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戰爭在倫敦

www.ftchinese.com

中日官方關係緊張,中國的憤青一邊在天涯論壇軍事版討論怎樣將日本仔的飛機打下來,邊對着「小日本」的成人影片準備打飛機。

兩個東亞強國軍事實力固然不分上下,但一個國家的印象除了船堅炮利之外,是不是也要求一點點內在?正如一個人縱是腰纏萬貫,身穿意大利名牌卻蹲在地上吸煙,不會得到文明世界真正的尊重。中日之間的較量,不限在軍事,伸展到文化軟實力層面。

中日戰爭的戰場不單只在東亞,在倫敦也悄悄開始。中日在東亞勝負未分,卻在外邦高下立見。

中國官方在海外強推孔子學院,打算將連自己國民也不相信「三千年燦爛的儒家文明」的殘骸揍合成為拼盤向洋人推廣。在倫敦的大學,也有幾間孔子學院供洋人學習普通話,屆時到中國也可以一秀一口京片子,娛樂一下幾個黨委書記,做一做「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來自中國的精英當然也活躍於倫敦高級商業區,為西方白人金融巨擎開路,將中國的國有資產安全地轉移到西方文明國家,也將自己從偉大領袖所建設的人民公社解放出來,搬到西方做一個資訊時代的國際人。

日本人當然也有官方機構推廣東瀛文化,供洋人翻着大家的日本語讀出五十音來。除了口腔期的商機之外,日本文化也吸引了不少洋人慕名學日文,日本文化中的武士道與西方文化的騎士道在精神層面上一拍即合,講求無論生死都要有尊嚴,不能苟且偷生。從壽司到小津安二郎,日本追求極簡的美學贏得西方國家真正的尊重。日本人不像他們曾經腦瓜後帶着辮子的東鄰一樣,要幾十個中國人一字排開拍電視廣告講講國家怎樣強大。

官方大家都這麼努力在西方推廣自身的文化。那麼民間呢?一看雙方僑民就自有分曉。

在倫敦蘇豪的唐人街,固然將清朝妓院所用的紅燈籠掛出來作裝飾的中國餐館甚多,裝潢也五十年不變,不順應國際潮流。餐館老板也身陷身分危機,他不知道燒的菜是面向所謂的同胞,還是洋人、黑人、印度人的國際地球村?只望賺夠錢回唐人養老。中餐的咕嚕肉、揚州炒飯油分過多,不合追求健康的潮流。另外甜品無論南方的紅豆沙或是北方的拔絲蘋果洋人都興趣乏乏,也難以吸引情侶光顧。

反之日本餐廳的壽司味道比起粵菜的鮑魚味道單調一點,但洋人的味蕾還沒有進化到蔡瀾層次,對味道追求當然不及香港人。但除了日本菜追求簡單健康外,日本餐廳的裝修富有藝術感得來顏色追求視覺上的和諧。放一尊佛在純白的房間,令人安寧。故此很多時候中國餐館做的是六鎊自助餐,日本餐廳做的是十鎊一客拉麵。

中日之間,在倫敦,高下立見。

About 黎浚銘
深信「鍵盤在手,天下我有。」。但願好好做人,不致做阿貓阿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