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倆分離|林爽文

幾年前讀過,感到震撼。過了幾年後再讀,對浪漫派詩人心生厭惡,原因無非情感太極,諸事太盡,不見無力之中的惋惜暗喻。

唯近日再讀,只覺自己閱歷之淺,實未有共鳴、未感痛處。夜來無聊,人總要”浪漫”(情感的澎拜)一下,譯了拜倫的”When We Two Parted”。

礙於文筆與語文之差異,原文的押韻、節奏都很難保存;唯有盡量雙句同長短,以攤分出較均衡的節奏,押韻是想也不用想的了。

========================

當我倆分離,
於寂淚之間,
心分兩半,
戚絕華年,
你臉生出蒼泛若寒,
寒甚妳吻,
早知如斯,
憂奈何如。

晨朝露水,
冷凝我眉
感覺如警示,
感覺像現時。

妳的信誓全缺,
輕敗妳的名譽:
別人說起你的名字,
我也為之感到羞愧。

你被人提起,
如鐘捶我耳;
冷顛抖震附我,
妳是何等的美?

但他們不知我與你相交,
實比相交的相交還要深:
我長憾惜嘆,
長年之時光亦難以磨減。

我們當初密密約會
正如我靜靜的哀悼,
你那善於忘記和
欺暪我的靈魂。

我倆如能重遇
於長年之後,
該怎打招呼?
含淚與無言。

林爽文
About 林爽文
社名『知行』,以王守仁為師。 留英多年,是一個科學家,像是一個歷史人,但實際上是個正正宗宗的耶教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