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人的『排外』,香港人的『包容』|林爽文

我:『其實英國人最怕什麼,是反恐戰爭嗎?』

英國朋友:『干預外國事務,很多英國人都是不齒的。』

我:『但你們可是參戰打阿富汗和伊拉克,不是嗎?』

英國朋友:『國內反對聲音非常高,現在很多支持過的英國人,都非常後悔。』

我:『那你們最怕甚麼呢?』

英國朋友:『我們反而怕禍起蕭牆之中。回教極端勢力在英國本土的興起,我們非常警惕。但當然,無可奈何的就是這樣想法,有時會禍及回教徒。』

===============================

後欄失火:禍起蕭牆

金梅倫直指:英國是一個基督教國家,引來不少爭議。英國民間社會對金梅倫所言,可謂褒貶不一,但當然的是罵他的比較多。不同意英揆的人,大多是指出:政教分離是必要的。而且,英國是一個多元社會,刻意宣揚某一宗教,對其他信仰並不公允。

但其實西方政治的大題目,才不是政教分離,而是抗衡極端回教思想。所謂的極端回教思想,就是那些英國長大的激進回教徒。這些激進回教徒,有些會願意到國外參加宗教戰爭,亦有一些人會參與策劃恐怖襲擊英國

撇開政客的虛偽言論,西方現實政治現今的難題,是怎樣處理回教文明與之衝突。英國向來有多元文化傳統。也就是殖民地時代過去後,包容前殖民地移民,並且相信可以在一個國家之內,發展多重國族文化。

同一個社會中,存在著兩個不同的想法,是千禧年代英國人非常關注的事情。事緣英國在九十年代放寬移民,並且著手建立多元文化社會(multicultural society);但在爆發九一一與及2005年的倫敦恐怖襲擊後,國策慢慢開始改變,從而檢討所謂的多元文化社會,是否一個長遠平和的社會政策。

保守黨一直指斥工黨,在十年前始執政之時,刻意培養多元文化,使到英國社會出現價值不同的龍頭,間接令到極端回教主義興起,長遠而言,會對英國的自由主義思想受到挑戰。

三年前,金梅倫直言:英國的多元文化社會是失敗的(state multiculturalism has failed)。這一個帶有一錘定音意味的評論,激起軒然大波。但是,近年逐漸爆出的問題,顯得英揆的說法並非空穴來風。

近日爆出有伯明翰的回教團體,有密謀滲入十八間中小學的校董會,意圖逼走非回教的教師,推行激進回教思想的嫌疑,引來英國朝野嘩然。但英國政府的反應,亦是耐人尋味。英國剛剛成立了特別調查委員會,但是令人咋舌的,是英國委任了委任了前任的反恐專員主責調查。這不是說是次事件必定牽涉恐怖份子組織,而是說英國政府將會以強硬態度面對。

而是次事件之中,基督教可謂是政客請出來的『神主牌』,以壓制回教。雖然有點抬舉義和團,但是次風波,與清朝官員主張要借助民間信仰,扶清滅洋,『仗神威以寒夷膽』,借一物而壓一物,實在有異曲同工之妙。

香港的多元政策

其實西方國家,或多或少也面對著回教價值的挑戰。最標誌性的事件,是法國在2011年立例禁止婦女在公眾場合帶遮蓋面部的頭巾。香港或者不是面對回教價值與自由主義的挑戰,但同樣面對著全球化下,一般社會面對的一個問題:怎樣在尊重外來人士的同時,保護自己的社會?

香港的問題,不是在於種族區分,更不在於宗教鬥爭,但是道理是一樣;就是價值觀的分歧。香港表面上的中港矛盾,在於『屙屎』這等花生味濃的思想,但其實矛盾不單是這樣表面,而是非常全面的。

首先,北京長期有組織地壓制香港的政治改革,與香港的財閥合作,以政治保護北京在香港的機構,公司等等。此外,壓制香港的傳媒,以及禁絕財團在反對香港報章賣廣告,令到反對聲音在傳統媒體中,漸漸禁聲。這些都是有組織,有預謀,與香港價值違背的活動。

所謂的『MK大戰強國人』,只是這一大堆價值衝突的表徵。香港人就是受夠了北京的干預,兩個價值觀走得太近,但是一方長期在政治上被壓制,就會在政治以外的地方反撲。

香港人要想的,是面對價值觀的衝突,怎樣保護自己?當香港的價值觀受到蠶食時,世上每一個地方,都會捍衛自己的生活方式,要求外人尊重。英國如是,法國如是,世上每一個地方如是。

這不是說,人家都要接受我們的想法,而是說:『我們就是不同,我們不奢求價值一致。我們要的,是捍衛自己生活方式的權利,我們厭惡的,是北京的指手劃腳。我們爭取的,是自治。』

林爽文
About 林爽文
社名『知行』,以王守仁為師。 留英多年,是一個科學家,像是一個歷史人,但實際上是個正正宗宗的耶教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