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髮男生

在十一月的大學校園的咖啡室,窗外漫天黃葉遠飛。桌上黑咖啡的香氣裊裊升起,似是引誘你擱下手中的愛情小說將它好好細嘗,而你卻不忍擱下,正如書中主角擱不下愛情。虛幻是甜蜜,真實是苦澀。「這有空位嗎?可坐下嗎?」你只好擱下小說,點着頭微笑,暗示沒有人。

你往他那頭打量一番,他留了一把長髮,身穿綠色的燈芯絨毛衣伴以一條啡色長褲,腳踏一雙啡紅色牛津鞋,拿着一份經濟學人。「你唸什麼的?」兩個人共處一枱,男生當然要先開口打破沉默。你答他唸英國文學。你之後問問他在看什麼,他就說環球政事。他由巴西農場工人遭大企業剝削到齊澤克對慈善事業的見解滔滔不絕地道出來,加上一頭長髮,如革命家般一腔熱血盡傾天下。自問長相不差,平日都有挺多男生攀談,但話題不是韓國歌星就是無謂是非,無聊得很。但這個男生將你由文學的國度走出來,踏入現實的政治江湖。你托着下巴,靜靜地注視他。他說了半小時,之後望望手錶,就說︰「我要上導修課了,哈,差點忘掉,我叫Fred,經濟系三年級學生,遲些見。」他在紙條上留下面書的電郵地址,便急忙地走了。

回過神來,愛情小說忘了、咖啡冷了,那有什麼所謂?但願心頭常暖就好了。

後來你們偶爾約出來喝茶談天,期間時間似是被壓縮,快樂總過得匆匆。不知從那天起拖手、擁抱、親吻。這段小日子教師同學都很單純,加上契合的男友,沒有什麼比這更幸福。直到有一天他剪下長髮,穿上西裝,到投資銀行上班當分析員去。你覺得這個男生,不,男人依舊對你很好,但總是有點愈走愈遠。

最後分手。他問因由,你說不出來,只祝他找得更好的。

是不是這永遠都是長髮男生的歸宿呢?無論頭髮多長,世俗來的時候總要剪下。你抬着頭想,你本以為當日知道何謂感傷,今日卻放上心頭。對,咖啡會冷,心頭會冷,畢竟感情,最終都回歸物理。

About 黎浚銘
深信「鍵盤在手,天下我有。」。但願好好做人,不致做阿貓阿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