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一個樹洞 做一趟周慕雲|Christine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4/new/oct/15/life/image/47-1015.jpg

每個人都需要一個樹洞。

 

<<花樣年華>> 最尾以周慕雲對樹東說話做結。有活生生的人不訴說,偏偏要找個死樹洞,其實整件事王家衛得來又寫實。

 

女性友人KRISTY 天生憂愁善感人又神經質,什麼也愛「呻」一餐,就是沒有遇上一個能被「呻」的人。成績普普的KRISTY 呻 HKU A&F (ACCOUNTING & FINANCE, NOT ABERCROMBIE & FITCH) 不易入,生怕公開試會滑鐵盧失手,向ZOE呻。神人ZOE素來成績優異,幾乎每一科坐5*望5**,排JUPAS 時躊躇的只是A1放 HKU BBA(LAW) 抑或UST GLOBAL BUSSINESS才好。ZOE 對於KRISTY 的呻可謂不明所以,半中半英的問道:「COME ON, KRISTY. 又唔係神科,會有幾CHANELLENGING ?」ZOE這句話的威力不亞於 ‘COME ON, JAMES .’  ZOE 鼓起腮一面無邪的樣子告訴了KRISTY: 像ZOE 那樣看得懂文言文看得懂IDIOMS看得懂AL 才考的數學的曠世奇才, 一輩子也搞不明 「點解有人入唔到 A&F」。

 

條件比你好的朋友對於你的窘困不知底蘊不是他「寸」,而那些先天條件好的人大概亦「寸得起有餘」。 KRISTY 日以繼夜又夜以繼日的呻, 得到的回應就是一句又一句的「COME ON, KRISTY.」, 繼續下去只會令KRISTY 越來越自我萎縮,而ZOE就越來越瞧不起KRISTY。

 

跟KRISTY感同身受的讀者也不用頹,還有一個希文能令你們CHEER UP。放榜了,KRISTY成績尚可;即使未能像ZOE一樣希文「我揀大學RATHER THAN俾大學揀我」,現在要決定的也只是 HKU A&F 或 CU PAC (PROFESSIONAL ACCOUNTANCY)。被 ZOE 的「COME ON, KRISTY.」無心攻擊傷得太厲害,KRISTY 便轉投希文的懷抱。

 

「FRANKLY THE TWO PROGRAM 都 RESEMBLE 大家, BUT THEN 我 REALLY DUNNO 點揀。 WHAT ABOUT YOU, HEIMAN? 」

 

「其實啲HIGH DIP同CC 除左貴之外,我都講唔到佢地有咩唔同。」

 

「HIGH DIP? CC? 食得㗎?」

 

跟上次一樣,KRISTY又再物色可以呻的獵物。不說不知道,HEIMAN,即是希文,其實跟 KRISTY 和神人ZOE是同屆同學。 同一所學校竟然厚此薄彼地教育出質素參差的原因是否「精英主義」不是我今天要探討的題目。正當希文還在苦惱著出路,KRISTY 仍是以當日向ZOE呻的方法去向希文呻。起初希文還有著「大家唔同出路姐都會有各自要擔心的野」的想法,但久而久之,難免會認定KRISTY在曲線炫耀。

 

「我依挺人係唔明你依挺準大學生講野㗎啦。」

 

「我依挺人係唔明你依挺三大大學生講野㗎啦。」

 

「我依挺人係唔明你依挺準會計女強人講野㗎啦。」

 

「我依挺人係唔明你依挺傳統名校生講野㗎啦。」

 

先是成績差距,後來是社交圈子差距;幾次中學RE-U (RE-UNION, A.K.A. GATHERING) 過後大家不歡而散。想不到的,連HEIMAN也忘記了自己中學時期唸的是所真真切切的傳統名校。

 

當大家認為KRISTY在ZOE面前有夠慘的,怎料KRISTY亦有當上ZOE的一天。跟條件比自己遜的人呻不代表你在UPPER HAND,旁人暗地裡覺得你在含沙射影而已。

 

那找到了一個與自己條件和處境一模一樣的朋友不就行?未必,同處境不代表有共鳴。人喘不過氣時就想一個一鑿就破的氣泡,泡壁一破便會把悶氣一泄而盡。訴苦時,人總愛把自己的悲慘、不幸、失敗一一細說。但當把自己最脆弱最深處的一面赤條條的示人之後,到頭來卻得到 「嗯」 「係囉」「唔」「哦」「真㗎」等的又膚淺又敷衍回應;果真是獨自怨懟,自討沒趣。

 

最後給你們說說祥林嫂。祥林嫂是魯迅短片小說《祝福》內被罵為「不乾不淨」的「謬種」的悲劇人物。據「自由的百科全書」維基的說法,祥林嫂的一生就是「兩次嫁人、兩次守寡;兩次外出做工;生既悲哀、死亦恐怖,受盡凌辱」。她把自己的慘事一一向鄰人訴說,起初還「聞者傷心,聽者流淚」,但漸漸鄰人嗤之以鼻。鄰人聽罷祥林嫂慘劇所留下的嗟嘆和眼淚,其實還不過是看罷一齣慘情劇之後的本能反應。

 

KRISTY , ZOE , HEIMAN (還是稱呼她為希文吧。) 你們是誰?你們又想當誰?其實答案不重要;反正我們一輩子裏總會把他們的角色一一扮演。世上沒有人比你更懂自己;永遠不要奢求別人明白自己,亦不要欲求自己能明白別人。

 

樹洞真可靠。其實我們都是周慕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