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係英國?快啲掘你個後花園,有寶! | 林爽文

英國的《後花園考古》(Backyard Archaeology)運動

香港沙中線沿線發現宋井,網民與港鐵爭持,究竟是原址保育,還是送往博物館?

我無意就這一個特例而言,我反而想說說人在英國的一個事實:你掘你個後花園,你好大機會會掘到古代文物,我是認真的

英國人保育的態度

撇開英國近年的考古技術探究,新的考古發現,與及保育政策不論;要了解英國的考古界實況,往往應該著眼於一些日常所見的東西。與其講政策,更重要的,是有沒有一群穩當的參與者與發燒友,長期承托這一個題目。關於英國的考古的發展,有幾個方面可以見微知著:

  1. 出版刊物:英國所出版的刊物,可謂五花八門,而以歷史考古為題材的雜誌,更是不勝枚數。我約略查了一查,已出版媒體而言,英國起碼有四十多本普及雜誌,是與考古學有關的。
  2. 本地業餘歷史學家:除了是考古刊物之外,英國的特色,是星羅棋布的Local Historian。他們對當地的考古發現,有著深厚的認識。你去到每一個地方,哪怕是一條只有千許人居住的村落也可,總會有一個業餘專門研究當地歷史的英國歷史宅男伯伯。這些業餘歷史學家,有的是知識和口水,如果你是有誠意的,他會大為願意帶你參觀並講解掌故,或者協助您查考一些歷史問題。

所以說,英國的『考古』,其實不是一項個別人士的興趣這麼簡單,而是與民間緊扣的題目。如果沒有穩當的歷史刊物訂閱者,就不會有這麼多刊物。沒有這些業餘的歷史學家,歷史就不會滲入至英國的每一條村落中,與公民社會融和。

話雖如此,英國現在仍然面臨考古愛好者老年化的跡象。你從雜誌的讀者群,就可以了解到開始有一點暮氣。但我發覺英國人其實是包裝傳銷的天才,因為現在英國考古學界,正醞釀出一個老少咸宜的活動,甚至連小孩子非常樂意參與,就是『後花園考古』。

後花園考古

英國幾百年來,居民都聚集在同一些的村落,在同一個公所之中活動。這些村落和公所的設計,當然有改動,但實質地址,是沒有太大的改動。

而人類最大的遺跡,其實不是什麼宏偉的教堂城堡,而是凡夫走卒日常生活的痕跡,也就是大批大批的家居日常用品(和垃圾),其實是隨著時間長埋在地底之中,幾百年來無人問津。如果你留心點,到處都是,基本上你拿個鏟子在一般的英國家居後花園向下掘,總會掘到一些東西。

當然了,金牌,寶劍;這些是不會找到的。但一般的陶瓷碎片,煙斗,魚骨,工具等等;其實很常見。而每年,英國考古學會,都會開辦課程教導家庭,如何在自己的後花園中探索,整理,編號物品等等

這些都是生活中對歷史和考古的態度,與其說這是學理上的考古,倒不如說是對所在地文化的關懷和教育。

我遇過一些參與其事的英國學童,他們都興高采烈的給我看他們在後花園找到的『寶物』,並且向我講解,這是什麼什麼時代的,是喬治二世時候製造的陶器煙頭,這是在同一個深度掘到的魚骨云云;並講述同時代的人的生活怎樣,英國當時又怎樣怎樣。

我看到的,不是在書本上讀到的那一種非常『沉重』的考古,而是一個能夠參與,認識,探究自己國族文化的小孩子。

香港的文化情感

香港當然沒有英國的考古條件,但事不同而理同。香港現在正在思索自己城市的定位,當然要認清自己的歷史和獨有的文化歷史觀。英國這一種蓬勃的考古文化,或不可硬搬,但我們亦是時候檢討香港的本土歷史。

香港的歷史教育,撇除中國歷史不論,可能要探討一些更與我們相近的東西:『如果我在西九龍向下掘,會掘到什麼?』

是咸豐年的銀幣,明朝的瓦器,還是宋朝的磚頭?

那一刻,我找回了我充滿期盼的童年。我想起:我的家在香港。

想想吧。

香港需要文化政策。而我們對香港的情感,除了有高樓大廈,還應該有更索源根本的情懷。

 

 

林爽文
About 林爽文
社名『知行』,以王守仁為師。 留英多年,是一個科學家,像是一個歷史人,但實際上是個正正宗宗的耶教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