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才林敏驄

郭子健導演新戲<全力扣殺>即將上畫,一望演員陣容,竟見久未露面的林敏驄。

 

今日的年輕人想起林敏驄,大概聯想起在遊戲節目獎門人的「人人都揸住支蘇格蘭場非工業用國際線路自動溶雪十六嘩咾(Valve)風油呔垂直升降連鐳射彩色洗衣乾衣氣墊毛筆一枝」或者是<向世界恤髮>之類的食下去甜絲絲但其實沒什麼營養的棉花糖式笑話。

 

但除了搞笑的林敏驄之外,香港人好像遺忘了還有情歌才子的林敏驄。在香港黃金時期的八十年代,林敏驄和林振強並稱香港流行曲填詞界的雙林。從<忘不了你>到<夢伴>,林敏驄的歌詞令香港八十年代的流行曲「今天今天星閃閃」,一揮而就,將本描寫男女關係脫不開「哥哥妹妹」的中國倫理式關係的流行曲的佈景帶進五光十色的現代都市。一九八四年譚詠麟在十大勁歌金曲勇奪三首,全為林敏驄填詞。有次黃霑撰文批評<愛的根源>中「殞石旁的天際 是我的家園」解不通,並道殞石來怎會有心情談戀愛。林敏驄當年冷冷地說了一句︰「他不夠程度。」後來在訪問中林敏驄說聽歌時想起once upon a time,將其寫成殞石旁的天際。

 

林敏驄只寫了幾年歌詞,就轉行做搞笑節目。後來二零零九年林敏驄出精選集,講區區幾年從戀愛到佛學都寫過,太悶了,因此不再寫歌詞。但行文中隱隱看得出有點後悔當年草率的決定。後來的人漸漸遺忘了林敏驄為香港都市浪漫情歌開山鼻祖的事實,只以為這個留長髮的瘋子只會閒時在遊戲節目耍流氓。金牌填詞人這一身分可以是屬於林夕的,也可以是黃偉文的。原因十分簡單,因為香港的偽文青是不能接受很神聖的作家可以做搞笑節目,這不符合作家的定義。作家一定要二十四小時裝一副好儒家的面孔先天下之憂而憂,才可以稱為作家。寫娛樂品的,只是玩文字的雜耍。偽文青只以為很「反建制」,其實只不過是由建制的牢房走到去叛逆的牢房,換了思想的監獄而已。偽文青望林敏驄是個現實社會被「邊緣化」的傻人,但林敏驄望一望這班偽文青活在烏托邦的牢房中,想必釋下瘋子的面具冷冷一笑。

About 黎浚銘
深信「鍵盤在手,天下我有。」。但願好好做人,不致做阿貓阿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