堵不如疏,但那一剎間,只能向黑警爆發

圖片來源:Reuters

有朋友問,為何要針對警察,把憤怒向警察爆發。

一個實際的問題,警察是將政府的高壓手段直接投射向市民的單位,而市民對政府積聚已久的怨氣,在那一殺間不向警察爆發根本沒有其它選擇。我們可以調轉思考一下,我們向警察爆發其實是較理性,也是較安全的。

警察自雨傘革命不斷濫用職權,這個已是向警察爆發的最好理由,至少這是合邏輯的。雨傘革命期間被黑警暴力對待的示威者和市民,他們作晚就是要找黑警算帳。

那為甚麼較安全? 其實試想想,若當日旺角的市民不是將積壓的憤怒向警察爆發,而是向店舖,街上的途人,甚至家人發洩,會有怎樣的後果? 屆時就不只是燒垃圾筒,掟磚頭那麼簡單。可能是由政見不同的家人引致的家庭暴力,焚燒店舖,四出搶掠,甚至是隨便在自己居住的社區裏襲擊一般執勤的警務人員,以上陳列的是比警民衝突更有機會造成人命傷亡的。

以上的分析亦帶我們去到下一個爭論點,我們為甚麼不可輕輕一句「譴責示威者暴力」。第一,示威者使用的武力根本不能與政權使用的暴力相提並論。市民使用的是肢體武力,政權用的是則是由共產黨賦予的公權力和透過傳媒對主流民意的控制權。即使是拿着磚頭,木板,市民依然是雞蛋的一方。有前線抗爭者因為受到警察的粗暴對待勇武還擊,即使不贊成,我們也不應譴責,我們反而需要體諒和向其他不理解的人解釋為何他們要這樣做: 就是當民怨未能透過合法的渠道去宣洩,甚至人民已透過佔領等大型群眾運動向政府施壓,而政府仍然漠視訴求,人民就會續步訴諸更激烈甚至武力的方式與政權抗衡。武力抗爭根本是唯一剩下的方法。

第二,就是剛才講過安全性的問題。受到一定程度控制的行動升級,即使出現像年初一的武力場面,其實也比行動不升級安全。當既有行動模式未能有效疏導民怨時,續步有序,有默契的行動升級其實為行動者提供了另一個行動選擇,能將潛在不受控制的行動例如焚燒店舖,四出搶掠,攻擊無辜途人等行為排除,以激進,但仍然受控的武力水平去呈現。當日旺角的警民衝突,市民之間已有默契,才能把武力限於針對警方,而排除上述情況。若行動一直不升級,而是待民怨再升溫而爆發的衝突,相信就不只是警民衝突那麼簡單了。

林浩德
About 林浩德
現於英國皇家哈洛威學院修讀傳媒、權力及公共事務碩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