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你因為愛你」的教育局,收手啦!

http://www.startmarriageright.com/site/wp-content/uploads/2013/03/MP900439284.jpg

香港政府好似我公司阿姐做野一樣,未到死嗰刻都存在無限

變數;但係「講過唔算數」同「講多錯多」方面,教育局必定係咁多個局當中首屈一指的了。近日,香港教育局再次「瀨野」,無啦啦講廣東話非法定語言,轉頭又「沙冧」。每次見到佢「玩嘢」,我都諗起李思捷嗰句:「我玩你,因為我愛你」,教育局歷年來咁玩我,仲唔係愛到我欲罷不能。今次我想分享教育改革下,我是如何中招。我是1988年出世的,剛好就是香港最發達的年代。香港是我家,作為家庭成員,這廿幾年來,我真的是狠狠的明白到甚麼是家道中落。1997年前,除了社科健變為常識令我睇少咗教育電視之外,真的無咩野。之後,就開始「瀨野」了。1998-1999年,每日都是學能測驗,我就是最後一屆的學能測驗考生,傳說中做得最多年學能測驗past paper的小朋友,日以繼夜,夜以繼日做past paper。完成咗個測驗,我真係覺得我仲唔係宇宙最強,超智能小朋友。點知教育局竟在2000年,教育制度改革建議話:「學能測驗操練學生應付學能測驗的現象,影響學生的均衡學習生活,妨礙他們的全人發展。我們必須作出果斷的決定,立即取消學能測驗,避免有更多學生的學習生活受到不良影響。」

教育局講咗一嘢,一夜之間,我就由能人所不能變咗超低能,我仲記得我之後嗰屆的小朋友sss即時取消補課,仲因為不用再做超智能的past paper而取笑我哋係低能仔。

1998年的母語教學,我又再次中招啦,母語教學係1998年開始嘅,1999年選中學的我,又再次成為改革的中伏人士了。1999年,香港cut到得返114間中學有得用英文教學,無啦啦,界定一個小朋友係唔係成功人士,就以入唔入到英中做指標。後來教育局又話母語教學政策令學生接觸英語的機會大減,去到2010年又話唔要母語教學,變做教學語言微調政策。

2005年,我中學會考,我仲要讀中文科的26篇範文,當中有「陳蕾士都唔明,只有其作者黃國彬先明」的《聽陳蕾士的琴箏》,我一考完,2005年5月,教育局又宣布由2007年開始取消範文,以免學生過分背誦。真係「害怕悲劇重演,我的命中命中」……

終於我都捱到2007年考大學,我又發現,我又再次中招啦。1997年開始有大陸招考香港本科生計劃,九七嗰時有幾個大陸人報香港八大,2007年大陸報名人數就好似細胞分裂咁,有成千人,我又再一次要同人(唔使喺香港交稅的人)爭位(資助學額)讀書。「沒有最多人,只有更多人」,由於我屬於1988年的龍年BB潮,2007年報大學的人數創了新高。

我就好似唐三藏取西經咁,經歷了七七四十九劫,2007年,我終於入到大學啦。但為咗要配合2012年推行三三四,由我入大學開始,我間大學就變成建築工地,日日都沙塵暴咁掘來掘去。2011年,我畢業了,大學終於都接近完工。情形就好似小學嗰時,學校向我哋籌募經費裝冷氣,裝完我又畢業啦,哈哈哈哈。

我其實唔係想好似周星星同梁榮忠咁鬥「邊個夠我慘」,申訴邊年的學生最慘。

我想話朝令夕改的香港教育制度,對於係香港讀咗20年書的我來說,我一直覺得我係一塊5吋厚的牛排,教育局咪就係每5秒反我一次嘅廚師囉,你係咁將我反來反去,其實我由頭都尾都冇熟過架大佬。你個政策每5秒改一野,就算work都冇用的。我只想教育局不要再「煎」熬尐學生,如果「我玩你,因為我愛你」的theory成立,可唔可以我哋呢代人接收哂教育局的愛意,唔好再搞而家尐學生。

PS: 謹致此文予1988年出生,同我一齊中招,連環遭禍的龍年BB,真係「講呢尐,盡在不言中。」

 姐死姐還在

Source:http://www.passiontimes.hk/article/02-05-2014/8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