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菀之、吳雨霏-《我們他們》的《一千個假想結局》

王菀之 我們他們 吳雨霏 一千個假想結局 圖片來源:East Asia Music 及 Universal Music Hong Kong Facebook Page

遮打革命至今持續兩個月,佔領者成功佔領的不只是金鐘、灣仔、銅鑼灣、尖沙咀和旺角的主幹道,還成功佔領人心。本地詞壇中,填詞人亦交出了一些直接描寫佔領運動的歌曲,例如周耀輝填詞的〈撐著〉以及Pan和林夕合填的〈撐起雨傘〉等。

下文介紹兩首近日派台的歌曲,兩個詞作者詞神林夕和浪子詞人潘源良,均有寫「非常社會性」情歌的傾向。之前已在本欄提到,林夕曾明言,有很多情歌,絕對能夠代入政治。陳奕迅〈斯德哥爾摩情人〉是一例。同樣地,潘源良亦說過情歌也可以非常社會性,認為這也是中國文學的傳統,古人亦有借愛情故事暗藏政治涵義。浪子詞人為陳奕迅所填的〈超錯〉有說是「與民主黨的絕情歌」。

不論是詞作者的原意,或是我一廂情願的過份代入也好,我從近日兩首派台歌〈我們他們〉及〈一千個假想結局〉的歌詞中,看到詞作者受佔領運動所啟發的思考痕跡。

不少過往對政事沉默的人對佔領運動表態,價值觀上的分歧突然曝光,傳媒一度報導,社交網站出現「unfriend潮」。香港教育學院亞洲及政策研究學系今日公佈的一項調查卻發現,一成半的受訪者承認,佔領示威發生以來,因為政見不同,與朋友和經常接觸的人疏遠,或者覺得對方不喜歡自己。同時有約六成半受訪者不認為因政見影響與家人和朋友的關係。30歲以下年齡群組的受訪者中,更有八成認同這種說法。負責調查的講師章力行認為,調查結果反映社會撕裂沒有傳媒形容的嚴重。

所謂社會「撕裂」,或者是擁有話語權的媒體所描繪而成的。肯定的是,佔領運動在本來「民主派」、「建制派」兩派陣營的內外政治分裂上加上「黃絲帶」、「藍絲帶」的政治對立。

詞神林夕似是對如此二元對立有所反思,與王菀之通電話,聽過王菀之訴心聲後,交出〈我們他們〉的歌詞。如王菀之自己形容,在王菀之「2014的壓軸」〈我們他們〉「神賜的」鋼琴旋律上,填上了「大智慧」:

@王菀之Ivana: 2014的壓軸(我的世界裡[得意地笑]) – <我們他們>, 神𧶽的旋律, 林夕老師的大智慧, Alex Fung的魔法, Rachmaniov的靈魂, 加上與@macbingwing何丙 鋼琴六手聯彈, 唔係講笑, 自己都勁鐘意[转发] //@AlexFung馮翰銘:2014年作品不多,和菀之和林夕的新作品是唯一一首令我引以為傲,震撼心境的靈魂之旅

生活中,我們很多時會有身份上的區分。我們對於自身有優越感,他們就是外人。

有時候,我們各自都主觀地看到圖像的一半──沙鷗見到天色,蝙蝠記得山影;朝花感激春光,丹楓惋惜秋水;知道紙鶴正寄居於天空,卻未知子彈葬身火海的事實。

佔領運動期間,又有一些中間派,對兩派冷嘲熱諷。林夕〈我們他們〉的歌詞以此作結:

「灰色怎麼將黑白審判/中間怎麼將左右批判」
「誰是我們 何謂他們 誰在叩門 誰願應門」

無權力者不斷分裂,有政治權力的又可有主動解決當前問題?

林鄭司長口裡又再次重申,特區政府與學聯的「溝通大門常開」,但身體永遠是最誠實的,未見政府有進一步安排真誠溝通之意。門外有人不斷叩門,又有誰真心願意應門?

