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心與激進

source: www.thelibertybeacon.com

「班友仔又佔中,又衝擊,個個博上位咋嘛,全部都係政棍,搞亂晒香港,好亂呀,好亂呀… …」

「睇下尐泛民,早就話佢地有私心㗎啦,收晒錢。」

「大學生,又話讀書人喎;咁激進,咁暴力,唔識得諗野㗎,讀屎片。」

上圖為「激進」以及「私心」的表表者。

筆者一向對上述言論略有所聞,然而一直懷疑抱有這種思想的人的真實存在-會否彷如鬼故事中的鬼神只是似是而非地在傳聞中存在?回港不久,當真聽到活生生的人嘴裏不住唸著這些言之無物、邏輯矛盾、口號式的「咒語」;一下子否定了我的懷疑。

慣性對著即使再無理的人都把對方的說話聽完,唯望他們在說話時組織自己的思想,意識到自己的言論匱乏理性邏輯。可惜的是,某種思想已植根唸咒語者的腦袋-猶如一個人對自己把謊話說一百遍,最終謊話於他而言已是「真話」。

他們不是瘋子(至少表象不似),他們只是捉住泛民陣線最微細的缺點,將其放大,從而妖魔化。私心?泛民主派可能有,亦可能無,唸咒語者卻肯定他們有;建制派顯然有私心,唸咒語者亦不會否定,但是他們甘願接受這個現實;所以唸咒語者對前者極其誅心,他們不是在讚揚後者是天使,只是想把兩者都貶為魔鬼。他們厚此薄彼要求泛民主派比白紙更白,走上一層又一層的道德高地,最理想是把泛民主派鎖在道德象牙塔,使他們無可作為。

如要說最廣義的私心,所有人都一定有。誠然,如果筆者有移民的選擇,縱使對香港的民主發展支持,亦未必會以身試法-精神上支持,行動上遲疑。換言之,假使真的佔中,部分原因是為自己未來的福祉著想,都有最廣義、最低程度的私心。但是話說回來,既然人人都有私心,在有私心但是為良好願望努力的人與有私心而且作奸犯科的人之間,怎麼就不是支持前者,反而打擊他們呢?不是說不應該監察他們-民主體制的其一重要構成部分就是監察公權力-但是把泛民主派與建制派混為一談,一概當妖魔般避之則吉,就太不公平了。

再者,如要說「激進」者如長毛甚或學界社運人士是純為私心而「激進」就太不合邏輯了;除非假設他們都極度無能,時間成本非常低賤,所謂 no better alternative,否則這樣「博上位」,未免太「博」了吧。而且何謂激進?今日全球習以為常的人文價值如種族平等、男女平權等在歷史進程的某一點上都是非常「激進」的,但是到了今日,「激進」不?而且激進一詞被過度提及,字義已開始變得模糊。習慣凡事叫激進的人,煩請到中東走一趟;割據敘利亞以及伊拉克北部的伊斯蘭國就是激進了。在香港,看不到一個激進人士;在香港,立志奮鬥的人是激情,而非激進,用字差之毫釐,謬以千里。而如果不關愛香港這個地方是不會有這種激情的。筆者慶幸自己還有一份激情。但是這份激情正慢速從我們身上流走,這個不是好事,但是是中共樂見的。

一點迷思是,唸咒語者時有來自基層的人士。權貴唸咒語,尚且有根據,但是基層的都唸咒,就奇怪了。或許他們是想藉唸咒說服自己這是一個黑暗世界,以營造自己生活在極度悲涼的環境麻醉自己,為自己「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的心態求解脫。說來可憐。

Kelvin Kung
About Kelvin Kung
Kelvin graduated at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for an Economics degree; he went to the University of Manchester to do an exchange programme and study history. He was the chief editor of the school magazine in his secondary school in Tsuen Wan; interested in economics, politics, history, and world culture, he went on to start some blogs where he would write about travelling, anecdote, commentaries, and fact pieces. This is his personal blog: http://www.kelvin1992.blogspot.com And this is his recent work on general writing about Hong Kong: http://www.hongkongnowandthen.blogspo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