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生門︰當愛情成為宗教

近日全城熱烈討論歌手麥浚龍發佈的新歌<羅生門>,在香港樂壇刮起一陣小旋風。在戀愛速食文化流行的香港,長情不是別有用心的慈善,就是不由自主的癡線。如此氣侯,<羅生門>的流行就如暮鼓晨鐘,喚醒沉迷於虛榮市的飲食男女,原來戀愛和熬老火湯一樣,有時間調味,才知滋味。而不是用微波爐加熱五分鐘後狼吞虎嚥,不求深度只求飽肚。

<羅生門>緊接<念念不忘>的劇情,與<耿耿於懷>組成麥浚龍的病態愛情系列三部曲。與其他兩首歌不同,<羅生門>為男女合唱歌,男歌手為麥浚龍而女歌手為謝安琪。歌曲分別用男聲和女聲各自表達男生和女生對男生單戀女生十年的感受。男生依舊痴情,明知枉種無花果不能開花結果,仍希望虛無縹緲的幸福降臨到自己身上,寄盼可同遊冰島。而女生只是感激男生的情痴,希望男生可擁抱新生活,將舊事埋葬於已為禁區的福島,而她也無謂遠赴冰島,為這段單戀澆一瓢冷水。

多年對愛意無動於衷,難道男生不知道女生當自己只是一個好人嗎?但人又何必抱着清醒進睡?終歸戀愛向來都是一個人的事,人只是和自己的腦袋談戀愛,和自己的腦袋做愛。單戀的人將戀愛當作信仰,苦戀只不過為宗教儀式,一場自我實現的道德淨化(self-glorification)。人在這時候,只需要一個偶像朝拜,給自己一個堅持生活的理由。誰稀罕一句你好?沒有身軀比不能觸碰的你更易抱。真的不為什麼,不為成全你的美,只為成全我自己。

終歸喜歡的,只不過是為愛情「搏盡無悔」的自己吧。

About 黎浚銘
深信「鍵盤在手,天下我有。」。但願好好做人,不致做阿貓阿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