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立法會選舉-誰勝誰負?

立法會選舉結果早已塵埃落定, 尚有不足一星期,新任立法會議員就會正式宣誓就職。各大媒體早已對選舉結果作出不同程度的分析。 筆者打算透過本文,針對幾過被主流媒體所忽略的重點加以分析, 並希望令讀者反思一下。

 

nhbkmijf

戴耀廷的雷動計劃究竟是功大於過、功不抵過還是功過相抵呢?

 

親泛民的媒體大多說戴耀廷的計劃總算拯救了好幾位泛民陣營的候選人。雖然並不完美,但作為第一次使用的配票策略, 這種結果已屬可接受, 絕對是功大於過。本土派的媒體,特別是熱普城和其支持者, 則猛烈評擊雷動計劃是令他們落選的其中一個主要原因。筆者認為可以利用上屆與今屆的選舉結果,作出對比,並加以分析, 就可以看出雷動計劃的成效。

23445_9vdrg_1200x0

先說港島區, 這一區上屆有七個議席,四個由建制派取得, 另外3直則由單仲偕, 何秀蘭及陳家樂瓜分。今屆議席數目減少一個, 加上有中間派的王維基出選,令選情變得十分複雜。在選前民調中, 王維基一直處於領先狀態, 加上預計葉劉淑儀名單可取得兩席, 以及民建聯的張國鈞, 可謂令非建制派在此區形勢十分不秒。雷動計劃就建議選民平均分配選票給許智峰,羅冠聰和陳淑莊,結果三人都順利當選。但值得注意的是, 許智峯奪得42000票左右, 和2012年的民主黨名單比較, 只是多了2000票左右, 換言之這極可能是因為民主黨的支持者歸隊, 多於雷動計劃拯救成功。 另一方面, 羅冠聰以及陳淑莊的票源相當接近, 兩者合共取得八萬五千多票, 加上同屬泛民陣型,爭取連任的何秀蘭取得一萬九千多票, 三張名單合共大概是十萬票左右。和2012年的結果相比, 當時公民黨名單取得七萬票, 以及何秀蘭名單取得3萬左右,正好就是略多於十萬票。 由此可見,他們三人的票數相信都是來自去屆投給公民黨及工黨名單中重新分配。雷動計劃在這一方面有一定成果,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 雷動計劃建基於各大民調並作出推薦名單, 以便泛民和建制正在爭奪該區最後一至兩席時,可增加泛民的勝算。羅冠聰, 陳淑莊可算是分票成功, 可是忽略了何秀蘭,令她頗有微言。再加上如果根據選前民調, 陳淑莊應該穩奪一席,而非只以2000票之差險勝王維基,加上葉劉淑儀名單連一席的門檻也達不到,更遑論爭取第二席。可見最主要原因是因為王維基和葉劉淑儀的表現比在民調中所預計的差, 才顯得有此成果, 所以雷動計劃在這個效果只是一般而已。

 

相比之下, 九龍東更值得注意。九龍東今屆維持5個議席, 大部份名單都是爭取連任。建制派的柯創盛取代陳鑑林為民建聯出戰, 加上黃國健及契仔謝偉俊,建制派在這區出了三張名單, 他們都算頗為穩陣之選。 雷動強調胡志偉, 譚文豪的支持者應繼續支持他們,而策略選民則應全數配票畀快必。 筆者並非要為熱普城抱不平,因為他們根本就沒有參與雷動計劃,戴耀廷沒有推薦黃洋達名單是合情合理。只是這一區又再一次重現泛民得票遠比建制派多, 但是建制派議席多。即便快必真的可以全取黃洋達的票,都只是取代了譚文豪或胡志偉,而沒有辦法把建制派拉下馬。換言之在此區成效並不明顯。

 

至於在九龍西, 新界東和新界西,雷動推薦多張名單, 這可以說是廢話連篇。先說九龍西,港島區減少的一席就加了在這一區,所以這一區今屆有六席。然而,建制派並沒有派出工聯會或其他黨派嘗試奪取新增的議席,只是由蔣麗芸和梁美芬競逐連任。至於泛民方面, 先有毛孟靜黃碧雲競逐連任, 又有民協再次派出譚國僑出戰, 希望奪回一個議席, 加上本土自決派有劉小麗,遊蕙禎初次參選以及黃毓民競逐連任。換言之,撇除兩位十分穩陣的建制派議員, 就是這六人爭奪餘下的四席, 所以根本不需要雷動計劃, 即使有中間派的狄志願出戰, 亦可忽視, 因為他根本並無威脅。

 

