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派的前衛,與泛民之守舊

ded52332b3b0ebce53d393972646d3d5

 

過去30年,泛民主派作為爭取民主的中流砥柱, 一直以和理非非的手段向中央政府爭取民主,但是直到今天仍然一籌莫展。直至2010年,民主黨走進中聯辦進行密室談判後, 加上泛民政黨三番四次為新移民爭取權益,忽視真正香港人的要求,令到本土派成勢崛起。 近年本土派逐漸走入主流, 更因近日本土民主前線的梁天琦和香港民族黨的陳浩天因提及港獨而被禁止參選立法會而聲名大噪。 前陣子他們所舉行的集會提出八項主要要點, 和不要因教條主義而限制抗爭的手法等相對前衛的主張, 更顯泛民過去三十年的裹足不。即使明天就馬上有符合普世標準的民主, 泛民因欠缺執政能力, 市民亦未必視他們為首選。
梁天琦所提及的不要因教條主義而限制抗爭的手法, 是指本土派並不單純靠激進或暴力的手法, 從而增取 香港獨立等主張。和平理性的集會亦是其中一種可行的手法,這點已經比主張和理非非的泛民進步百倍以上。2014年的雨傘革命可以說是歷來最大型的和理非非式集會,筆者並非要在此否定各位參與者在928當天面對催淚彈或其後三番四次警方清場與親中團體的暴力行為。然而,在所謂的佔領期間大部分時間都是處於和平的狀態下。曾有參與者試圖衝擊在金紫荊廣場的升旗禮或政府主要建築物,但不是比泛民政黨人士所擋下,就是被 “篤灰”。 每次民情高漲的時候,總有泛民政要走出來,遏止民眾,並說什麼和平就是我們最大的武器。但是,當一種策略使用了將近三十年,仍然沒有效果,為何要因此限制自己的手段呢? 與外國相比, 梁天琦所提出的其實並不算什麼新穎手法,但是在香港,這已經稱得上大幅度的進步。

10675654_659171284199578_650761549291493305_n
另外,陳浩天所提出的滲透政府各部門和警隊並非不可行。事實上, 在中外的歷史上, 大部分的政變或革命取得成功, 都因當權者失去民心之餘, 亦有賴官員 倒戈相向。辛亥革命中, 孫中山亦以大總統之位,作為交換原效忠清廷的袁世凱的支持, 成功迫使隆裕皇太后和溥儀退位, 真正推翻清廷,結束二千多年的帝制。有人或會提出, 此等概念難以真正實行。始終要進入政府,擔任首長級官員或警隊督察等指揮官職位並非易事。而且,亦難以確保他們進入政府後會否願意真心協助本土派, 或是會變成真正效忠政府, 置本土派於不顧, 甚至成為反間諜,令本土派危在旦夕。無可否認,此計劃有一定的風險。可是,任何形式的革命都必定有其危險之處, “有危就有機” , 既然集會示威要叫口號並不能帶來什麼成效之時, 何以不嘗試一下另一種方法, 總好過坐以待斃。
梁陳所提出的最重要一點, 就是要預備隨時執政。這一點,泛民主派竟然在過去30年沒有人提出過。中央及特區政府一直視泛民為反對派, 然而泛民除了在某些重要時刻反對政府之外, 根本未有做足反對派應有的責任。以英國為例, 當保守黨執政的時候, 在野的工黨就會組成影子政府, 就保守黨所提出的各項公共政策作出研究, 並由相對職位的議員負責在議會中提出各項訴求。例如: 保守黨的財相提出本年度要增加稅率, 而工黨是反對的;那麼, 他們的影子財相就會在議會中提出反對的理據, 並試圖爭取保守黨撤回方案或某些保守黨議員倒戈,阻止議案通過。香港的泛民主派既沒有組織影子政府, 更在各項民生議題上難以達成一致的立場, 經常出現某些泛民黨派, 如民主黨支持政府的方案, 公民黨則未有一致立場,任由該黨議員自由投票 , 與英國議會的狀況大相逕庭。由此可見, 泛民並沒有確切地連成一線, 更沒有執政的打算。

20160626_shadow 6abbccdc-b062-4f23-93c8-63d65b604508_jqBVgTclWZbPxLqSvfRX3JJVCXLJ3wrQSXfaHKo63II
假設有一天香港成為一個獨立的國家, 或中央政府終於願意撤回831決定並實行真正的普選。那時候, 任何有意參選特首的人士, 都會明白到一但他們當選就需要向選民負責。因此, 他們不能太過偏袒於社會上任一階層, 更不能太過親建制、親中等, 因為此等行為會令候選人失去主流選民的支持, 難以當選。在此前設下, 各位讀者不論是什麼政見, 都可以撫心自問, 你們心目中的特首會是從哪裏出來的呢? 是一位曾任公務員, 在政府中曾任要職, 有多年公共行政經驗之人? 或是一位在泛民政黨中, 最多只曾擔任立法會議員, 毫無公共行政經驗的政治明星? 我相信各位已經心裏有數。即使諸位讀者極度抗拒曾任公務員的人士或任何有建制背景的人擔任民選特首, 但你們又仔細想一想, 即使泛民的重量級人物, 如李柱銘、梁家傑、余若薇等人獲選為特首, 他們又是否有足夠的人才、團隊去為他們擔任三司十三局等主要職位呢? 泛民就連一個影子政府都未曾組成過, 如何令市民相信他們有足夠的人才去執政呢?

703011702051366-600x400
梁陳他們兩人的主張是有實際成效, 或只是流於表面的口號仍然有待觀察, 但至少他們願意提出一些新的方向, 利用新的方法, 嘗試達到目的。正如筆者前文所述, 泛民的固步自封, 不思進取是令他們失去年青一代支持的主要原因。本土派的進取、破格、新穎, 更突顯出泛民的老人政治問題。戀棧權位, 隨便叫一兩句口號就當爭取了民主, 內訌不斷而未有互相在選舉中協調, 及未能在議會中真正的連成一線都是老問題。難怪他們只懂在選舉的初、中、後期均大叫告急, 但求保住自己的一席, 並沒有長遠的打算。 當新崛起的本土派逐步成為主流, 愈見出色之時, 實在難以再叫人支持泛民。

下載

祁香天
About 祁香天
負笈英國數年,臨近畢業,忽然才思敏捷,遂大膽提筆獻醜,還望看官請別見笑。 筆名是有意思,若果閣下猜到,或你我可成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