。黨名的「自由」正正是來自自由黨,而當中的「民主」則來自社會民主黨。(輕輕一提,黨史較長的自由黨其實是當年輝格黨 (Whigs Party)比較崇尚自由主義的中產階級分拆出來的,而社會民主黨則是1970s 部分當時的工黨及保守黨的黨員分拆組成的。) 接下來的報導並不會羅列有關政黨提出的政策細項,有興趣的朋友可以自行參閱政黨的 Manifesto。 利申:筆者在2014年的歐洲議會大選以及 Local Council 的選舉均投票予自由民主黨(不幸地兩次選舉自由民主黨在相關選區都同時落選),但是筆者會盡量持平報導。 自由民主黨的黨魁是 Nick Clegg; 近年的選戰策略是宣稱兩大左、右翼政黨都不適宜獨自執政,要它這個中間政黨來監督、中和。 所以在2010年的大選,他們就拍了以下的政治宣傳,由當時紅極一時的黨魁訴說大黨派怎樣的「離地」,怎麼的不信守承諾。   只是,自由民主黨在大選小勝取得57個議席(總議席:650個)後,跟當時(不過半數的)最大黨保守黨組成聯合政府 (Coalition Government) 。而 Nick Clegg 後來發現自己不能兌現廢除大學學費 (Abolition of tuition fee) 的承諾(儘管自由民主黨兌現了其他比較大項目的選舉承諾),他領導的政黨的支持度馬上插水。最後逼使他公開道歉,他的公開道歉更被人改編放上 Youtube:   但是他的公開道歉以及聯合執政的政績看來都無法阻擋支持者對他領導的自由民主黨的「票債票償」-多份民調及指數報告都預計該黨今次大選的議席將會比起上一次的選舉下跌一半。   Nick Clegg 對關於廢除學費失守承諾的辯解是:自由民主黨是以少數黨加入聯合政府,所以不能實施該黨所希望的全部政策(只是,其實在上次大選時黨內已有黨員表示 Nick Clegg 廢除學費的承諾不切實際)。 而他亦強調他們的確在聯合政府內運用其影響力推動多項有利民生及經濟的政策,包括:增加免稅額(令更多賺取低收入的人士不用交稅)、擴展學徒計劃 (Apprenticeship) (扶助年輕人就職)、改革退休金計劃 (Pension Scheme) (推行「三重鎖  Triple-lock 」 以保障退休金有可觀的增長率、發放更多補助予特殊學校、擴大免費學校膳食的覆蓋範圍、增加產假的日數及彈性(推行男士侍產假以及自2015年4月起配偶可分享產假)等等。 當然,所謂聯合政府就是政策都是聯合推出的,自由民主黨難以證實以上的政策都是它的功勞-可能性是保守黨同時都想推出類似政策。而話說回來,聯合政府執政期間的經濟反彈(英國2014-15的經濟增長是歐盟甚至其他發達國家中最快的其中一個)都應該算上自由民主黨。   如今國會解散、大選在即,自由民主黨馬上跟保守黨割裂,例如在前天(4月29日)自由民主黨的政府內閣成員 Danny Alexander 就爆出保守黨內閣成員提出削減對孩童的補助(須知孩童貧窮 Child Poverty 在英國是敏感話題,在問題日益嚴重時提出削減補助幾可等同政治自殺);而保守黨黨魁 David Cameron 回應時沒有否認曾經有保守黨的人提出相關政策,但是他自己在當時予以堅決否定。 由於經濟問題是今次大選的重要話題,怎樣平衡帳簿 (Balance the fiscal budget)是可謂「重中之重」,所以自由民主黨提出他們會平衡收支以及減少國債,以免債務重擔傳至下一代。他們亦源用上次選戰的類似策略,指工黨會輕視國債、過度開支、借貸度日,而保守黨則太沉迷削減開支,引致國民福利保障受損,公營事業(例如英國人最鍾愛的 National Health Service)無法有效運作。Nick […Continue Reading]

2015 英國國會大選前瞻

April 29, 2015 | Comment(s)

