抄襲不是問題,抄得差才是問題

今年為復旦大學成立一百一十周年,實在可喜。但校慶宣傳片被指抄襲東京大學<To my light>一年前的宣傳片<Explorer>,惹來抄襲爭議。不少復旦校友在校方的官方微博留言,說母校的宣傳片假若真是抄襲的話實屬不可原諒。其中有位復旦哲學系畢業生就說看完母校的宣傳片感到無地自容,要求校方解釋。

 

都什麼時候了,即使抄襲日本,又如何?在這個國家是新聞嗎?日本自從甲午戰爭後成為中國現代化的模仿對象,中國老一輩的知識分子從日語譯本中吸收西方先進知識不在話下,大量抽象名詞如「共產主義」、「資本主義」等均直接從日語借過來,擴闊了現代中文的視野。就連中華人民共和國這七隻中文字中,「人民」和「共和國」五個字已經是從日本語來的借詞。只有「中華」兩字為中國文化版權所有。那是不是分佈於東至釣魚台西至西藏北至黑龍江南至南沙群島的中國人都要因感情受到傷害而同聲一哭,覺得這是國恥?本來中國好端端地清未民初大量精英到日本深造,有機會明白什麼叫做現代化,明白如何有尊嚴地面對西方的挑戰。後來五四事件共產主義傳入中國,不懂人性陰暗面的「知識分子」由抄日本字抄西歐美國的拉丁字母轉為抄蘇聯的西里爾字母,抄成了一本死亡筆記埋葬了中國,令中國的國力停滯不前,彷如「留班」。現在撥亂反正學習日本,即使是抄襲,有什麼問題?比起抄襲蘇聯,抄襲日本在品味上高尚得多了。

 

之前香港有立法會議員到日本食櫻花,在面書說為國爭光,遭香港黃絲帶網民的無情嘲笑。反而我覺得那位議員到日本尋根,飲水思源,,為他的祖國交學費。我覺得情操十分高尚,值得表揚,該來一個MBE,不,銅紫荊。

About 黎浚銘
深信「鍵盤在手,天下我有。」。但願好好做人,不致做阿貓阿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