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學

一個社會有沒有靈魂創意,不是只看有沒有什麼創新科技局,給幾十億美金做幾個「政績工程」激發的,而是看整個社會的風氣如何、價值觀如何。假若一個社會只追求找快錢鬥快上車的話,連安靜地坐在咖啡廳看一本聶魯達詩集的時間也沒有,更不消說如何誘發因休閒而得的創意。

其中一點就是,香港的大學的工程學科竟成為冷門學科。

環觀全世界,工程學系均為精英學科。工程學為國力之表現也,科學的精準、技術人員的手藝、財力是否充裕、創作主腦的創意、管理科學等均缺一不可。工程學院的課程要求嚴謹,除了理論課程,還有設計和實驗,沒有任何地方留給「差不多先生」。因為工程任何一環出錯的話,影響的不只是一兩個人而是整個城市的安危。一望課程清單,傅立葉分析(Fourier’s Analysis)、拉普拉斯變換(Laplace Transform)、系統自動化(Automation),全都是自然科學和數學的核心基礎,絕不容兒戲。學工程就要刻苦耐勞,老老實實做實驗寫報告做數學習題,學成之後還要做幾年見習工程師( Graduate Engineer) 方可取得牌照,成為註冊工程師,人工可能才與醫生的起薪點差不多。急功近利的人讀工程的話,只會埋怨為何課程沒有什麼即時的經濟效益,為什麼不能將大學學位到手之後就賺大錢飲紅酒而要在實驗室不見天日地研發新產品,之後還要給當護士的女友的母親問︰「工程師?直係起樓呀,好啊做地盤好人工呀,紮鐵都三萬。」,然後整頓飯大家都只是吃飯,盡歸沉默。

當一個社會只追求找快錢的時候,怎可以將心閒下一心一意做好一件事呢?連一個師奶跟住股票經紀入貨而賺到所謂第一桶金之際,工程學院在拜金的香港人眼中怎不能是木納的電車男收容所?任何的大成就都要建基於良好的基本功,例如做畫家就得學三年素描,打功夫就要紮馬三年。在一個炒炒賣賣的國際金融大廚房,人人都拿起飯碗「搵食」的時候,愈看愈似心靈的乞丐。

About 黎浚銘
深信「鍵盤在手,天下我有。」。但願好好做人,不致做阿貓阿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