潘源良明白沉默有多恐怖,已經造就政府任意演繹,得出所謂「主流意見」。潘源良〈一千個假想結局〉的歌詞開首就談到:

「沉默有多恐怖/從未這麼感覺到
埋沒我的想法/維護你基本態度
難道我不知道/無論我怎麼勸告
仍是這麼苦惱/仍沒法消解憤怒」

 

9月28日下午,在一輪胡椒噴霧之後,警方發射第一枚催淚彈,前後共八十七枚。此後,開始有人擔心六四事件在香港重演。不論左中右均有人呼籲示威者撤離佔領區。潘源良如此記下了這種心情:

「一千個假想結局/怎可預告
願逃入夢境/錯或會變好/醒了是新的清早
一千個假想結局/不可預告
但長夜漸深/要睡卻太早/心跳像一把尖刀
我未能逃/只好醉倒/怎麼算好/心鎮了霧」

 

至於分裂如何化解,事情結局如何,浪子詞人就有一千個假想結局。

「怎可制止/結局來到/各走各路
可否最終/抹掉煩惱/我在祈禱

一千個假想結局/怎可預告
願逃入夢境/錯或會變好/醒了是新的清早
一千個假想結局/不可預告
讓無盡幻想/帶著我迷路/當眼淚失去用途
愛恨難逃/酒醒太早/怎麼算好/此刻這步」

說到底,有沒有終點,誰能知道?在這塵世的無間道。

王菀之 – 我們他們
歌詞

(Inspired by n dedicated to maestro Rachmaninov on his masterpiece – Piano Concerto No. 3)

作曲:王菀之
填詞:林夕
編曲:馮翰銘
監製:馮翰銘

沙鷗見到天色上一半 蝙蝠記得山影下一半

身影對於身軀亦不滿 光影怎麼區分另一半
誰是我們 何謂他們

即使睜開了眼睛 凝望那個月亮得一半
偏差 先不管 一起欣賞過月滿
可否將感覺交換 假設彼此處境要調換

朝花感激春光上一半 丹楓惋惜秋水下一半
回望我們 明白他們 誰是我們 誰在叩門

即使睜開了眼睛 凝望那個月亮得一半
偏差 先不管 一起欣賞過月滿
可否將感覺交換 假設彼此處境要調換

紙鶴寄居天空上一半 子彈葬身火海下一半
明白我們 回望他們

灰色怎麼將黑白審判 中間怎麼將左右批判
誰是我們 何謂他們 誰在叩門 誰願應門

 

吳雨霏 – 一千個假想結局
歌詞

作曲:Curtis Richardson / Kelvin Avon / Jun Kung / Sandy Lam
填詞:潘源良
編曲:Kelvin Avon / Jun Kung
監製:Kelvin Avon / Jun Kung @MoFo / Sandy Lam

沉默有多恐怖 從未這麼感覺到
埋沒我的想法 維護你基本態度
難道我不知道 無論我怎麼勸告
仍是這麼苦惱 仍沒法消解憤怒

想放聲一哭 願重拾舊好
或向你洩憤 咒罵化作擁抱
想太多東西 但為什麼都不好

一千個假想結局 怎可預告
願逃入夢境 錯或會變好 醒了是新的清早
一千個假想結局 不可預告
但長夜漸深 要睡卻太早 心跳像一把尖刀
我未能逃 心鎖了霧

懷念最初一切 期待要牽手到老
無論你多失意 無論你心高氣傲

想遠走高飛 別人做候補
或對你妥協 再莫向你傾訴
想太多東西 但為什麼都不好

一千個假想結局 怎可預告
願逃入夢境 錯或會變好 醒了是新的清早
一千個假想結局 不可預告
但長夜漸深 要睡卻太早 心跳像一把尖刀
我未能逃 只好醉倒 怎麼算好 心鎖了霧

怎可制止 結局來到 各走各路
可否最終 抹掉煩惱 我在祈禱

一千個假想結局 怎可預告
願逃入夢境 錯或會變好 醒了是新的清早
一千個假想結局 不可預告
讓無盡幻想 帶著我迷路 當眼淚失去用途
愛恨難逃 酒醒太早 怎麼算好 此刻這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