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文萱-尋找獨特的《黑馬》

卓文萱 灼樂感 黑馬 專輯封面 (來源:卓文萱Genie facebook 專頁 卓文萱 灼樂感 專輯封面(來源:卓文萱Genie facebook 專頁)

喂喂,隨便哼唱兩句《Gangnam Style》吧!

或許你想不出超過一句歌詞,腦海不知不覺間卻已經哼起了一兩句旋律。

提提你,不常聽韓國Dance Pop的話,千萬不要播放以下MV,否則你將會被另一首韓國電子舞曲洗腦!特別是愛看韓劇《王牌大明星》(原譯:最佳李純信) 的台灣電視觀眾--因為這首曲成為了劇集的片頭曲,會播放至少五十次!

相信兩年後再叫你哼兩句《黑馬》,你不只哼得出來,還至少會唱得出一段歌詞。

接下來本文內還有另外一首,小心中毒!

集合神曲元素 且看是否神得起

《黑馬》由K-Pop改篇,KZ作曲,卓文萱主唱,神曲元素齊備--重節拍、旋律多次重覆,加上林夕簡單、容易入腦的歌詞,引領「耳蟲」卵脫殼而出。科學家透過功能性磁振造影掃瞄(fMRI)發現,當我們重溫聽過的歌曲時,大腦內的情緒中心--邊緣系統會變得活躍。而我們第一次聽到一首符合自己口味的歌曲時,邊緣系統當中的獎賞中樞區域--伏隔核會更為活躍。聽得越享受,伏隔核所產生的聯繫就會越強。如是者,你決心忘記,卻又記得起,想忘都忘不掉。

林夕去年年底出席一個講座時談到神曲(由1:09開始)。他認為大部份的神曲都不是作者創作時故意寫成的:「神曲之形成,並不在作者本人,而在乎後來群眾賦予祂的命運。因為很多神曲,在最初寫出來的時候,我很懷疑作者寫出來的時候,本意是沒有一個動機、或者打算、或是技巧,讓祂成為神曲的。」

不過大陸最新的神曲,筷子兄弟的《小蘋果》,就肯定是經過計算的一例。在網上發預告片及主題曲為電影宣傳,已經是電影公司慣用的互聯網營銷手法。據報這次推出電影《老男孩之猛龍過江》宣傳曲《小蘋果》MV 就計劃得很詳細,準備了34個不同的版本,再按大數據分析部處傳播地點。

詞神林夕當時也提及,自己希望嘗試寫一首神曲,想不到一年後這個願望經已有機會實現:「除了部份神曲的確太神了,或者表達得很潮流,否則的話,我也想試一試。以流行曲正常規格的話,我大概掌握到怎樣寫會比較容易流行,但所謂完美神曲呢,你叫我刻意去寫,我能模仿到譬如一些用字怎樣雷人,是很難的。這類現象、這類文化出現的時候很多時候並無設計過。我很相信這是一個集體市場的力量,去把歌曲推到神曲位置。因為我亦曾檢驗過不同的神曲,其實又沒什麼共同性。有一些神曲呢,我覺得都挺有趣,只是後段比較參差,但其實又不致於神曲的。祂神起來--就是指一傳十,十傳百,加上現在網絡的力量,其實就會很容易。」

究竟是次卓文萱主唱的這首《黑馬》,會否成為神曲,仍是未知之數。不過,也不要小看網民的力量。就如林夕所言:「很多東西呢,你加上一個標籤,就會令一些本來沒有的東西形成。現在是符合了大眾一個預期期望,就是一首歌最終加了當初(大眾對祂所預期的)『神的標籤』之後,祂就會越來越神的了。」

愛得轟烈! 「白馬王子」不及「黑馬」

也談談《黑馬》的歌詞。林夕於歌曲開首,便開門見山、不再拐彎,由卓文萱公告天下,破題寫出:「我有我的黑馬啦!我找到黑馬啦!我有我的黑馬啦!我要公告天下!」。這段總共重複五次的歌詞,與時下年輕人大事、小事、無把握的事、做不到的事、開心的事、傷心的事、別人的事、自己的事、現在的事、未來的事等任何事都愛在社交網絡上分享的習慣,相當吻合,容易引起他們的共鳴。

