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族人-庫爾德族人-在英國的亡國之奴|林爽文

《香港民族論》-香港大學學生刊物《學苑》出版的論政著作,專門探討『香港民族』的理據,招來兩極化的回應。

幾年前的夏天,我在劍橋工作。在劍橋生活過的人就知道,如果你在劍橋的北邊,非常不方便,尤其是食物方面。因此,我經常光顧一架英國的流動小販貨車,老闆賣的是土耳其的特色烤肉Kebeb。

兩個月過後,與那一個皮膚粗糙,雙目有神,非常友善的老闆熟絡了。他時不時給我一些優惠-比如說免費送我飲品,又或者是我身上不夠錢時,會收取我便宜一點的價錢。

有一天,談笑間,老闆問我:『你從哪裡來?』

我帶點猶疑的說:『我是中國人,從香港來。你呢?』

他沒有一絲猶疑,說:『我從庫爾德國(Kurdistan)來,是庫爾德族人。』

我搜索枯腸的回想我一切的地理知識,據我所知,庫爾德族人遍布伊拉克、土耳其、敘利亞一帶,總使有長久的立國運動,但仍未有一個實然的國家。識趣的我當然沒有問下去,但回想那一刻的情景,現在對於一個久居英國的香港人而言,這是多麼的震撼。

庫爾德族人 倫敦 示威

庫爾德族人在倫敦示威

庫爾德族人的悲慘命運

在全球地緣政治的博弈之中,庫爾德族長期處於大國鬥爭的磨心。雖說他們早在七十年代,在伊拉克有自治權力,但是隨著獨裁者的壓逼,美國急需要在中東地區抗衡蘇聯;庫爾德族人的生活,可以說是掌握在阿拉伯人的手中。

令人髮指的,是伊拉克的北部地區秘書長阿里-馬吉德,在八十年代時候,面對著庫爾德族叛軍,他毫不猶疑採用了化學武器,當中包括沙林毒氣和芥子毒氣等神經化學物,其中一次殺害超過五千名平民,受襲之地,有如死城。而西方亦稱他為『化學阿里』(chemical Ali)。

而在伊拉克戰爭之後,美國亦不希望庫爾德族人急於獨立,是以此舉或會損害伊拉克的經濟重建。雖然無疑地,庫爾德族人現今不再受到伊拉克政權的恐懼,但禍事不斷。因為伊斯蘭國(ISIS)的興起,去年時,曾經出現過庫爾德族民兵節節敗退,庫爾德族失守多個城市的恐慌。

幸而,在西方各國的空襲掩護、伊拉克軍隊的返攻;以及庫爾德族民兵逐漸掌握伊斯蘭國的戰略後,這才穩住陣腳。而政治上,是次伊斯蘭國的興起,令到西方國家更加信任庫爾德族人,更令到原本四分五裂的庫爾德族幫派,在外敵的面前團結起來,使到庫爾德族的國族思想聲勢大振。

但由於中東局勢不明朗,而且現時阿拉伯諸國不願意看到新的不滿阿拉伯國家的政權出現,所以庫爾德族立國,可謂前途未卜。

 

香港一國兩制

儘管如此,這個土耳其烤肉的老闆,仍然令我感到肅然起敬。雖然庫爾德族的立國過程進展緩慢,但他們仍是堅毅不拔,堅持自己立國的可能。『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堅持自己是一個獨立國家,不單是一個樂觀的希望,更重要的是心態的不同。

香港這一代的香港人,大多數都是第二代、第三代的。儘管血統上,我們大多數都是所謂的漢族,但其實漢族本身就不是一基因的鐵板,反而更像一個文化園。漢族的建立,其實是農耕社會在中國封建時代吞併諸多部族以建立而成的。因此,所謂『民族』的血緣圈子劃分,其實是與文化圈子的建立,密不可分的。而當文化不同,有自己的主張、政治;本來就是平常之事。

香港一些學生報,近期亦有討論『香港民族』的理據,但終究而言,這個題目太敏感、太複雜,在此不論香港作為『民族』的可能性,而是單單從一個文化圈子去看香港的政治主張。

在雨傘革命的前後,我們常聽到一些論調,謂:『我們不應該講自治、本土;因為會惹怒北京。北京憤怒了,就會收窄香港的自由。所以我們要尋求北京的信任,順著北京的意旨走。』

首先,講人性而論,一些冠冕堂皇的政治理論,策略,往往忽略了族群對於部族感情的影響。不是說世界大同不好,而是世界大同之下,也有本土價值的需要,以回應人對部落感情、和對部落文化保存的需求。

第二,所有政治終究都是本土的政治。本土不是沒有國際視野,更不是說沒有人道行動,而是說政治是要反映本土市民的主張,是以本土的市民意願為本體。第三,如果香港人不講本土,這只會令到本身對於北京的厭惡情緒,日益增加。在毫無宣洩點的情況下,爆發出來的時候只會更極端。

投票、議論、遊行示威;都是解決內部分歧的有效方法。如果香港人不講本土,又沒有真正的立法權和行政權;這只是將問題深化和順延下去,而非解決和疏導。

因此,香港人必須要有自己價值觀的覺悟。香港就算不像庫爾德族人希望要建立一個單一主權國家,但我們亦不要瞻前顧後的,怕說:『我是香港人』。

庫爾德族人的歷史,比香港人悲慘百倍。眾多庫爾德族人流落異鄉,算是『亡國奴』,但從我認識的這個土耳其烤肉點老闆的身影中,我看到了強大的風骨,而這一個風骨,就是立國之本。

不怕艱難、不為強權,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同在異鄉,向『亡國奴』庫爾德族人致敬,希望香港不會像庫爾德族般的不幸,同時盼望香港人可以學到庫爾德族人的風骨,有一天能夠建立真真正正屬於自己的城市。

 

庫爾德族 國旗 立國 圖騰

庫爾德族的『國旗』-當然,庫爾德族還未立國,這只是代表他們的圖騰而已

林爽文
About 林爽文
社名『知行』,以王守仁為師。 留英多年,是一個科學家,像是一個歷史人,但實際上是個正正宗宗的耶教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