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日友誼

倫敦大學學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的化學系大樓有幅小泉純一郎代表日本贈送的牌匾,紀念在德川幕府統治期間偷渡到英國倫敦大學學院學習的長州五傑。長州五傑學成歸國後各有成就,為推動日本現代化的旗手,其中一位廣為華人認識為後來的日本首任內閣總理大臣伊藤博文。日本不只從軍事科技上學習西方先進國家的船堅炮利,也學習到船堅炮利後面的科學精神、人文風貌,全面學習以英國為首的西方。日本上議院開會時,議員依舊穿一身英國維多利亞時代的燕尾服出席會議。之後日本先勝滿清、後挫沙俄,成為亞洲列強,自此擠入先進國家之列,為莊重自強的示範。

除了政治軍事外,藝術方面兩國均有交流。日本大導演黑澤明執導的<亂>劇本則改編自莎士比亞的<李爾王>,將人物原型放在日本戰國時代,沒有將莎翁本來以早期現代英文(Early Modern English)寫成的金句硬生生譯成日語,而將其轉化為史詩式的畫面,折服了高傲的歐洲人,為東亞人爭了很多面子。在倫敦,日本文化中心(Japan Centre)坐落在鬧市蘇豪區,沒有空叫什麼打造「倫敦的東亞名燈」。甫進去,除了包裝精美的日本零食這些應付口腔的東西之外,還有岩波文庫的小說和文藝春秋。比起一步之遙的唐人街,日本人看來更懂經營自家印象。

英國和日本不僅地理上的相似,而在文化上各有千秋,為文明世界之福也。

About 黎浚銘
深信「鍵盤在手,天下我有。」。但願好好做人,不致做阿貓阿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