那這次又是甚麼事呢?原來是找到了對的人:「對了,你就是我最佳/我的戀愛口味就是不要大眾化/愛上一般人都不愛的人沒犯法!」每個人都愛白馬王子,我卻看見黑馬王子的獨特好處。是的!這個一般人都不會愛上的黑馬王子,脾氣大、不懂方圓之術、不會附庸風雅,又如何?就連香港小姐袁彌明都同意釣金龜擇偶不一定好,平凡人反而更好。白馬王子也有他們的瘡疤,倒不如選擇一個帶自己遠離沉悶、志趣相同和懂自己的人吧。

戀愛達人 說三道四

「帶你出去/他們說/這什麼配搭/這樣就對啦/證明了我的個人風格
沒有理財規劃/對未來沒想法/就是要氣壞那些愛情專家」

對於愛情專家,林夕專欄這樣寫過兩次:
「對於戀事提供意見的人並不稀奇,誰不會說三道四;稀奇是因為能夠以此為專業,究竟是談戀愛比起非職業性戀人多元化,各種個案都遇上過,抑或是感情路上一帆風順?兩者之間其實應該存在矛盾的。一條路上順風順水,直走到底,則沒機會碰上太多案例供苦主參考,經驗豐富到成為達人者,想必分手次數也超乎常人。

談戀愛不是談生意經,光聽大企業大人物講成功之道就有錢入袋,成功的生母失敗,可能對戀愛中人更管用。如果只是陳述失敗個案,那天下盡是達人,只要表達能力夠好,另加記憶力,凡事念念不忘,便必有迴響可以分享。自然也只止於分享,每個人的性格取向不一樣,每次遇上的人也各有差異,同一個眼神一句對白,用在每個人身上都得到不同收場,一切僅供參考,所謂導師達人之言,比風水師更無保證。」[1] 〈戀愛如音樂〉香港蘋果日報副刊名采版,常言道20130223

「愛情亮不亮麗,定義又在哪?愛情高手,是能夠長期保持一段愛情恆溫,還是練就到想愛哪個就手到拿來,還是玩劈腿玩到不落痕跡雨露均霑每個都愛,還是做到暗戀而不傷身,分手而不傷心,可以愛也可以不愛?
做到無痛分手,是否因為高手們都掌握了自己情緒的竅門,還是只因根本愛得不夠深,可有可無?可有可無,是心已入化境,還是對方只是個愛情路上的裝飾品?

愛情世界有太多不同層次,有時不落文字,如果真要用文字寫成天書的話,再多蓋幾座圖書館都不夠安置。不同年紀會有不同理解、不同經歷有不同體會、不同性格需要不同的答案,那些愛情育專家,有否想過有無類但下藥要對症的問題?
我只知道用法與術去把握愛情,會疲累到不能享受愛情。我只覺得,對象若能有所選擇,就不是純粹的愛情。我只體會過,愛人的時候,最強烈最令我訝異的,就是身不由己。既然是一場又一場無能為力的工程,沒有時間表與路線圖,看太多愛情天書,會讓我們以為可以生出一對有形之手,用技術去調控煙火的亮度與長度,最後換來不必要的失望。愛情跟愛有很大而微妙的分別,我寧願相信情場該以自由市場主義去運作,再加一點先來個自問自答愛情是甚麼,才抱好奇心看看那些愛的法術都在寫甚麼吧。所以,我只看過羅蘭巴特的《戀人絮語》,其他專家之言,都不忍細看。」[2] 〈愛的教育〉香港蘋果日報副刊名采版,常言道20090208

