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女— 流行曲中女人喜歡犯賤

近日歌手李逸朗以哭腔翻唱陳慧嫻的<傻女>,慘被網民瘋狂恥笑。<傻女>此歌為八十年代的流行曲,今日聽回卻沒有什麼違和。可見其實感情上的犯賤在香港流行情歌主題中歷久常新。

 

傻女的歌詞大意主要提及女主角對舊情念念不忘,只好將舊情人穿過的毛衣當作舊情人的身軀,盼得到一點餘溫重燃愛火。欲再靠近兩個人的愛,只因一個人的不自在。兩個人不再,一個人不自在。只好演回舊時戲份,娛樂餘生。這種情歌,大概可以叫做怨婦式情歌。通常都是女歌手訴說出我怎麼的愛你,但為什麼你對我什麼好感也沒有。不過沒有所謂,你無論對我好對我壞,只要是一秒反應便佔據我一百晚心情。我因你完全,那管我活得倦。執迷不悟有何錯也?只願有一天,兩心遇上,長夜裡擁抱。總而言之,犯法與犯賤一樣叫人心痛。犯法被人拉去坐牢,而犯賤卻自己走入牢中,出不了來。

 

縱觀香港流行樂壇,怨婦式情歌是情歌中的一大支流,不絕如縷。由八十年代的<傻女>、九十年代的<笑着流淚>、二千年代的<痛愛>、<殘酷遊戲>、到近期的<到此為止>,女歌手總是囚禁在卡啦ok的點唱機中,泣訴一段遠在天涯的愛戀,當中的怨恨只因一顆麵包樹結不了果而決意縱火燒了一個森林為求取一點點的暖,不再相信愛情,只求內心呼應。此等情歌固然可供百德新街的愛侶一點歡樂,也可教幾個天涯淪落人潸然流淚,畢竟青青子衿,可哭的太多,經歷得太少。不過一對愛侶,真的需要一段戀曲了解愛情嗎?戀愛時,誰沒有想過自己是徐志摩,說的話就是詩,手一揮便成虹?天天都是晴天,只因見你一面。失戀時,晴天霹靂,共譜的戀曲也敵不過永遠的休止符,旋律乍然安息。此時只可獨奏,一慰傷心的心。

 

一段感情,幾何離不開孤清?人難得只因失戀擁抱負累。沒有因為愛情長夜痛哭的人,不會明白愛情,更難以一窺人生。哭過傷心過,拍好塵埃,走好餘生就是了。

About 黎浚銘
深信「鍵盤在手,天下我有。」。但願好好做人,不致做阿貓阿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