2015年5月7日,就是英國國會大選的投票日。筆者跟 MediumRaw 的總編提出由5月1日起,一連七日將會特別報導今年的國會大選,大家都認為這是個好主意;於是筆者就去馬了。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到 MediumRaw 的官方網頁 或留意其 facebook page 的動態閱覽有關文章,甚至交流意見,切磋一下。 這次為期七日的特別報導的章程,大致就是:每天主要圍繞一個政黨闡述它在這次大選提出的政策、對選民的承諾、對其他政黨的攻擊、甚至是在選戰期間的軼事。而這次會提及的政黨是:自由民主黨 (Liberal Democratic Party)、工黨 (Labour Party) 、保守黨 (Conservative Party)、綠黨 (Green Party) 、英國獨立黨 (UK Independence Party) 、蘇格蘭民族黨 (Scottish National Party)、威爾斯黨 (Plaid Cymru) 以及北愛爾蘭的民主統一黨 (Democratic Unionist Party)。除此之外,更有可能報導每日特別的大選新聞,還會有一個部分是 politics geek 更感興趣的。 今次的選舉與我有關嗎? 如果你手持英國護照、其中一個 Common-wealth Countries 的護照或香港特區護照,而人在英國的,只要你在限期日(4月20日)前登記為選民,就可以投下你神聖的一票。而不可以投票的,留意下一下英國這個歷史最悠久的民主政體的大選新聞,增長一下自己的政治智慧亦未嘗不可呀。 說不定香港的朋友們,他日人在英國,可以參與民主的選舉,都用不著盲投嘛。 英國國會的組成? 英國的國會基本上分為上議院 (House of Lords) 及下議院 (House of Commons) ,上議院不是選舉產生的,所以今次國會大選選的就是下議院。 而英國這個聯合王國由於是4個國家組成,4個國家都分別在不同的時期爭取了權力下放後選出自己的國會:蘇格蘭的國會在 Holyrood, Edinburgh 、北愛爾蘭的國會在 Stormont, Belfast、威爾斯的在Cardiff Bay,而今次大選要選的是位於倫敦西敏的聯合國會 Westminster Parliament。而這個國會的辯論項目是關乎整個聯合王國,而非只是某個特定地區的。 蘇格蘭、北愛爾蘭、威爾斯都有只在自己國家競選聯合王國國會議席的「區域性政黨」,重點採用爭取個別國家利益的選舉策略;但是英格蘭卻沒有相對的政黨。 隨著近年的民族政黨,亦即上述的「區域性政黨」的支持度日益增加(尤其是蘇格蘭民族黨, SNP),聯合國會不再是只是全(英)國性的政黨把持,聯合王國其實面對一個不輕鬆的憲制危機。 Politics Geeky Stuff… 這次的大選雖然仍然是簡單多數制 (First-past-the-post),但是無論大家參考任何一個民調,新一屆的國家將會是比近年都要多黨派。 First-past-the-post 之名,卻有邁向比例代表制 (Proportional Representation) 之實。 […Continue Reading]

The way it is: the US, the European Union, and derp… Hong Kong under China

January 30, 2015 | Comment(s)

So it’s the start of the year; January is a month when the governments and business corporations review how the past year has fared and try to gauge what is in stock for the coming year. For big businesses, Apple seems to have been a big winner accounting a handsome sum of quarterly profit (the greatest there ever is so they say) up to December with the other “Big Fours”- Google, Amazon, and Facebook- doing […Continue Reading]

英國權力下放;香港中央集權

November 10, 2014 | Comment(s)

