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海外留學生:請在全民公投投票|Favabean

http://s1.djyimg.com/i6/1406170145232147.jpg

致海外留學生,

我在2011年進入大學,開始當一個成年人。與我差不多年紀的留學生,也在那一兩年暫離香港。當你們離開香港開始人生下一階段,而我們在香港踏入新一章時,我們對香港的印象是一樣的:最大型的抗議活動,便是我們十歲那年,五十萬人上街遊行反二十三條。香港是個很和平,很理性,很非暴力,很非粗口的地方,連抗議活動也如是。

然後,自你們離開伊始,香港發生了一些事。

一開始是2012夏,政府意圖推行國民教育,以萬人包圍政府總部靜坐抗議為結局。政府雖迫於公眾壓力,收回於所有小學強制推行國民教育,卻以高額津貼誘惑小學自行決定推行與否;而普通話課本中也出現「我看見國旗會感覺自豪」的語句。去年,教育局花了一億元舉辦「內地交流團」,讓少數中學生去中国學習国情,小班教學、其他教育配套呢?不知道。

接下來是醞釀已久的普教中。用普通話教中文,能否有效改善學子中文,或許可待時間驗證;然而,部份中小學已開始標榜普通話教數學、教中史(星島日報A14 | 每日雜誌 | 360教育 | 2014-05-26:中小學「普教」邁向全科 染指中史數學普通話背「九因歌」 )。廣州的朋友比較熟悉這個劇本:先是普教中,然後普教全科,然後邊緣化廣東話,接著孩子連在學校說廣東話也不許……早前教育局在其官方網站上寫廣東話是「不是法定語言的中國方言」(惹眾怒後已自刪),我們這個劇本,正演到第幾幕?

接下來是曾蔭權、湯顯明、許仕仁的涉貪案,咦?曾幾何時,香港不是勝在有ICAC嗎?去年10月,港府無視顧問公司「市場能容納三家電視公司」的專業建議,拒發牌於HKTV,於情於理皆不合,我們的議會卻否決用特權法調查此事。曾幾何時,香港出品的電視節目風靡華人,為甚麼港府如今卻還要打壓死氣沉沉的電視工業?

今年2月,傳媒人劉進圖先生遭斬。蘋果日報與AM730遭抽廣告。日前,蘋果日報遭受駭客攻擊。說好的新聞自由呢?

現在的新界東北發展計劃遭反對,其中一個原因便是對深港同城化的憂慮。梁振英曾在參選特首時說過:要把邊境禁區發展成「特區中的特區,將來中国人與外国人可以不用簽證進入」。蓮塘口岸在2030年的「一般人流」方案是「深圳人不需簽證進入」,高鐵的通車方案在2037年取消關口,文匯報社評說:香港與深圳的邊境禁區己從2006年的2800公頃縮減至如今的400公頃,新的國際大都會將會崛起,其名為香圳

當你們回家時,香港還存在嗎?香港與中国的制度相差甚遠,一對深圳父母即使跑去北京生孩子,孩子還是深圳戶籍;他們來香港卻會生下香港戶籍的孩子。深港融合後,我們還能維持自己的制度嗎?除了這些明顯的事件,香港還發生著無形的變化,例如中囯国務院發表的白皮書說,法官是「治港主體」,要「愛国」,讀番書、只知道三權分立的法律學生,能理解嗎?據說香港的金融商業乃至會計界高層者得預留給來自中国、有Guanxi的學生(例如宋林),拿著外國名校卻出身平民的商科生,還能回來實現獅子山精神嗎?

一個月前,我忽然想起,原來香港曾經被稱為「東方之珠」。而我已經忘記這個名字了。自你們離開香港後,我們一直待在這裹,見證香港這座城市如何慢慢變成一張令我感到陌生的面貌,直到我突然發現,真正陌生的是香港過去的榮譽。當你們回來時,你們還會認得這座城市嗎?

請拜託家人朋友幫忙,用你的身份證號碼和別人借給你的電話,幫你在全民公投投下海外一票。

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