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你會看幾十次賭神系列而只會看一次賭城風雲系列?

王晶導演的新片《賭城風雲3》於農曆新年檔期上畫,周潤發再次飾演高進一角加上賭俠劉德華回歸,陣容本應令人期待。但適逢導演王晶在近年對香港以及中國的政治環境作出的點評令香港市民尤其年輕人不滿,在香港抵制王晶新片的運動搞得如火如茶,香港票房稍見隱憂。王晶對此抵制看起來不以為然,並稱香港票房為大陸的二十五分之一。

 

但即使合拍片賭城風雲系列票房成績遠遠超過賭神首兩集,賭城風雲系列也只是商品,而賭神首兩集成為經典。同為周潤發為主角、王晶編導,為何有差異呢?

 

第一,主題有異。賭神首兩集著重復仇為主線,而賭城風雲首兩集。賭神第一二集推出時正值過渡期,香港人對於前景沒有什麼清晰的看法。在第一集賭神高進受重傷失憶後被小混混刀仔收留,刀仔意外發現高進的賭博天份,從而得到一筆橫財,就似香港人在前景不明朗的情況下有神仙打救似的,符合香港人的期望。其後高進與新加坡賭王陳金城對賭後更收刀仔為徒,共闖拉斯維加斯,一起風流快活,避開現實的陰暗面。

 

而賭城風雲系列周潤發飾演的石一堅依舊是賭術高手,但劇本只是另外創造一個與跨國犯罪集團對抗的時空,和大中華地區的社會環境關聯不大,固只能當一般娛樂片看待。賭城風雲系列雖有王晶賭片固有挑戰大反派復仇的大橋段,但與過往賭博正劇相比,喜劇成份明顯多了。王晶解釋為八九十年代華人社會的賭業給人的印象是和江湖人士有關,而在現今社會華人社會的賭場從純賭博場所演變為休閒娛樂聖地,賭片只著重犯罪復仇賭博大賽等題材也不合時宜,為了市場期望只好轉為偶有賭博場面點綴的家庭式娛樂片。因此賭城風雲系列少了復仇橋段固有的悲劇成份,也少了導演電影偶爾出現的成人笑料,反而為大中華市場加重了動作場面和多了以動作令人發笑的場面,和以往香港電影著重對白惹人發笑的方式不同。這是第一個不同之處。

 

第二,上映檔期限制題材。賭神首兩集於聖誕節期間上映,而賭城風雲則於農曆新年上映。農曆新年觀眾期待的是家庭式喜劇多於復仇劇情片,因此賭城風雲系列即使有打鬥場面也相對不血腥,以感官刺激為主。以往的王晶式賭博正劇包括賭神首兩集均以賭博為報仇手段,賭桌上兩家賭身家甚至生命,紙牌上的點數決定一生的成敗,絕沒有翻身之處。如此沉重的題材是不合適在農曆新年上映的。王晶自身執導的人物傳記片《賭城大亨之新哥傳奇》的結局是以秦沛飾演的大反派王昌眾叛親離,殺父母而最後落得神經病的下場。此片於1992年農曆新年檔期上映,票房卻不過二千萬港幣。賭城風雲系列雖有爆破武打,但只為調節劇情節奏和視覺效果。以賭城風雲第一集為例,解決大反派的方法就是以武力為主,連發哥也以飛金屬啤牌殺死大反派,賭局只淪為次要的衝突場面,甚至成為笑料,例如叫杜汶澤飾演的牛必勝假扮美斯一場假的足球賽引對手入騙局。映期限制了賭城風雲系列的悲劇成份,純為針對華人社會新年氣氛商業計算。

 

第三,人物描寫出了問題。香港賀歲片一般來說都只是群星賀歲喜劇,礙於票房壓力,為求保險大多都是複製演員的過往印象,甚少設計新印象。以賭城風雲第一集為例,杜汶澤飾演的牛必勝就複製過往王晶電影張家輝扮演的化骨龍,而周潤發飾演的石一堅的喜劇演出則承襲九十年代的喜劇形象,商業計算來說無可厚非,但人物描寫就顯然不給賭神系列的高進立體。高進縱使智力超人,但也保護不了身邊的女人。而石一堅礙於賀歲檔期的關係,未能在悲的處理方面有很大的發揮,只可以做個風趣而不失魅力的退休賭場保安主任。表面上兩個系列均為賭片,但性質有異,賭神首兩集始終為正劇而賭城風雲系列為喜劇,但由於悲劇和喜劇成份在賭神系列比例上比較均勻,令角色發揮的層面較廣,因此角色描寫而言賭神首兩集更為出色。
總括而言,賭城風雲系列是套以賭博作為背景的喜劇片,而賭神系列是以賭博為手段的劇情片。目的不同,效果有異,實屬正常。

About 黎浚銘
深信「鍵盤在手,天下我有。」。但願好好做人,不致做阿貓阿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