聯合王國(通稱英國)繼蘇格蘭於9月18日一場逾四百二十萬蘇格蘭人參與的單議題(獨立)公投表態後,激發了一連串關於政治生態轉變、權力再分配的議論,而且是現在進行式。英國首相金馬倫 (David Cameron)不知是出於黨內後座議員 (backbenchers)的慫恿抑或來年國會選舉數票的策略考慮,公投翌日早早 7 時現於唐寧街10號總結公投之餘,連帶提出了對威爾斯、北愛爾蘭以及-當然少不得-英格蘭(更多的)權力下放 (devolution)。 英格蘭也權力下放 也許意料之外,英格蘭「國」境之內,對權力下放的推演再走一步:既然討論權力下放至聯合王國內的各「國」,何不湊個熱鬧,順帶討論一下英格蘭各區各郡的權力再分配?這個著實是對地區主義 (localism) 再探討的好時機。議論最主要圍繞幾個面向-當地人最清楚當地的發展需要、不少區、郡圴有獨立的地方特色而且不希望被同化、英國政客始終太多區域議會無助地區發展、英格蘭(甚至英國)太過以倫敦為中心(更有人用倫敦究竟是推動英國的發動機抑或窒殺其他地區的癌細胞作比喻)。這幾個面向有的互相矛盾,有的是積壓已久的 elephant in the room;這次正好讓持不同意見的人士和盤托出。 要認識現代英國的地區主義,或者應該先從倫敦這個國際大都會著手。當然倫敦可以再細分大倫敦 (Greater London)、內倫敦(Inner London)、甚至倫敦市(City of London),在此不贅。原來單單倫敦的經濟貢獻 (以GDP計)已經是全英的四分之一 (亦相等於瑞典的 GDP),人口逾一千三百萬-比威爾斯、蘇格蘭的人口總和要多。倫敦絕對是英國的大玩家,其他地區與其相比,真的是「蚊同牛比」。倫敦幾近等於英國-不少人把它們聯想為同義詞。但是,這並不使英國國民絕對認同其他地區應該配合國策以倫敦為中心,壯大國家。先不要論繼續重心發展倫敦的回報遞減,而其他地區或有更大的發展空間;不同地區的不列顛人在愛國主義潮退卻後,重拾地區歸屬感,而且漸覺「中央」根本不能掌握地區居民的需要以及迫切的問題 (out of touch),從而希望由熟悉地區的人管治該地區-本土人治本土;但是同時亦不認同由更多的政黨代表把持議會,因為認為他們不但官僚主義低效率,而且只會照顧商家利益。 香港卻殊途 這一切是否似曾相識?香港人何嘗不是渴求「港人治港」,而且拒絕地區政府透過官僚制度向資本財團過分傾斜?只不過,當英國研究如何權力下放以及下放至怎樣的程度,香港卻由最高權力下放 (也許可作蘇格蘭公投期間常提到的 Devo-Max 的藍圖)被一步步收窄,權歸中央。中共領導人在近來不斷強調香港只是被賦予「剩餘權力」-因為是被賦予,所以暗示了可以被收回;因為是「剩餘」,所以暗示了可以「無剩餘」。英國地區跟香港面對的困境是多麼的相似,但是國家/政府處理的態度是多麼的懸殊。我們不必有英國(甚至其他西方國家)凡事都比香港優勝的假定,事實上,香港在很多面向都跟西方先進國不遑多讓-但是我們可以做得更好,而且好得多。可是,在領導層方面,香港差太多。英國的,他們會檢視制度的可持續性,循序漸進地在體制內求變;香港的卻只會在慢性衰亡的體制內苟延殘喘,他們把這想像為「循序漸進」的進步簡直是痴人說夢。循序漸進是英國可應付的,而且是應該的,而香港甚至中國更需要的是革命性的改革。但是最需要革命的地方偏偏只有尚未成功的半個革命,歷史的諷刺。 跟香港開的另一個玩笑 當年跟中共談判接管香港的正是戴卓爾夫人 (Margaret Thatcher) 以及她領頭的保守黨,而保守黨最擁戴「大市場、小政府」。中共說要全面接管以及保留國防及外交權,而英方則粗略地訂下「生活方式不變」,以及政府「積極不干預」的香港未來的發展路向。政府「積極不干預」這類意念對於保守黨人士簡直是如魚得水,他們覺得香港可以示範資本主義的極致成功。但是,正因香港政府沒有國防及外交權(亦即沒有政治權),同時對市場積極不干預,剩下來只是輔助國家經濟發展/執行國家政治任務的功能,更會眼巴巴看著市場不平衡發展而產生各種社會不公的現象。香港就是在中、英兩方三腳櫈缺一的協商的歷史糊塗賑下催生出來的英國實驗品兼中國生財工具。 「揸返軚盤」 但是,正如英格蘭各地區的吶喊,亦正如本作者在另一篇文章寫道,英格蘭各地區不是倫敦/英國的附屬區,香港亦不是中國這個巨人過場的一隻跳蚤。一個地區縱使份量再少,但是在該地區的每一個都是活生生的人,都值得尊重。或者是時候像洋文說:get back behind the wheel. 命運自主是實實在在而且可能做到的口號。 話說,倫敦在英格蘭不同地區討論權力下放的時候,提起羡慕香港的自主,嚷著要跟香港這類的國際大都市一樣得到相當的自由。只能說,倫敦,你太抬舉了。大概 grass is greener.

紐倫堡大審判:一場對國家利益至上的審判

October 12, 2014 | Comment(s)

