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管會荒謬全面睇

被受爭議的確認書,港獨派有人簽,有人無簽,有知名度或較有勝算的都收到選舉主任的電郵追問政治立場,較少人認識的則順利入閘;泛民無人簽,卻全數獲選舉主任的通知候選人資格得到確認。由此可見,簽署該確認書與否,根本與能否成為候選人沒有任何關係,亦證明選管會由頭至尾都是要阻撓對政府有威脅的港獨派參選立法會。筆者希望用這文章的時間,向各位解釋選管會各種做法的荒謬之處。

首先,就是法律和原則的問題。選管會究竟是一個甚麼性質的組織?根據選管會網頁,選管會為一個獨立、公正和非政治性的組織,當中的職權由《選舉管理委員會條例》第四條賦予,包括進行和監管選舉,並規管選舉的程序,以及採取適當的步驟以確保選舉是公開、誠實及公平地進行。另外,《立法會條例》亦清楚列明成為候選人的資格和要求,其中除了一般對年齡,國籍的要求之外,現行法例亦需要參選人向選舉主任繳付按金,以及簽署一份載於提名表格內的聲明,擁護《基本法》和保證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等要求。理論上,只要符合以上要求,參選人是應該得到選舉主任確認候選人資格的。今時今日政府透過選管會要求參選人簽署確認書,並透過選舉主任審查參選人的政治主張,明顯與上述法例和原則有嚴重違背。選管會在選舉法例上作出僭建,要求參選人填寫一份法例上沒有記載的「確認書」本身是違法,亦毫無必要,因為參選人已經在提名表格內簽署聲明作出一模一樣的宣誓。而對於參選人已經按照法律程序進行報名後,選舉主任仍不接納提名並追問參選人之政治主張除了是行使法律沒有賦予的權力之外,更是有違公務員政治中立。選管會聯同選舉主任是有責任確保選舉公開、公平地進行,現時卻濫用權力要求參選人簽署確認書,更以參選人政見作為是否接受提名的準則,是完全不能接受的。

第二,邏輯上,若有候選人因為支持香港獨立的立場而被拒絕參選的話,則完全解釋不到為甚麼今年2月28日的新東補選中,傳單上清楚表明「自決前途」,「香港自治」的梁天琦能夠順利成為候選人。連帶的問題就是若今天選管會指支持港獨的候選人是違反基本法所以不能參選的話,選管會會否主動承認在新東補選期間錯誤接納梁天琦的選舉提名,並推翻2月28日新界東的補選結果?另外政府亦需要解釋處理支持香港獨立參選人時雙重標準,一方面接納東九龍社區關注組陳澤滔的提名,卻對鄭錦滿、梁天琦及陳浩天處處刁難。筆者實在十分有興趣全面睇政府屆時會拿甚麼理據來解釋。回到確認書本身,選管會態度亦多番與之前發表過的意見互相違背。記得有泛民議員約見選管會主席馮驊後,披露出馮驊表示參選人簽署擁護基本法確認書的安排只是行政方便,更說不出法律基礎,而不簽署確認書亦不表示喪失參選資格。然而選管會卻之後明確表示確認書有法律依據。而現在有參選人不簽確認書也入到閘,簽了也入到閘,究竟選管會在玩甚麼呢?

第三就是對於基本法的問題。在今次確認書和選舉主任審查參選人政見一事,亦看到基本法有多處條文時自相矛盾的。尤其明顯是《基本法》第七十七和第七十九條。第七十七條條列明立法會議員在立法會的會議上發言,不受法律追究,換言之代議士在立法會的會議期間發表支持香港獨立的言論是不受法律追究。然而,第七十九條(七)卻列明立法會議員如違反誓言而經立法會出席會議的議員三分之二通過譴責,將會由立法會主席宣告其喪失立法會議員資格。眾所周知,立法會議員誓詞包括「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所以之前有人指在立法會會議期間發表港獨言論是違反基本法實在有待相確。

圖片轉自SocREC 社會記錄頻道截圖

林浩德
About 林浩德
現於英國皇家哈洛威學院修讀傳媒、權力及公共事務碩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