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叻哥」頌

有沒有發現,無論在校園或是公司,你身邊總有幾個類似「叻哥」型的精英?

 

例如在日本餐廳,幾個關係份屬同枱食飯各自修行的青年坐下食飯。總有一位人兄在覆whatsapp玩手機電玩的沉默中異軍突起,侃侃而談自己如何有見識。

 

「嘩香港嘅魚生咁奀挑鬼命,唔似得我係日本北海道食個種咁肥,人地係日本海新鮮捉番黎,唔同香港個d係大陸捉番黎扮日本野咁cheap。d綠茶得陣lipton味,一睇就知唔係日本貨啦。」之後那位人兄如蔡瀾上身般連珠炮發,說什麼才是正宗日本菜,又說自己旅遊日本不下百次,嗜盡日本美味。在庭的各位低頭按手機,那位人兄當然要一盡「知識分子」的「風骨」,用一種很「人大代表」的語氣好好教訓這班too simple, sometimes native既香港仔啦。

 

別個頭去望一望,哇真的乖乖不得了,「人大代表」一套黑色歐洲名牌西裝手戴勞力士,此副模樣,是如此的先富起來。此等生物,不就是香港常見?香港的叻哥無論手提大哥大或是美國I Phone 6,硬件跟得多貼西方先進國家,電話都是用來接收獨家馬房消息和股票號碼。口頭上總掛着句「你知唔知我…」或者是「我以前咁樣咁樣……」,來向閣下展示其見識。若閣下稍有懷疑的話,叻哥就搬出句金句「我個friend話……」( Come on, get real! 生死關頭一定講我個friend,難道很字正腔圓講我的朋友嗎?) 來反擊,順便一秀自己交遊廣闊。

 

叻哥平時很囂張不可一世活脫脫似個土豪,但從經濟發展來說,也製造了很多賣名牌的推銷員職位嗎。叻哥雖然多話,但也無條件提供很多娛樂嗎。做人要多角色思考,對不對?香港多叻哥,香港不寂寞,真好。

About 黎浚銘
深信「鍵盤在手,天下我有。」。但願好好做人,不致做阿貓阿狗。