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上賤男,當要自強:記本土運動|林爽文

讀了Thoughtless Chicagoan的文章,他從法理角度看本土問題,我也想從另一個角度講香港的本土運動。

=======================================

一個女孩子,十九歲與同學拍拖,共同娟好六年;差不多到了談婚論嫁了,男朋友忽然另結新歡,提出分手各行各路。女方崩潰之際,朋友們都溫言安慰。

以下是我們的對談:

女:『我為了他,貢獻了這麼多,他竟然放下一句就離開我。』

我:『不要想他了,時間還長呢。你現在年輕貌美,秀外聰慧,是時候為自己打算了。』

女:『我該怎樣做?』

我:『你現在要先為自己打算。你為他犧牲事業,他無情的拋棄了你,這很不幸。但是正因為不幸,所以你更要為自己打算,趁早起行,否則後悔莫及。』

女:『唔,你說得真好,很有智慧。』

我:『下?為自己打算,這不是智慧,而是common sense。』

國王的新衣

一個人為自己打算,一個城市的人為自己打算,有什麼問題?其實不用艱深學理去解釋,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香港面對的問題,與我的女性友人非常相似,就是:我們現在要將香港的政治,回歸到香港人的需要。這不是什麼左派右派之分,而是有common sense與沒有common sense的分野。

這與國際所有民主政府一樣:既然有民主,就是當地的民眾的民主,所以政治的討論,就集中於本地的利益上。奶粉夠不夠用?D&G的窗櫥是否容許香港人在門外拍照?所有脫離這些討論的,都與現實脫離。所以,對於有人指責『本土主義』就是『大香港主義』;我是模棱兩可的。首先,本土主義當然就是『大香港主義』,難道是『大美國主義』,或者是『大大陸主義嗎』嗎?但同時,本土主義者要小心一點,就是我們討論本土主義時,要小心不要自絕於國際視野之外,這就是『大XX主義』往往有貶義的原因。

不過,貶義歸貶義,所謂『自絕於國際』現今是末節。現在說什麼『本土主義就是法西斯』的人,是危言聳聽,是完全脫離香港現實的。本土主義方才討論幾年,這幾年來才慢慢發酵成形;而每逢世上有橫空破世的言論,都會有矯枉過正的情況出現。但看現今實際政治環境,香港就算最右翼,亦不會出現真正的法西斯。就算出現,而香港人的社會文化傳統,廣東人左右逢源的靈巧,真正的排外右翼也只是極少數。

相反,現今的香港,卻與我的那個女性友人一樣,急務是要將本土利益作為我們的政治生態的根本。因為我們一直也沒有這一種傳統。從現實政治的角度去想;以往的殖民政府管治香港,靠的除了是武力,威信之外,就是製造大量的依賴性(political dependency)。

香港的幸運,是英國人的統治在殖民地時代為香港帶來了善治。無論是在文化產業或者金融產業,香港都有領導亞洲的成果。但現今看回歸以來,香港的主要問題是北京為了鞏固自身在香港的利益,而不顧忌的逐漸蠶食香港賴以成功的價值。無論是言論自由,新聞自由,金融監管透明度,行政開誠佈公的施政,均大為倒退。但歸根究底,這是問題的因由,英國人的好,撇除外交考量之外,其實本質是香港人的幸運,但是我們既然經歷過這個時期的幸運,就要明白:除了自己之外,什麼人都不可靠。

因為,你的男朋友可能是一個賤人。這就是國王的新衣。

要撇開香港的政治依賴(political dependency),這就是國王的新衣。

自信心重建

看看台灣的經驗,八十年代的台灣經歷過本土化過程。『鄉巴佬』們,從黨外的議政團體,走到建制以內,最初也是被國民黨系統的人批評說他們『沒有執政經驗,只會令到台灣人的福祉受損』。但是台灣人亦憑著不斷的嘗試,而慢慢將對國民黨的依賴取而代之。現今國民黨礙於政治形勢,亦會大談『本土價值』。

台灣人的經驗就是;在八十年代捍衛本土,其實是一個自信心的重建。從『外來的政權』以轉換至『本土的政權』之中。最初,因為民眾缺乏公共事務參與,令到這一種本土情緒往往有很強的排外性,這是必然現象。但是隨著自身的經驗增強,實際掌握自己的前途後,『本土主義』變得更實事求是,日趨成熟。

大香港主義:Common Sense的覺醒 

國王赤裸裸展示於人前,他的第一個反應就是虛怯。因為自己幾十年來賴以成功的東西,完來只是空中樓閣。這是正常的,虛怯是覺醒的第一步。很多人會因為觀察到虛怯,而說:『這是不好的,你既然虛怯就代表你不應該覺醒,』這是本末倒置的看法。真真正正強大的反應,是要擁抱自己的不足。一方面要使多香港人覺醒到必須靠自己才能為香港創建將來,另一方面,要明白『虛怯』是香港人將會經歷的階段。

本土運動根本沒有什麼好討論的,因為這是common sense。如果要討論,只是因為很多人還不想指出國王的新衣,又或者一些人害怕自立,害怕自己為自己的前途著想,而妄想一個大國會大發慈悲,凡事為你著想。

香港人必須經歷這一個艱苦的階段,否則再這樣下去,則悔之莫及。現在香港還有籌碼,還有本錢,難道還要待到被外來的政權完全蠶食,才妄想他會大發慈悲的『養你一世』?所謂的血濃於水,在大國的博弈之下,全是虛妄。本土主義是Common Sense,趁早起行,莫再遲疑。

 

林爽文
About 林爽文
社名『知行』,以王守仁為師。 留英多年,是一個科學家,像是一個歷史人,但實際上是個正正宗宗的耶教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