就像林夕在張惠妹《他們》歌詞中寫的:「一心去愛/無心去猜/太懂得愛的人/模仿不來/羨慕不來」、「一心去愛/無心去猜/太懂安排的人/安排不來/羨慕不來」,和卓文萱主唱的這首《黑馬》中寫的「就是要氣壞那些愛情專家」--以上兩段文字應該就是這三句簡單歌詞的最佳詳細演譯。

流行曲曲式 千篇一律

卓文萱要尋找獨特的黑馬,這首歌曲卻又是典型的韓式電音洗腦舞曲。Scientific Reports 2012年的研究就發現美國流行曲自1950年代起開始變得單一化,流行曲歌詞用字曲式和弦進程Chord Progression沒什麼大變化,甚至更為千篇一律。

在曲方面,香港台灣和美國情況類似。中文歌詞詞壇,印象中情歌數量近年開始下降。近十年香港就有較多不同題材的非情歌,還有不少新填詞人的加入,算是不錯。

PBS Idea Channel 的Mike Rugnetta 就認為,我們喜歡聽現時市場上的流行音樂,是因為我們都離不開這些流行曲。隨著互聯網發展,我們聽音樂的途徑以及選擇都好像比以往多。實情為何?電台播放一首歌曲,不一定是因為DJ認為值得推介,或者只是因為歌曲出現在高層所挑選的List A/B/C而已。高層又可能基於與唱片公司的種種關係或協定編排List A/B/C。其他不同的媒介或場地亦有機會是這樣。當每天你的生活都被這些歌曲所包圍時,在朋輩、社交、工作等圈子間聽多了,或會形同洗腦。即使這些歌曲本來並非你那杯茶,你在不知不覺間對這些歌曲會產生好感與同情,被陳奕迅〈斯德哥爾摩情人〉說中了,患上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畢竟,人群是那麼像羊群。

原來,樂迷都在尋找那樂壇中獨特的黑馬。而此時黑馬就正正被一群又一群我們自以為是絕配的白馬所掩蓋。

卓文萱 – 黑馬 (韓劇《王牌大明星》中文片頭曲)歌詞

OT:Blap
OA/OC:KZ
改編詞:林夕

我有我的黑馬啦
我找到黑馬啦
我有我的黑馬啦
我要公告天下

你的好處 沒人懂 聽來像密碼
你的脾氣大 炸起來 好像火山爆發
不懂說恭維話 不會附庸風雅
你的情歌不可能成為主打

這個世界 就是悶 悶得不像話
標準情人 留給他們發掘 瘡疤
你怪得不像話 我就是不聽話
讓看不過眼的人慢慢消化

怪了 不愛你沒辦法
對了 你就是我最佳
我的戀愛口味就是不要大眾化
愛上一般人都不愛的人沒犯法

我有我的黑馬啦
我找到黑馬啦
我有我的黑馬啦
我要公告天下

帶你出去 他們說 這什麼配搭
這樣就對啦 證明了 我的個人風格
沒有理財規劃 對未來沒想法
就是要氣壞那些愛情專家

這個世界 就是悶 悶得不像話
標準情人 留給他們發掘 瘡疤
你怪得不像話 我就是不聽話
就讓偶像劇觀眾看到眼瞎

怪了 不愛你沒辦法
對了 你就是我最佳
我的戀愛口味就是不要大眾化
愛上一般人都不愛的人沒犯法

我有我的黑馬啦
我找到黑馬啦
我有我的黑馬啦
我要公告天下

(獨白)
嘿 誰是誰的黑馬
黑馬王子黑馬公主要顛覆童話
要愛得 獨步天下 我們獨家

怪了 我就是不怕辣
對了 對我好就好了
怪了 聽專家怎評價
對了 我不怕他們怕

怪了 不愛你沒辦法
對了 你就是我最佳
我的戀愛口味就是不要大眾化
愛上一般人都不愛的人沒犯法

我有我的黑馬啦
我找到黑馬啦
我有我的黑馬啦
我要公告天下

我有我的黑馬啦
我找到黑馬啦
我有我的黑馬啦
我要公告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