4d48ebfd9e0f1f0debbdc765d13c53365-6

至於在新界東,雷動計劃建議選民策略配票給范國威,張超雄,梁國雄,林卓廷以及  。即是除了穩勝的楊岳橋,基本上全數泛民名單都需要配票。這一區是大混戰, 由二十二張名單爭奪九席,既有競逐連任的陳克勤和葛佩帆皆是穩奪一席,再加上有契女容海恩出戰,以及中間派,實力絕不容忽視的方國珊。另一方面,又有號稱代替梁天琦參選的梁仲衡被視為本土派的plan b, 令到此區形勢十分不清晰, 在選前民調中變動亦十分之大。最後,被推薦的人當中,只有范國威落選。可是心水清的讀者都應該知道, 慢必和張超雄都是受惠於楊岳橋在選前不停一同拉票, 以致成功分票給予他們, 才能一同當選。林卓廷則守穩了民主黨的基本盤, 長毛絕對是幸運地險勝,他甚至乎早已打定輸數, 亦拒絕告急。與其說雷動計劃在此區的成效,倒不如表揚楊岳橋的策略,長毛的風骨, 或批評偽君子之最的「冚家富」。

 

__201609051447015334241_popup

而在新界西亦有類似情況, 再一次推薦五人, 分別是尹兆堅、朱凱迪、鄭松泰、郭家麒以及黃浩銘。令筆者訝異的是鄭松泰居然獲得推薦, 正如先前所述, 因為他們並沒有參與這個計劃。另一方面, 又因為雷動計劃令本應爭取最後一席的朱凱迪忽然之間成為了票王, 令到黃浩銘和原本沒有被推薦的李卓人一同攬炒, 令何君堯漁人得利。至於尹兆堅和郭家麒, 雖然他們分別以第七及第八位當選, 但是比最後一席的何君堯都多出一定的票數,而且和上屆同一黨的名單相比, 票數並沒有大變, 因此可以說是雷動計劃既救了朱凱迪, 亦何君堯得益。

 

 

總括而言, 雷動計劃既救人亦殺人, 成效的確只是一般。 筆者並非要全盤否定, 因為始終是第一次在泛民/非建制派陣營中, 有如此大型、有規劃的配票行動。不少人認為, 只要在下屆中好好分析,並增加參與雷動計劃的選民, 相信成效更大。筆者對此有所保留,始終在四年後, 政治環境可能出現重大的異變, 不可與今日同日而語。然而, 我絕對贊同既然建制派有中聯辦配票, 何解非建制派又不能有一個配票的行動呢? 比例代表制本來就不是直接鬥票數多寡, 而策略是十分重要的一環。由以前所有黨都喜歡只派一張名單, 並且在名單的頭一兩位放上知名度高的領頭人, 直到去屆開始懂得分拆名單,並進行配票。可見大家都正在不斷進步。此外, 筆者認為比配票更重要的是在選前協調, 接著下來, 筆者會分析為何協調比配票更有效。

 

 

比戴耀廷更實至名歸得罪人-馮檢基和冚家富

972f20d0ae42773bc75961203b5720ec

在今屆選舉中,不少網民十分不滿某些泛民黨派不願協調, 但又在選舉初期已經告急, 叫選民策略投票,做一個聰明的選民,保著自己的議席。這一點,在超級區議會的選舉中顯而易見。更重要的可以看看新界西的選舉, 撇除雷動計劃沒有推薦李卓人的因素,他敗選更直接是因為馮檢基忽然空降到新界西參選。馮檢基在去年區議會選舉未能在深水埗連任,以致未能參與超級區議會選舉。原先大部分人都預計他會回到的紮根地-九龍西參選, 甚至會為譚國僑抬轎。可是他並沒有回到九龍西, 更甚是除了讓譚國僑在九龍西參選 ,何啟明出選超區, 他更要空降新界西參選。最終只是取得一萬七千多票,而李卓人以大概五千票之差失落最後一席,令契仔何君堯平白得益。結果不單止李卓人連任失敗, 只靠馮檢基一人支撐的民協更終於滅黨 可以說是咎由自取。

 

screenshot_2016_09_12_14_14_52_1images

在新界東, 鄭家富忽然復出, 令上屆險勝方國珊的范國威被界票之餘, 更有三名區議員叛變。若非冚家富復出, 這一區極可能出現非建制派勇奪七席之奇蹟。除此之外, 現時非建制派在議會中有三十席,如果冚家富和馮檢基懂得取捨, 相信應該會是32席。雖然仍然未達半數, 但意義十分重大。首先在地區直選35席中, 非建制派便會取得21席, 建制派只剩下14席, 正好重回傳說中的「六四黃金比例」。另一方面, 一般政府議案只需要全體過半數議員支持即可通過, 無須通過分組點票。如果非建制派有32席, 那只需要擁有四席的自由黨或棄權王謝偉俊等人投下棄權或未有出席會議,那麼梁振英政府勢必遭到挫敗。加上非建制派每多一席,就代表在拉布時流會的機會增加一分, 所以他們兩個可以說是世紀大罪人。

 