世事似是冥冥中自有主宰,剛看過紐倫堡大審判 Judgment at Nuremberg,沈旭暉教授翌日就發文章<<如何以國際關係現實主義閱讀「佔領中環」之後>>以理論分析他所認知的當今中共政權的思維模式-以國家利益 (national interest) 為主體,不惜「必要」時犧牲部分人;而且在單元主義下,對異見者要不同化,要不消滅。在這個理論框架內,當今中共政權是有其可預測性的,所以沈教授「很擔心」。中國一直強調超英趕美;就生產總值而言,中共光榮宣告超額完成(儘管人均數據還是差太遠);國家富強程度,中國依舊追趕,但是始終是「進步」了的-中國看穿了歐美國家昔日掩蓋國家利益極大化的面紗,由毛共時代的瘋狂意識形態的追求以及對毛澤東的個人崇拜演化為進身各自以爭取國家利益極大化為目標的國際博奕戰。只是人家懂包裝,中國在包裝這個層面上仍在嬰孩學步;而西方有識的賢達早已看出所謂國家利益之惡,在 1961 年已經拍攝紐倫堡大審判這類具高反思性的電影,而中國的富強夢的主觀意願太強,即使是飽讀詩書的,依然在醞釀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當然很多時候,不是小我,是小「他」)的情懷。以下,就稍稍借鑒這部電影描述的在德國紐倫堡的大審判。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國際開設法庭向納粹德國不少的高官將令咎以人道罪作審判。在紐倫堡的審判,雖然中譯為大審判,但是在被告席的,並不是 戈林 、戈培爾甚或希特勒此等的大戰犯(事實是,他們在戰敗時已經以自殺解脫),而是納粹德國時期的大法官。一眾法官既沒有親手殺人,亦沒有發出軍令屠殺;他們只是執行國家指令,保護「國家利益」,甚或是為「西方價值」鑄定海神針抗衡「東方價值」的侵略。所以當時是得到不少德國人的同情,正如代表納粹法官們的辯護律師指出,要控告他們,就猶如控告全德國人,因為他們對極不人道的大規模殘殺都是「不知情」的。當然,大法官完全不知情的說法是難以成立的,因為很多政治檢控、種族迫害的法案都是法官判決的-不是直接,就是間接參與。因此,辯護律師再三道出法官們在 1933 年至二戰結束時的德國,由於社會環境衰頹下出現強人希特勒,只好聽令的身不由己以及維護國家利益的必要性。公義與國家利益在此時頓然對立。公義是司法者必然要堅守的原則。但是在非常時期,法官居然以國家利益之名助紂為虐,暴露人性的缺點,所以這次亦是對人性的審判,對國家利益至上的審判。大審判的「大」就是大於此。 雖然這次審判是美國法官審判德國法官;而電影中,代表納粹法官們的辯護律師的詰問手法異常潑辣,甚至令人反感。但是,此部電影實非一部宣揚美帝主義的作品(至少不是硬銷)。電影不但不時描繪控方美藉律師的偏執,嘗試展示當時納粹德國下的德意志人「不知情」的無辜的一面,更插敘了當時由於正值美國與蘇聯展開冷戰的時期,美國參議員嘗試左右美國法官判決,希望他輕判圖以換取德國人民支持美國跟蘇聯的冷戰。片中的 Ernst Janning (真實世界的Franz Schlegelberger)喝停為他辯護的律師的詰問充滿戲劇性。辯護律師為求挽回國民尊嚴,不惜詆毀證人的人格、智商來為德國這幾位有頭面的人物脫罪,Ernst Janning 卻再忍不住又一次藉以國家利益放棄道德、公義;所以他放棄辯護,承認罪行,更指出納粹時期很多人不是「不知情」,而是「不想知情」。而那位美國的法官亦在背負國家利益的壓力下,仍然重判了幾位納粹司法者終身囚禁。是為德、美法官經反思後聯手對國家利益至上的原則下一個嚴正的審判。   國家利益至上之惡就是在關鍵時刻要求人放棄道德、公義、甚至是一部分人的生命。西方世界經過納粹一役,對國家利益的偏執是有所反思的。並不是說西方國家已超脫追求國家利益的政治現實,只是說,他們會透過協商對國家利益的追求畫底線,認清國家利益至上之惡。君不見西方世界開始由奉行國族主義轉為崇尚個人主義,以尊重個人為單位,而非體現集體意志來重新建構社會秩序。人民見識過極權下追求國家利益的單一目標的極惡,對政府亦煞有戒心,而非經常抱持犧牲小我的精神盲從國家指令。西方年輕的一代聽著國歌,不會感動流涕,反而感到「老土」。也許,中國人太多了,在國家利益面前,中國人只感自己的渺小,卻看不到自己的獨特。我常覺得中國,甚或香港,很多地方都是滯後的;當西方談論大眾應該如何照顧小眾利益-所以他們談同志平權、尊重少數族裔,我們卻不斷要求小眾犧牲以換取大眾利益。西方世界不是比我們進步很多,大概是比我們多一次大審判。這個是現今中國應該追英趕美的。 沈教授的擔心說穿了就是怕中共會以國家利益主義,犧牲香港多年辛苦建立的自由及公正獨立的法治。他的看法悲觀,我也悲觀,但是我審慎地悲觀 (cautiously pessimistic) -如果審慎樂觀是不要被(過分)樂觀的情緒高估了局勢的明朗,審慎地悲觀大概是不要被(過分)悲觀的情緒高估了局勢的不明朗。我是這樣回覆的:我相信所有有機的物體,包括人,包括這次運動都有其創造力,潛在發生出人意表的劇情的可能性。(現在再想一想,中國的政權都可能是有機的物體,事隔廿五年,變了嗎?)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