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下的•主場|Siegfried

 

image

2014年7月26日下午時份,主場新聞突然於其網站及社交媒體發放主辦人蔡東豪的信,宣佈主場新聞將關閉。隨後,主場新聞網站只剩該信,而App中所有資料皆已移除。

突然的倒下

主場新聞的倒閉,事先沒有任何徵兆︰網站從未傳出關閉的消息,亦未曾有財務困難的問題。直至倒閉前數小時,其社交網站仍有轉載網站的新文章,網站及流動應用程式運作暢順。

當關閉消息一出,主場新聞網站只顯示該信,而其內容則被移除。讀者如要閱讀之前刊登的文章,只能透過頁庫存檔瀏覽。至於流動應用程式,所有內容均已移除,主頁則顯示「沒有內容顯示」。

當然的信賴

對於不少新聞和政治冷感的香港市民,尤其是年青一代,主場新聞的影響力非同凡響。每天新聞的大小事,主場新聞都會以一幅infographic清楚表達內容,供人快速閱讀。

主場新聞亦有善用社交媒體的功能,如讓讀者在新聞中以facebook帳戶留言﹑讚好及轉發,上述infographic亦有不少讀者轉載,讓其他人亦可快速在newsfeed中獲得最新資訊。

直至關閉前一刻,主場新聞網站的流量在本地佔第57位,比起親中媒體(如大公報),甚至政府網頁的流量還要高。至於流動應用程式方面﹐雖然確切數目不得而知,但於Google Play上顯示的安裝數目,則在5-10萬之間。由此可見,主場新聞在香港的影響力非同少可。

愕然的群眾

主場新聞的倒下,不但為香港網媒敲起警號,也令不少香港市民認真思考香港的新聞自由,是否日益倒退。大家紛紛在社交網絡上奔走相傳,頓時newsfeed中盡是各大媒體名人轉載主場的結業信,一時風聲鶴睙﹔加上D100亦在今晚宣佈明日開始停播,媒體的結業潮,令網上彌漫著一種肅殺之氣。

茫然的去路

姑勿論關閉的決定有關政治或商業,但一個能在市場中站穏陣腳的網站,絕不可能於霎時之間倒閉。主場新聞規模之大,聘請員工亦有一定數目,供稿的博客更多,營運者絕不可能倉卒決定關閉,背後必定有一番計算與思量。在執筆之時,各大媒體仍未能訪問蔡東豪,因此主場的「死因」仍然未明。但就筆者角度,除了香港經營媒體先天上的壓力外,與網媒的高風險﹑低回報亦有關係。

網媒的生命不可只計讀者人數。傳統媒體收入的優勢,不只是它的訂閱費/收費,更重要的是廣告客戶的信任和經驗。網媒很多時候流量大,因此它租用的伺服器和帶寬要相應提高。可是,廣告客戶對網媒的廣告效力仍有疑問,在給予廣告費時自然會較審慎,網媒的收入因此對比傳統媒體來說顯然風險更高。另外,傳統媒體固定的收費或按季的訂閱費,令它們有穏定的現金收入,得以支付各類開支。因此,網媒的營運環境,比傳統媒體更困難,前路更不明朗。

再者,香港傳媒歸邊的情況嚴重,亦令敢言的媒體消失。警方至今仍未能緝拿劉進圖案的幕後黑手,而黎智英遇襲案亦未有圓滿答案,著實令人懷疑警方是否選擇性執法,又或未有能力保護傳媒﹔明報大地震後空降的總編緝,不但未有維護新聞自由,更有下令停機改頭條之事,著實令人嘆息。歸邊的傳媒只懂一味抺黑民主派﹑佔中,甚至有任何有關反對中央政策的人和事,而不肯歸邊的傳媒,不僅採訪空間收窄,東主﹑記者和合作伙伴的處境亦愈來愈惡劣。

主場新聞並非百分百完美,亦非百分百中立﹔但它為短短未滿兩年的歷史,卻令香港以前不太關心新聞的人都可天天知道新聞,亦催生了其他相似的網媒(如巴士的報﹑852郵報)。筆者希望來日還可再見一個如此具影響力的網媒,為香港發聲。

 

Siegfried S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