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來了 | 半日仙

老師自小就教導我們要是就說是,非就說非;到了中學,不論文科理科,都強調要尊重事實。<<狼來了>>的故事相信大家都已經聽過,太概是告誡人不要說謊。然而長大後,狼來了這個故事被權術大師包裝成什麼謊言不怕說,只不過要醒目,下次找另一個藉口便可。

誠實已經變成了童年的代名詞,跟遊戲王,百變小櫻和寵物小精靈沒兩樣的。當我們長大之後,誠實變成了笨實,就好似天真無邪的阿嬌,一夜間變成了陳先生的玩伴。“我的偶像”由誠實的華盛頓變成了奸雄的曹操.左一句「人不為己,天諸地滅」,右一句「我欺騙佢都係唔想傷害佢」,大義凜然,彷彿把世事通通看透。

「prof上一堂無派notes」-係有,不過我無義務幫你keep喎

「幾時present,唔知道,我上堂都差唔多瞓著」-我知道,不過我係你秘書咩

公然地說謊,嘴角上尚有一絲的顫動,要找些堂而皇之的理由來支持自己。可是世事沒有這麼簡單,黑白中間還有灰。就好似在國教問題上,在撤同唔撤之間有很大的空間。

A:點解你成日同佢whatsapp?

B:普通朋友,好正常

A:點解你成日like佢ig?

B:咁啱見到,幾得意,咪like,好正常

A:點解你成日snapchat佢?

B;friend je,你係咪唔信我先

黑白之間可以是善意的 white lie,可以是變奏的前夕,也可以只是多疑。最後無論結果如何,都不要追問,因為每每在玩火走線的一剎,他真的不知道結果會是怎樣。然而當她決定要走的時候,他也不要用上「我都估唔到」或「我都唔想」作為抗辯理由。這裡不需要法官,兩個人一旦失去互信,是怎樣也追不回來,那條裂痕是不能磨平的。不論情侶,朋友,兄弟,姊妹,每一種關係都是建基於互信。你可以自圓其說,以偏概全,搬弄是非,但到最後都不過像個瘋子般自言自語。要建立互信需要很多的心機和時間,然而要摧毀,只需要一兩個大話。

無錯,很多時候謊言是可以解決即時的煩惱,鑽空子,走捷徑往往被人認為是醒目的行為。牧羊人在第一,二次成功欺騙村民時,都覺得自己聰明伶俐。不過他的故事最終還是悲劇收埸。在虞爾我詐的世界中,不仿留一點真給自己。

 

image source: http://intra.tpml.edu.tw/gb/2005048A/239811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