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型卡啦OK

外國的香港學子思鄉病發作,第一時間想起的就是同兩三個同鄉去唐餐館唱一回卡啦OK,喝酒猜枚,一慰思鄉之情。 卡啦OK是一種很「香港」的娛樂,早前外國遊戲開發公司推出的香港版GTA Sleeping dogs中,玩家就可以到夜店與兩三個辣妹唱卡啦OK,沉醉於燈紅酒綠的虛榮市中不願醒來。

港式卡啦OK的常態是這樣的︰總有一兩個人爭着米高峰高歌,隔壁就有幾人就玩「十五二十」、大話骰等的喝酒遊戲,角落有幾人拿着啤酒安靜地一邊看着英超球賽一邊等自己點的歌。當那個著住曼聯球衣卻誤以為自己陳奕迅上身的港男唱到「 怎麼有話題 讓我誇 做大娛樂家~~~」的肉緊處時唔夠氣走音之際,隔壁隊酒的女中豪傑就大喊「十五十五」,之後指着穿格仔恤的男孩叫「飲啦四眼仔,你係咪男人黎架!X,邊個走音呀!」。之後就杜麗莎上身,發表了一篇維也納音樂學院級數的聲樂理論文章,評論歌者「唔夠氣、氣量少、冇呼吸」,之後搶咪表演。幸好角落的「獌」沒有出聲,要不是的話這成了一團沒有指揮的馬戲了。

是不是香港這座城市太多卡啦OK,在演化心理學的角度中有所遺傳,人無論對於上至中國經濟下至街市豬肉價格都喜歡搶咪發表意見指指點點,直到周邊的殘酷一叮來到才收聲呢,筆者無從深究﹐不過有時看電視新聞,看到特區高官拿着「貓紙」說些狗屁不通的話時,又很像對著電視螢光幕那紅紅綠綠的歌詞喃喃自語。每次見到這些咪霸,我都想上前搶咪,大唱句︰「這陷阱!這陷阱!這陷阱!偏我遇上!」

About 黎浚銘
深信「鍵盤在手,天下我有。」。但願好好做人,不致做阿貓阿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