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偷走了香港?| 呂衍瑩

女生 Facebook 文章配圖
記得在美國上的第一堂政治課,Professor問:What makes America America?

真正令美國「很美國」的,不在於你是不是白人(native Americans其實也不是白人),有沒有賺很多錢。真正的美國人是defined by values,一堆有共同信念的人走在一起打拼一個land of freedom and opportunities。

放諸香港,what makes Hong Kong Hong Kong?

嗯,獅子山下精神算不算?今期網上紅人Betty的故事算不算?千里尋親偷渡到港 、沒有身分證不能上學要流連圖書館、身體虛弱更要流連醫院、一波三折最後考上港大醫學院。Betty人生的上半場本應can’t be more dramatic了。但更dramatic的是,這個根本是另一個活生生的獅子山下寫照,卻被部分網民圍剿,說她是個竊匪,一切得來的都是賊贓,不值得同 情,更不值得尊敬。

有人會說,你有夢想唔係大哂,你有夢想都唔等於可以犯法。然而,非法不非法這個問題十分有趣。 Betty的爸爸是香港人,而媽媽和姊姊都能從合法途徑到香港定居,為什麼她不也從合法途徑來港而要選擇偷渡呢?更有趣的是,我公公婆婆那一代也是游水偷 渡到香港的,technically speaking,如果我公公婆婆是賊,那我算不算是賊贓?唱《獅子山下》的羅文其實也是非法留港的(根據維基百科,當年羅文申請入港的理由是家人有重 病,所以拿雙程證去香港買藥, 但到港後並沒有依期離開 )那《獅子山下》算不算是賊贓?駛唔駛報警?

更更有趣的是,香港貴為國際大都市,思維甚至行為上卻極度排外。本身明明是個移民之都,整座城市都是「賊」打造成的,卻捉賊喊賊,將所有新移民妖魔化為搶 資源,搶學位的蝗蟲。一個來到香港好食懶非靠政府養既又係蝗蟲,一個靠努力實幹考上港大醫學院的人又係蝗蟲。咁究竟咩先唔係蝗蟲?我睇唔清,望唔透。

而若然各大大要將Betty道德審判,認為她只是存心呃like博上位的attention seeker的話,我懇請法官大人把那些三日唔埋兩日就在Facebook袒胸露臂的Jessica, Mary和Sophie也一同處死吧。

民眾過份情緒化只會令社會討論失去聚焦,甚至訴諸民粹。我從來都沒有覺得過香港是個有很多愛的地方,但亦沒有想過它會變成一個有很多恨的地方。如果 Betty說的「心態改變命運」是真的話,那恐怕就算共產黨不用坦克車把香港人鏟除,我們的燥動和仇恨遲早也會將這個城市徹底收皮。成條街都是自由行同水 貨客你會住唔落,難道充斥著無情冷漠的香港你就住得落?

當我們的胸襟變得地鐵車廂一樣狹窄,當中港矛盾已經把我們最基本的包容理性都一併燒得一乾二淨,「既是同舟在獅子山下且共濟  拋棄區分求共對」就算不是賊贓,亦只是空話。

香港人今時今日的極端排外(to be concrete是排中)思維,是源於面對著中共政權的步步進迫、特區政府的無能而治之下而生的恐懼和矛盾。一方面我們不滿現狀,另一方面又不想付出改變 現狀的代價,因此情理失守,把真正「逄中必反」的劇本比起台灣的同胞更演得活靈活現。既然打不到大佬(共產黨),唯有把怨恨和無力感發洩在其他更就手的目 標上,Betty只是被恐共仇共情緒掃射的又一例子罷了。

然而,在讀Betty的奮鬥故事時,我覺得她其實非常「香港人」。看她如何把在入境處的遭遇描繪成「精神搏鬥」,如何認為所有執法人員都是阻她尋夢的「壞 人」,最後還很有型地向香港政府拋下一句Holy Shit。看她中英潮文夾雜的字裡行間同時流露著同一種香港式的非我即敵心態,我就知道她要溶掉於香港這個melting pot絕非她想像中那般難。But again, 當社會愈來愈多這種香港式仇恨,呢個亦都唔再係我熟悉既香港。Holy Shit.

要是我公公婆婆偷了一個逃離大陸的機會和自由,Betty偷了與家人的重聚和HKU的學位,那又是誰偷走了香港人的純潔、香港人的同理心、香港人的同舟共濟?究竟誰才是賊?

P.S. 其實,我很高興知道香港大學破格取錄了Betty (年前港大亦曾破例取錄一位患有癌症但沒有A Level成績的學生),從Betty文中亦感覺到HKU醫學院兜兜圈圈之中有多努力地想要留住這個「沒有身分的人」。證明這所最高學府亦非如外間所想的 那般沒有人情味,即使它一而再地把我拒諸門外(笑)。

 

( 作者簡介:就讀中大政治及行政系。現於美國波士頓當飄流生。)

 

原文來自: http://thehousenews.com/politics/%E6%98%AF%E8%AA%B0%E5%81%B7%E8%B5%B0%E4%BA%86%E9%A6%99%E6%B8%A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