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普選和基本法的關係

「公民提名」、「無篩選」這些詞彙幾乎是每天政治新聞中的熱話,所有坊間的討論都圍繞着,怎樣才是「公民提名」,為何要「無篩選」。不過,很多人也會發覺,主流社會討論的焦點,以至某些政黨的取態,其實與真普選越拉越遠。一直以來,主流民主派為香港市民作出對普選的教育,其實也是極其表面,給人很虛幻的感覺,更嚴重的就是他們至今也未有認清香港沒有普選最根本性的原因- 基本法。

 

首先,我們必須從基本法的根源入手。基本法中所謂一國兩制的概念,其實是一種變常維穩的工具。中共透過基本法授權特區政府承接殖民地時期的管治模式,讓港人繼續原本的生活方式的同時,亦透過這份小憲法加強對香港事務的控制,方便在2047年時可以令香港真正成為一個國內城市。基本法廿三條把大陸有關國家安全的法例搬入香港,限制公民權利,威脅香港的言論自由;第二十二條透過剝奪特區政府對單程證的審批權,把香港人口政策的主導權拱手相讓給中共,加快其殖民計劃;另外第158條規定人大常委會擁有基本法的最終解釋權,粗暴干預香港的司法獨立。很明顯,單是以上的條文就足以證明香港的所謂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其實也是由中共為港人作出定義和解釋。得出的結論就是基本法從根本上就是為符合中共的管治邏輯而設計。

 

我們若仔細看看看基本法第四十五條有關行政長官選舉辦法的條文,我們便更清楚在中共為香港設計的框架下,真普選(不論是真普聯的三軌方案還是本土派的論述)是必然沒有可能實現的。第四十五條最窒礙香港達致普選其實是因為條文本身就扭曲,模糊化了普選的定義。先不說甚麼公民提名,若特區政府是跟足條文的規定,香港分分鐘就連政府現在說的一人一票投票權也沒有。引述條文最後一句「最終達至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的目標」。條文舉出了三個很不紮實的概念,廣泛代表性、民主程序和普選,而大前題就是這三個概念也需要在提名委員會存在的情況才能實現,換言之提名委員會是必須存在。這裏最為致命的就是條文模糊的概念,令我們完全沒有辦法預見甚至想像將來香港會實行的是一個怎樣的選舉。當條文裏面就連「一人一票」,「普及而平等」這些字眼也沒有的時候,政府若不是香港人近年公民意識加強,上街抗議給予政府壓力,政府其實是可以大條道理連一人一票投票權也剝奪。結果今天我們對「民主程序」和 「普選」的定義就因四十五條的模糊被特區政府,以致共產黨任意曲解,「加鹽加醋」。

 

若一人一票的特首選舉特區政府都可以不實行的時候,要由香港300萬選民透過公民提名的方式提名特首候選人則更加沒有可能。我希望舉出一個事實,就是基本法根本並沒有賦予香港人「香港公民」的身份。它只是賦予了「香港居民」及「中國公民」的身份。換言之香港人只是按照居住的所在地而被定義,卻沒有公民的定義。難聽一點,香港人只是中國的二等公民。所以單是這一點已證明「公民提名」是沒有可能在基本法的框架內實踐。另外回歸基本法,提名委員會在基本法的框架本身就與公民提名的概念南轅北轍。公民提名是由選民直接提名候選人,當有意參選人士得到一定數目的選民提名,他便可以成為候選人。這種提名方式可說是當今最有效反映選民意志的提名方法。然而提名委員會在基本法的框架下則是一種小圈子的提名方式。提名委員會的所謂「廣泛代表性」在眾多政府官員的解釋,就是要體現現有選舉委員會四大界別的均衡參與,換言之那不是300萬選民的均衡參與。

 

特區政府不斷強調必須遵守基本法的框架,然而特區政府卻在整個政改諮詢過程中不斷加入北京官員的演講作為社會討論的依歸,單方面撕毀基本法。例如我們多次聽到的「機構提名」,「集體意志」,甚至更為空泛的「愛國愛港」和「不能與中央對抗」都是基本法沒有記載的。清楚可見,整個政改方案的主導權是落在中共手中,所謂遵守基本法其實也只是謊言,因為最終拍板的也是中共。所以今天,一些比較激進的政治組織例如熱血公民,普羅政治學怨等等也提出要全民制憲,從根本上否定基本法的合法性,廢除提名委員會,政府跟市民必須重新立約,才能真正實行公民提名的普選制度。作為一位渴望香港能夠真正實行民主的人,我是絕對支持這些較為激進的主張,既然政府都不遵守基本法的話,要繼續在基本法的框架下爭取民主,可說是一個不可能的任務。可惜今天大部份主流民主派所支持的,也是真普聯的所謂「三軌方案」。「三軌方案」以公民提名和政黨提名作為其中兩種提名方式,兩種也是能夠清楚反映選民意志和社會對各種政治立場的支持度。不過百思不得其解就是既然頭兩種提名方式在政府口中也是違反基本法,為何第三軌卻要回歸基本法的框架呢?不是自相矛盾嗎?

 

從一個較為激進的立場來看,既然提名委員會是問題的根源,廢除提名委員會是基本的常識,以剷除選舉中的小圈子特性。然而若果要讓步,讓步的界線就是在「公民提名」,「政黨提名」和「提名委員會」三軌並行下,提名委員會只能有提名候選人的權力,不能夠削弱,干預頭兩種提名方式。然而真普聯方案的三軌方案卻是為提名委員會擴充權力。真普聯提到提名委員會須確認由公民提名或政黨提名取得候選資格的參選人。公民提名的原則就是只要有意參選者得到若干數目選民提名,就能自動成為候選人,過程中不需要經過額外的審查就是其精髓。若由公民提名方式提名出來的候選人不能自動成為候選人,而需經過一個不民主的提名委員會的批准和確認的話,那恐怕篩選是仍然會存在的。真普聯提到提名委員會唯一可以拒絕確認的理由是當參選人不符合法律就候選人的明文要求,而不能因「愛國愛港」、「與中央政府對抗」等政治考慮而拒絕確認。老實說,保留象徵着中共利益集團的提名委員會,並交由它進行所謂行政上的確認程序,而中共又真的要篩走民主派候選人的話,中共也不會愚蠢到說是因為「不愛國愛港」,「與中央對抗」而拒絕確認。中共要拒絕確認,一定有方法,而且必定百發百中。所以歸根究底,一天我們承認提名委員會的合法性,中共的篩選是必定存在。

 

最後,筆者必須講一講香港需普選方案最根本的標準。我們訂立公民提名,普選的標準,不是用甚麼國際標準,而是要訂立一套能夠真正捍衛香港人權益,能夠促進香港自治,一國兩制的方案。一定程度的篩選很多地方都有,重點是我們要抗衡共產黨的篩選,以公民提名的方式去築起防止中共赤化香港的城牆。

林浩德
About 林浩德
現於英國皇家哈洛威學院修讀傳媒、權力及公共事務碩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