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聖誕卡,只因特別的你

在物慾橫流的現代社會,能夠在這個時節收到一張實實在在的聖誕卡,總算是一份值得珍惜的幸福。雖然在現代都市裡有很多準時得如報時訊號的節日祝福,提醒氣候的更迗,但短訊終歸為鬧鐘的電子鈴聲,而聖誕卡才是侯鳥清唱的福音。而一張上款寫著someone special 的聖誕卡,意境則更高,可比商籟。情意不必言詮,界乎蒸氣的激情和冰塊的冷漠之間,是一杯暖水。

 

能夠受到寫著someone special的聖誕卡的女子是幸福的。在男子眼中你除了有美貌之外,還有一股教人不可侵犯的秀氣,生怕用了俗字便沾污了神聖,卻又怕寫得太隱晦教人不明白,someone special這字實在來得合時。比起中文肉麻的「特別的你」,用英文的確多了一份輕盈。聖誕卡上的圖畫有一男一女一起裝飾聖誕樹,隔壁的文字寫道「美晴你為人善良、善解人意、好動習於一身,你很特別,我們是好朋友!直到永遠!」講究文字的你見到集於一身寫為「習」於一身反而教人放心這張卡是親手寫的,而不是網上下載的產品。你笑了一笑,望著稚拙的文字,心已暖了一回了。

 

在十七八歲的年紀,當愛情還沒有經濟因素干預的時候,是如此的美好。當自以為人生最大的問題印在考卷上的時候,我們總期待著聖誕節的來臨;火雞、聖誕老人、馴鹿,所有東西如斯美好,怎休得安詳到老?今天縱然有個很能幹的丈夫,雖略嫌木納,但畢竟成熟理性值得信任,如一個避風港般抵擋著季節的變幻。在平淡的生活中,毫無驚喜可以解讀成在燈紅酒綠的世界中一份永恆的保障。但夜深時你睡不著看著丈夫用筆寫好財務報告時,你會想,同一枝原子筆,年輕寫的是愛情,中年寫的是世情,不禁有點感概,想起那個當年寫聖誕卡的男生。你想起床,親手寫張卡給他。
只不過再想一想,所有少年時的舊朋友的地址都因搬家弄失了,連回憶都是自己弄失了,也回不到過去了。此時丈夫別過臉來,說︰「怎麼了?你睡不著嗎?」。你點頭,其實活在現在都不錯,起碼我還是someone special。

About 黎浚銘
深信「鍵盤在手,天下我有。」。但願好好做人,不致做阿貓阿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