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我俾人掟雞蛋|林爽文

(Photo by Jorge Barrios)

回帶到三年前,我在英國俾人掟雞蛋,雞蛋蛋漿,蛋白的腥味撲鼻而來……;我為著我荒唐的聯想,感到好笑。但是好笑之餘,亦明白這是什麼一回事:因為,我不認識掟雞蛋那個人。

這是Anti-social behaviour。

如果我是一個政客,我會輕輕帶過,像阿諾舒華辛力加所說:『that guy owes me bacon. Because you cannot serve eggs without bacon。』

但其實我的心情,沒有加州州長一般灑脫,反而更加像另外一個政客,英國工黨的前副首相John Prescott

但是我正回頭望他,發覺他已經駕著車子,高速駛離。

『hihi』

其實乜係Anti-social behaviour?

老老實實,掟雞蛋呢味野,傳統悠久,一般用於惡作劇,甚至示威者發洩情緒,會訴諸於掟雞蛋。因為屢見於示威遊行,所以名作家村上春樹亦曾以:『在雞蛋和高牆之間,我會毫不猶疑的選擇雞蛋』的名句,以面斥以色列的當權者。

但亦有青少年,會以掟雞蛋為惡作劇,特別在於喜慶日子時份隨街吵鬧,以為玩樂。而被雞蛋掟中的高峰期,在於每年的十月至十一月間。事關接連有萬聖節和Bonfire Night,很多英國青少年,喜好連群結隊,遊蕩玩樂,情緒將之,或受酒精影響,或受朋輩慫恿,騷擾途人。

有鑑於此,英國政府深深明白,青少年的不成熟行為,不宜刑事重判,因此在1998年立法懲處Anti-social behaviour,大多罰款了事,嚴重者會接到禁制令。

翻閱數據,得知英國一年發放約二萬個Anti-social behaviour的禁制令(ASBO),超過八成是年紀低於十八歲的少年,最年少的,只有十歲。除了立法懲處之外,以往還有超級市場郡政府在節日期間,禁售雞蛋予英國青年,以求杜絕Anti-social behaviour。

英國安不安全?

我住在英國一個窮人區,雖然不是最窮的地方,但數據上,收入是全英國的最底的百分之五的窮人區。但是,與其說治安不好,倒不如說是普遍的貧窮問題。我沒有受到襲擊,區內附近雖然有盜竊,但亦不算猖狂。反而在街上,偶爾會遇到人叫囂,嘈吵等等。都是Anti-social behaviour多於嚴重罪惡。

英國青年的反社會行為,有時非常過份,但同時亦是社會問題

說這是社會問題,並不是說要姑息,而是說:英國掟雞蛋的現象,說明了英國青年跟香港青年的一個非常根本的分別。

  • 首先,英國青年失業率高企,但是因為福利制度相對完善,甚至有過好的跡象,因此英國貧窮人士不會過著非常差的生活,反而是社會未能融和未入職的年青人,令到英國不少青年感到與社會脫節,進而有反社會行為。相反,香港失業率低,但在職貧窮嚴重,工時過長,在街上遊蕩的青年MK仔其實不算太多多(較英國而言)。
  • 第二,英國有頗為嚴重的酗酒文化,雖然近年有好轉,但青少年所攝取的酒精比例,差不多是歐洲之冠。這與違法毒品不一樣,毒品固然危害更深,但酗酒則是為害廣泛。而香港,雖然亦有軟性毒品流入校園,但相比英國,算是小巫見大巫,而且香港的飲酒文化,與英國相差甚遠,所以這又不一樣。

小結

英國的反社會行為,相較香港,更為普遍。這是社會環境使然,亦難以禁止,但終歸來說,反社會行為不太影響個人安全,不必過於擔心。我在英國八年,亦只是如果一兩起anti-social behaviour,亦無甚財產損失。譴責之餘,亦提告大家:

  • 不要過於害怕英國街上青年,他們不會對你做什麼。他們是一群受『反叛』驅使的害爾蒙動物,反而你越淆底,他們會越有機會挑釁你,當然你亦不要刻意挑釁他們,但就算是anti social behaviour,你亦不必過於害怕,他們搞不出什麼花樣的。
  • 對於一個飲醉酒的人,他已經失去了一般自制能力,反而要小心,提高警覺。
林爽文
About 林爽文
社名『知行』,以王守仁為師。 留英多年,是一個科學家,像是一個歷史人,但實際上是個正正宗宗的耶教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