如果非建制派不想再次錯失良機, 那麼就必定需要互相協調。不論是傳統溫和泛民, 或是較激進的泛民, 甚至本土/自決等黨派都應該積極考慮協調。 政治是十分現實的, 選舉並不只是單單要選民選出一個代表, 在代議政制中為他們發聲, 更重要的這是一場 沒有硝煙的戰爭 。勝者為王敗者為寇, 或許有讀者會認為 立法會議員聯同津貼月入六位數字, 對一些小型政黨而言, 這是一份十分重要的收入, 要他們放棄派人參選機更不可能。 但又仔細想一想, 即使他們派人參選亦要耗費一筆相當的資金去進行競選活動, 一旦如民協或新民主同盟般, 失去了唯一的議席, 恐怕他們就只有被納入一些大型政黨才有生存空間。 與其在選舉後 被人批評, 落得聲名狼藉, 何不在選舉前互相協調, 或許這些小型政黨還可以保住唯一的議席, 無需作出不必要的冒險。

 

 

傳統功能組別 並非牢不可破

091aaf2913f643c9e0856adc4574c79a

 

今屆最令人驚訝的選舉結果, 可能是姚松炎教授成功爆冷奪得測量界的議席。 這一個議席一直被建制派把持, 尤其是今屆特首梁振英本身是一位測量師, 在2012年的選舉中, 贏得測量界的正正就是梁粉謝偉銓。 但是今屆建制派內訌,令姚松炎漁人得利, 攻下這個建制派重地。 加上事前中聯辦所製定的策略是要奪取泛民某些功能組別的議席, 如資訊科技界等都鎩羽而歸。 另一方面, 民主黨的區諾軒在批發界取得一千多票, 而挑戰馬逢國的周博賢則取得800多票。雖然兩人皆落選, 但作為難得一次有泛民或非建制背景的候選人, 挑戰這兩個看似建制極穩陣的議席,已屬難能可貴。 一則阻止他們自動連任, 二則可測試該界別中,  有多少不滿建制派的選民。不要看輕他們兩人所取得的票數, 因為這可以提供可靠的數據, 令泛民陣營可以部署下一屆選舉如何增加選民基礎, 如何取得更多的支持, 一舉奪得這兩個甚至更多功能組別的議席。 一旦成功, 隨時可以奪得接近半數甚至乎過半數議席, 對中央和特區政府可以說是歷來最重大的打擊。 不少網民已經在選舉後馬上就提出, 其實有一些界別雖說需以公司作為註冊單位, 即是普遍所講的公司票, 而非以個人名義就可以申請成為選民。然而, 有一些界別 是有大量公司並未有註冊, 因為他們的股東或老闆根本不知道可以註冊, 甚或有一些界別的註冊門檻十分之低。 例如資訊科技界忽然大增選民, 曾令爭取連任, 親泛民的莫乃光以為被種票, 實則是支持他的選民數量增幅遠大於中聯辦所安排的。 當中曾有人提出, 如果他是一名任教資訊科技科的教師, 或是大學講師, 那麼他應該算是教育界或是資訊科技界呢? 根據現行規則, 他可以自行選擇這兩個界別, 或兩者皆不選而成為超級區議會的登記選民。但可見其實有一些界別存在漏洞, 可以合法地利用漏洞宣傳給符合該界別要求的潛在選民, 提醒他們可以策略地選擇登記哪一個功能組別, 這樣就可以成就了一個功能組別版的雷動計劃。 過往泛民一直批評功能組別是小圈子選舉,一直拒絕派人參選某些界別。 然而, 選舉是一個講求結果, 不著重過程的遊戲。攻下多一﹑兩個功能組別的議席, 既可更接近半數, 令一些政府議案通過的機會減少一分, 拉布期間成功流會的機率又再提高一分, 甚至可以挑戰過半數這個從前看似遙不可及的目標。以今屆為例, 若非泛民各黨不能在新界東及西協調, 正如前文所述, 如果冚家富和馮檢基並沒有出選, 大有理由相信泛民可在地區直選多取兩個議席。 如果實驗成功, 在功能組別再奪取多一至兩個議席, 那就已經是三十四席。 到時政府要強行通過議案, 就必須全體建制派支持。 一旦遇上拉布, 全體建制派議員基本上必須留在會議室, 到時可說是真正的階段性勝利。

20160926_20160926-152500

令筆者感到安慰的是, 近日數位泛民的功能組別議員組成, 務求在年底的選委會選舉中盡量奪取專業功能組別的議席, 從而增加泛民的選委會票數達到300票左右, 大幅加強與中央談判的籌碼。 當然最後泛民取得的選委會票數是多少也好, 他們的角色定位, 以致是策略都是未知之數。 筆者會另文詳述他們應有的策略。 總括而言, 非建制派在這一次選舉中有得亦有失, 但是最大的輸家必然是梁振英和保皇黨。建制派既少了議席, 又未能達到選前定下的目標。至於政府, 他們嘗試利用政治審查限制本土派候選人入閘, 反而更激起選民的情緒, 創下投票率以及投票人數的新高。如果簡單地以為黃毓民落選, 就是政府取得勝利, 也未免太過於短視。 因為本土主義和港獨思潮已經逐步滲透於社區之中, 當數名立法會議員可以利用議會資源大加宣傳, 相信是星火燎原, 而非防患於未然。

祁香天
About 祁香天
負笈英國數年,臨近畢業,忽然才思敏捷,遂大膽提筆獻醜,還望看官請別見笑。 筆名是有意思,若果閣下猜到,或你我可成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