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飯般的男人

香港飲食最叫人失望的一環大概是白飯的質素。在歐洲稍為像樣的餐廳,奉送的麵包必然為熱辣辣的,絕少將冰冷冷的麵包葬送一個陽光明媚的早上。反觀香港的連鎖港式快餐店的頭頭雖為中國人,卻將冷飯奉客,彷彿連一碗飯也是恩賜,要付五十元報答「一飯之恩」似的。

但這個問題有人在意甚至察覺嗎?在衣香鬢影的飲宴上,田園沙律率先登場,龍蝦和生蠔在餐桌上暗暗較勁,鵝肝醬在旁作壁上觀,碰杯聲始起彼落,就如商業戰場的戰鼓聲。就連芒果布丁都贏得壓軸登場的時候,誰可曾想起一碗白飯?在物質匱乏的年代,白飯就是營養的來源,珍而重之。經濟條件富足後,就視白飯為發胖的元兇、廉價貨。不信的話,試一試在晚市自助餐時段拿一碗白飯吃,你周邊的豬朋狗友會訕笑你傻,千說萬說,只因為一句在香港人眼中力抵萬字經濟學論文的「唔抵」。

身為一個香港女子,雖年華二八,不乏追求者。夜半無人餓時難道沒有想起一碗熱烘烘的白飯嗎?沒錯,你有很多追求者,但當經歷過和牛的膩、生蠔的腥、馬卡龍的甜,有時只不過安份於一碗白飯。他讀中醫,希望到貴州做義工贈醫施藥。當他滔滔不絕地講起他所熱愛的祖國時,你多麼希望他在黃河和釣魚台之間提及G Dragon、李敏鎬等陽光猛男。但當你雙手托着頭望着他一副憂國憂民的模樣,發現他一腔熱血其實都挺可愛。

「對不起,我是不是把你悶壞了?」怎麼會呢?當細心咀嚼一口飯時,一絲絲甜常在心間,在心田享受着收成。

About 黎浚銘
深信「鍵盤在手,天下我有。」。但願好好做人,不致做阿貓阿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