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述 中共西藏政策的演變與香港的未來

中文大學日前辦了個關於西藏問題的講座,題為<<中共西藏政策的演變與香港的未來>>。第一手資料非常豐富,亦清晰地分四階段講解了西藏近年的歷史事件。

講者是李江琳,江西南昌人。是獨立研究者/ 自由撰稿人。跟進且研究西藏問題多年,可謂權威。

對於一直有跟進西藏問題的人,可能不以為然。但是,作者今次大概是第一次接觸關於西藏問題的鮮為人知的真相,聽住李女士的演講,不禁目瞪口呆,為之大開眼界。

以下乃李女士的見解及搜證,本文作者只是選擇性簡單複述,時而附上個人意見。

1四個階段

1922  – 1949 承認民族自決權,提倡聯邦制

1949 –  1959    佔領、改造

1959 –  1979 以武力為後盾的全方位改造

1980 –              「糾偏」-改造-反抗-鎮壓的循环

 

2 中共的「方針、策略、政策」

我們常見中共「搬龍門」,覺得中共變幻難測。其實中共並不是我們想像中那般善變,常變的只是策略及政策,方針於上台後大概都不變的。為了配合方針,策略不時要有所調整,而隨策略的更改,政策亦要恆常轉變。上台前,可能還相信聯邦制的一套;擁權後,定了佔領、改造西藏的方針,千變萬化大概都是圍繞著這個不變的方針。

 

3 民族自決?自治?改造?

self-determination self-determination 02

中國共產黨在 1949 年前一直倡議民族自決,論調大概是只要西藏脫離「帝國主義的魔爪」,西藏的人民就可以自決民族的未來。

federalism federalism02

及後毛澤東就廣泛提及以聯邦政府為基礎的民族自治論,主張在一個中國多個民族的前提下對地方尤其是像西藏般的地區實行高度自治。讀者是否有感似曾相識?

作者個人認為,其實這裏是搬了小龍門,由自決(隱含獨立的可能性)到一個中國下的自治。但或許,中共尚且承認西藏人民的自由自主,藏人於是不以為然。

到後來強行佔領西藏,甚至要「改造」藏民,中共終於表裏一致。聽到這裏,不禁毛骨悚然,改造?西藏人那裏壞了?要改造?!可想而知,中共對香港亦嘗試進行改造,幸而成效不大,但隱約感覺到我們身邊是有「改造人」的。

4 毛澤東曾經對達賴喇嘛如親兒子般看待

作者一直以為自毛澤東開始中共對達賴喇嘛的仇恨是如此的深,他們的關係應該是打從一開始就很惡劣。原來在毛澤東掌權及簽訂入藏十七條之時,達賴喇嘛才十九歲。當時毛澤東對達賴喇嘛呵護備之,更邀請他入京展示中國之地大物博,軍備充裕,大概就是要達賴喇嘛放心中共不會對西藏虎視眈眈,亦希望西藏不要在邊疆「搞亂檔」。李女士說達賴喇嘛在本年九月初在德國的研討會提到毛澤東當年對他如親兒子般看待,依然歷歷在目。

dalai and Mao

怎料在當年中共對西藏的方針已定,對西藏管治階層的策略大概是「人釘人」,而老毛自己則釘住年少的達賴。一個反面,達賴喇嘛就被打造成挑起叛亂、主張分離的國家敵人。我想想,今天的港共,有感自己是習總的親兒子嗎?

5 中共喜見混亂,愈亂愈好,分化敵人,一網打盡

就此,不必多說,大家看圖吧:

 Mao's crueltyMao's cruelty 002

毛澤東及旗下的共黨的嗜血程度,大家自己看看吧。

「最好常常打」、「发动群众,锻炼部队」、「越乱越好」、「为将来平叛和实施改革提供充足理由」,是人話嗎?是把人當甚麼了?是練兵的工具,是達成一己目的的棋子?!中共對異見人士根本無心和解,亦無心建構社會秩序,反而想藉社會失序以強權武力鎮壓;及後用一句所謂「亂世用重典」解釋一切。這樣的政府正當性何在?西藏如是,六四如是,香港… …

中共文革時道德敗壞是大家熟知的,他們透過「发动群众,锻炼部队」,故意撩起分化,製造混亂,大概因為「越乱越好」罷了。批鬥文化甚至要愛好和諧的僧人互相批鬥。

CR extreme behavior

喇嘛被批鬥,在旁的喇嘛要叫好。(與會居然有人在最後問答環節問李女士難保有人是真心想批鬥,不是完全共黨的擺佈。不義的事,操權者不去阻撓反而鼓吹,這位內地同胞還可以理直氣壯為其辯護,看來是被成功改造了。)

類似以上的事時有聽聞,今次李女士提了一些暴行是本文作者聞所未聞,不敢想像的。她說當時中共為了打擊西藏佛教信仰傳統,破迷信;他們會強暴尼姑逼她們還俗,甚至威逼喇嘛尼姑配對,打擊他們的信仰,當然都摧毀了他們的心靈了。李女士比較輕描淡寫,我卻聽得當場呆了。

 

想起周保松老師早前在面書的分享:

//我這兩天觀察下來,隱隱有種感覺,中方其實是在迫泛民否決政改方案。泛民否決方案,責任不再在中方(因此沒有不兌現普選承諾的問題),同時在一切照舊下,特首和立法會繼續牢牢控制在中方手中。如果不是這樣,我無法理解,中方為什麼要這樣做(推出一個明知會很大機會被否決的方案同時又根本不在意泛民怎麼想,甚至不斷推溫和派往佔中派方向走)。//

「中方其實是在迫泛民… …」這句是說對了,但它是迫泛民做甚麼?看來迫泛民否決方案之外,照歷史事件的推測,另一可能性是它有更殘暴的目的。

李女士以三條魚比較西藏、香港、台灣-西藏是煮熟了的死魚,香港正在落鑊烹煎,台灣是在魚缸內苟活的魚但卻被中共這隻貓在外面「接放學」了。

西藏跟香港的命途是多麼的相近,大家都活在中共的魔爪下。唯一慶幸的是,時代不同,通訊科技都不同了。但是如果我們不好好運用這個相對的優勢,多留意以及傳播局勢變化的資訊,理性而和平地拒絕認命(理性和平都是重點,給中共的口實一個都太多了,記住他們是不怕亂的,資訊混亂只會抑民智而助極權),我們只會淪落為另一條死魚。(可做的大概是我之前在 UC 面書的動態的留言:現在應做的是打持久戰,在對公權力不信任的基礎下私營共濟的社會,步步為營,靜待共黨的統治衰落。)

Kelvin Kung
About Kelvin Kung
Kelvin graduated at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for an Economics degree; he went to the University of Manchester to do an exchange programme and study history. He was the chief editor of the school magazine in his secondary school in Tsuen Wan; interested in economics, politics, history, and world culture, he went on to start some blogs where he would write about travelling, anecdote, commentaries, and fact pieces. This is his personal blog: http://www.kelvin1992.blogspot.com And this is his recent work on general writing about Hong Kong: http://www.hongkongnowandthen.blogspo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