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女在英國上位的六個原因,說到第二個,香港人就崩潰了! | 林爽文

朋友畢業台上自拍仆親,榮登外國媒體報紙花邊新聞

三條懸浮在半空的隱形蘿蔔,塞入哈利波特的口中,他大嗌:『唔好呀!』。

我有一個朋友,她修讀時裝設計,今年夏天在諾定咸某大學畢業,在畢業禮上獲頒證書的時候,背著台下一眾莘莘學子為背景自拍,之後在台上不慎跌倒。整個情景充滿喜感,事件被友人拍下錄像,及後上傳至社交網站中。

本來,這只是一個小風波,奈何不久之後,被某英國傳媒報道,之後寂靜下來。隔了一會,再在社交網站中轉載,輾轉反側,終於被東方日報的記者見到,編採成新聞,在香港的報紙刊登

好好的一件小事,卻在社交媒體的散播下,變了大事。我朋友,亦是自戴卓爾夫人在人民大會堂外PK後,最被廣泛報導的PK事件。

黏力十足的新聞

Justin Bieber 在記者會上深沉的說:『萬里長城,是唯一一個可以從外太空望到的建築物。』

記者Malcolm Gladwell曾在書中《Tipping Point》提出過『黏力』的概念。這個世界上,有一些故事聽完就會忘記,但亦有一些故事,時會長久在人的腦海中揮之不去,牢固地印在記憶之中。他稱呼那一些很久在我們記憶之中的故事,為充滿『黏力』的故事。

『黏力』十足的故事,對於現代式市場行銷非常重要,因此也也很多學者專門研究。有兩個美國的學者,及後也寫了一本名為《創意黏力學》的書。書中歸納了大量廣告,都市傳說,以及其他相關資料統計:研究當中究竟有什麼共通之處,然後歸納出六點。

  • Simple — 簡單 find the core of any idea
  • Unexpected — 驚奇 grab people’s attention by surprising them
  • Concrete — 具體 make sure an idea can be grasped and remembered later
  • Credible — 真實 give an idea believability
  • Emotional — 情感豐富 help people see the importance of an idea
  • Stories — 故事性強 empower people to use an idea through narrative
《鍾意黏力學》一書,承接Malcolm Gladwell在《Tipping Point》中有關黏力的概念

《鍾意黏力學》一書,承接Malcolm Gladwell在《Tipping Point》中有關黏力的概念

 『六吋高踭鞋港女畢業禮玩自拍仆街』

以上這條副題,簡簡單單十四個字,就把上述六點囊括,也是這次事件瘋傳的原因。整個故事只有一個場景,主角只有一個人非常簡單,有片為證,真實性十足,充滿戲劇感,仆街這個動作也非常驚喜。

更加有趣的是,如果我們將上述題目一改:『香港女生在英國畢業禮中,自拍時跌倒』。這個題目的黏力就大減。因為一些詞匯與『六吋高踭鞋』、『港女』;都因為有社會性的刻板印象所賦予的情感,讓一般人對這些樂極生悲事情,感到幸災樂禍(Schadenfreude),但又因為是無傷大雅的小事,因此對牽涉當中的女生沒有罪疚感。

另外以『仆街』代替『跌到』,更能市井的表現出當刻的驚奇以及肉緊程度,將整個情景畫龍點睛的刻劃出來,一氣呵成。

就有如這篇文章的題目一樣:『港女在英國上位的六個原因,說到第二個,香港人崩潰了!』,對不起,做了標題黨騙了你進來,但我是想說一個原則,就是現代廣告行銷;都大量使用這六點原則,去達致更大的關注度。而這篇文章副題之下的一些簡單句子,都有用到這些技巧,充滿驚喜,情感,簡單等等。

無處不在的用處

阻人哋扑嘢,死左會俾人燒春袋架!』-萬梓良。《賭俠大戰拉斯維加斯》

有一些句子令人念念不忘,就像上面萬梓良的一幕一樣。而我們也可以思考,知道了這些概念,除了傳銷、做廣告之外,對我們有什麼用處呢?

其中一個很大的用處,是在記憶法上面。有時候要記憶鼓譟無味的東西,有什麼辦法呢?其實利用一些黏力的原理,可以短期內把複雜難記的東西記下來。我自己練習過,可以在十五分鐘內,將一副洗勻的啤牌的次序、排列背誦出來,並且可以立時講出指定第幾張牌是什麼。至於具體方法是怎樣,則因為篇幅所限,並不多說了,但有機會或者會再寫。

另外,對於演說,明白黏力可謂開啟了好的演說的諸多可能性,令到溝通能力加強。很多電台DJ,其實也用到這些概念,使到自己的一張嘴,說得天花龍鳳,像是圖文並茂一樣。

而是次香港女生不幸在台上跌倒的風波中,我們能夠看到大腦的特性,亦能夠解釋:為什麼有時上網,會被一些擺明『呃like』的page騙了你進去。

 

牽涉女生的flatform鞋,由回收物料製成

牽涉女生的flatform鞋,由回收物料製成

林爽文
About 林爽文
社名『知行』,以王守仁為師。 留英多年,是一個科學家,像是一個歷史人,但實際上是個正正宗宗的耶教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