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啦不OK

據說在一切都講求速度而不太討論深度的香港來說,最令人尷尬的小事莫過於和半生不熟的朋友在卡啦OK房唱一首舊歌。

和剛剛新相識的朋友講了幾個在網絡流行已久的犬儒式笑話比如「男人很專一,二十歲的男人和八十歲的男人都只喜歡二十歲的女人。」而引發了社交式的笑聲之後,大家就很像人家出國留學將髮菜啊蠔豉啊向行李箱狂塞般把「飲歌」點到點唱機,直到唱到口吐白沬要call白車為止。而閣下如偷情般生怕被別人撞破,在一輪「狂風掃落葉」之後,默默地盯着螢光幕,在一大批不知名的歌手包圍之下,你終於找到譚詠麟的名字,點了首<愛的根源>。此刻你鬆一口氣,想點起一口煙。只可惜特區的高官沒有此等境界,硬生生要娛樂場所禁煙,你仿若有所失。不要緊啦,人生沒有完美的。

你朋友點的歌,全都是MK情歌,不是你要我分手就是我叫你早抖,仔細一嗅還有一陣奶路臣街的咖哩魚蛋味呢。聽過一大輪唱得如哮喘病發的歌聲之後,你聽到的對於你來說耳熟能詳的旋律,校長譚詠麟ALAN TAM返黎啦!你望着紅紅綠綠的歌詞,深呼吸後唱一聲「殞石旁的天際 是我的家園」,頓然覺得八十年代回來了。

好景不常,現實回歸,你朋友注意了你。

「嘩!唱埋晒D咁既歌,入左老人院咩!」、「校長咁後生,首歌幾多年前?」、「個MV舊到呢,重著埋D咁無taste既衫……」,你唱到一半,望望周圍,就裝裝樣子道︰「哇,下半part歌詞我唔記得左,都係唱其他歌先。」你慌忙拿着遙控換下首歌。下首歌原來是張敬軒的<青春常駐>。於是你朋友搖頭晃腦地跟着歌詞唱。唱畢,其中有位女生說︰「Hins唱得好好,I miss those old days of Hong Kong。歌詞令我想起舊時的香港。」

當這個社會講懷舊的時候,很多時候只是一個潮流。香港人只是應潮流說聲不用付出任何成本的懷念過去而搏得幾個like。守護集體回憶就似一蘭拉麵、葡撻一樣只是流行病,而不是信仰。

最後只剩下舊時香港味道的地方,會不會只剩下殞石旁的天際呢?

About 黎浚銘
深信「鍵盤在手,天下我有。」。但願好好做人,不致做阿貓阿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