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自由黨李梓敬慘被 KO-淺談退休保障

Source: https://www.facebook.com/hklsd?fref=photo

近來網上熱傳「唔係」由「西門」出黎就咁大既李梓敬被婆婆批評既短片(在此不傳);另一片段則以香港民主民生協進會何啟明「KO」李梓敬連鎖廣傳,下引原片。

兩人的發言大致概括了就全民退保兩派人士的論點以及論據,下文以此為引入點,淺談退休保障。我曾經在面書這樣回覆過這段影片轉載貼:「其實李梓敬講既唔係無道理。反而何啟明有啲捉錯用神;反駁絕對唔算有力,莫講話 KO。」下文是就這句留言的詳細闡釋,在該轉載貼亦已上載,以下為原文微改再傳。

李梓敬說全民退保係(不公平的)資源再分配,的確無錯。因為所有在職人士都要承擔退保供款,而非局限於高收入就業人仕;而受益的老人在全民退保亦無明確的資產/收入審查,確實會供養了不少退休後財政仍健全的人。究竟香港老人窮不窮,有人係較早前「世代論」的爭議中就提過香港的五十後正正是掌權,資金集中的年齡群。不是否認香港有貧窮老人,只是要問可否用其他政策應付呢?(例如近來新提出的扶貧政策)再者,香港人一向有「俾家用」的習慣,有子女的退休人士一向有「全民退保」。(這應該是李梓敬提及的自己父母自己養)

全民退保亦有相當部分由政府負擔,在財政上當然會造成結構性的巨額開支。加上香港人口老化,出生率低,供養比率亦相應下降;經濟增長則不過不失。雖然引美國、希臘例子是難免不貼切,他國的財政危機當然不單是退休金的難纏,是其一但不是唯一。然而,何啟明引德國、澳洲、紐西蘭的例子亦不見得聰明;德國乃歐洲廿一世紀工業領頭國,稅制亦跟香港截然不同(稅基較闊,稅階亦較累進),沒有財政危機不足為奇,亦不值得香港參考;而澳洲近年來則浮現財政危機,所以開始談論「未來基金」;紐西蘭現時情況我不太清楚,只知它的退休保障由1898開始,由稅收直接出納 (non-contributory),而非全民退保的半稅支「隨收隨支」(contributory pay as you go)。

何啟明提到有百分之五十領取綜援人士是長者,但諗深一層,這並不是有力的大部分長者是貧窮長者的証據。之所以領取綜援的大部分是長者,是由於在香港綜援的負面標籤相當高,很多人免得過都不會申請(極端情況是行乞都不申請,但暫且不要談極端)。是退休長者年過半百,明顯沒有收入才會申請,而對他們的負面標籤亦相對較低,如有的話。

何啟明駁自由黨人不贊成全民退保卻贊成強積金是邏輯不通,我反而聽得摸不著頭腦。退休保障的模式大致不外乎全民退保以及強積金;換言之不行全民退保就要行強積金。李梓敬是批評全民退保,但不是反對退休保障,邏輯何以不通?而且強積金是自己供養自己的退休生活,不存在資源再分配;順李梓敬的論調,支持強積金是常識吧。

何啟明唯一有力的論點就是稅制要改革,要體現能者多付的原則。但他這樣說是否表示他想提倡全民退保由稅收直接出納,而非半稅支「隨收隨支」?其實討論這個問題前要分清全民退保跟退休保障,退休保障無人會反對,而何以執行才是要討論;全民退保是其一,強積金是另一。我支持退休保障由稅收直接出納(如公共財政許可),亦希望香港改革稅制;但香港多年都以低稅建基,連增加丁點的經常性開支財爺曾俊華都捉緊基本法規定的20%閾值,要增加經常性開支都可謂遙遙無期,遑論稅改。

最後,現時的退休長者在他們的年代沒有強積金這回事,如果他們當年沒有長遠考慮到退休生活的問題,而又沒有子女供養,當然是燃眉之急。要解這燃眉之急其實應該用短期的舒困措施,例如上述的扶貧政策/生果金;而不是以長線治短線。

要採用「全民退保」,改革稅制、稅收全支才可以達致合情合理;而要採用強積金,亦要優化強積金制度;雷鼎鳴教授在2011年提過三個方針,我大致認同:以積金自由行引入競爭,減低(行政)收費;立法保證各種基金的資訊透明度,任何強積金基金爭取客戶時,必要提供該基金的行政費、市場中同類基金的平均行政費、該基金過去的表現(回報率及波動情況)及同類基金的平均表現等等相關數據;增加對強積金的教育,增值市民的投資知識,以提高強積金的平均回報率。前後兩者皆是可取之法門;以前者難而後者較易,並不一定要捨易取難,攀過高山自有美景;兩者如何取捨,香港人應要自決。(唉,不過前題仍是要先落實真普選,認真惱人。)

在此又引徐家健副教授的老師莫里根(Casey Mulligan)研究公共退休金制度多年總結出的「八大共識」:

(一)退休金制度鼓勵長者離開就業市場;退休金制度愈龐大,堅持工作的長者要付的隱性稅就愈高。

(二)縱使長者比年輕人富有,退休金制度把財富由年青一代,再分配到年老一代。

(三)退休前收入愈高,退休金額也就愈高;但退休金額跟個人資產無關。

(四)民主和獨裁國家的退休金制度類似。

(五)退休金的財政來源是工資稅。

(六)退休金多以年金發放,至受益人離世。

(七)政府在退休金制度擔當理財的角色。

(八)人口分布和個人退休金開支沒有一個穩定的因果關係。

我在此不是為李梓敬開解/辯護,只是他說的某程度是經濟學界的共識;他解得不清,在此補充一下。所以繼續叫他西門敬吧,我不介意。哈哈。

按:我以上引述的「全民退保」是根據2011年提出的「全民退保聯席方案」的認知,可能到今日有所修改;但是照兩人發表的言論,應該沒有重要修改。

再按:最近讀到英國工業革命史,英帝國二十世紀初的「自由福利改革」(改革派正是英國當年的自由黨,幾近諷刺,哈),在1908年英帝國參考1898年紐西蘭的例子,推行稅收全支的退休保障。初時估計退休保障每年只耗支當年的六百五十萬英鎊,最後清算要八百萬英鎊結帳。香港今日雖財政穩健,但要推行稅收全支的退休保障,都是要三思而後行。

Kelvin Kung
About Kelvin Kung
Kelvin graduated at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for an Economics degree; he went to the University of Manchester to do an exchange programme and study history. He was the chief editor of the school magazine in his secondary school in Tsuen Wan; interested in economics, politics, history, and world culture, he went on to start some blogs where he would write about travelling, anecdote, commentaries, and fact pieces. This is his personal blog: http://www.kelvin1992.blogspot.com And this is his recent work on general writing about Hong Kong: http://www.hongkongnowandthen.blogspo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